「會唔會係好多年前唔再用,唔知乜乜古蹟呀?」學生妹未有四處走動,也許生怕有什麼隱藏機關吧!
 
「唔多似。」眼鏡男托了托眼鏡:「呢到啲野都好新,鐵欄桿又冇生鏽……」
 
「咁呢到到底要嚟做咩?唔通攞嚟拍AV?」憤青沒原因地用力拍打著鐵欄桿。
 
「話唔定呢到遲啲會用嚟起監獄呢!」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自己來到了什麼地方,畢竟……這裡和我心目中的避難所有很大程度上的出入。
 
「監獄一般都唔會起響咁近民區既地方,再講呀,上面咁大個泳池,唔通要拆咗佢啦喎?」學生妹沒有正視我反駁道。
 


……
 
「同埋……就算真係監獄,入口又有乜可能係馬桶呢?」就連Cynthia你也不幫我嗎?好樣的……
 
「我都只係估估吓……」我嘗試找個下台階,但好像沒太大效用。
 
「喂,啱啱你地話女廁入面嗰啲光,係咪呢部機發出架?」憤青早已走遠至一台發出著紅光的機器,那顆紅燈正在閃爍著,不知有何用意。
 
「會唔會就係呢部野搞到呢個香港咁樣……」憤青圍著那台一個冰箱相若大小的機械走了一圈:「喂呢到有個電源開關喎,不如……」
 


「唔好亂嚟呀!冇人教過你唔知既野唔好亂摸咩?」扯袖男叫止著憤青的舉動。但是他恐怕不太清楚,憤青的特點正是反叛,要是叫他不要做,結果也只會有反效果……
 
「有咩問題最多咪開返囉,唔洗死既!」憤青順手一拈便關上了電源開關,眾人的動作也被止住,就連氣也不敢大抖著。
 
「妖,乜事都冇發生。」憤青乾脆走回我們身旁,沒有重新啟動的意思。
 
不,事情不是沒有發生,只不過是,還未發生……
 
「有聲。」眼鏡男舉起了左手,示意著我們別發出聲響。那聲響是從洞上面傳來……是很多很多零星的腳步聲。
 


眼鏡男鬼祟的在四處查看有否別的出口,但都無功而回。
 
難不成!
 
「嘭!」洞口突然跌了什麼進來,冒眼一看,正是喪屍。
 
「佢地點會入到嚟架?」女漢子立馬著我們後退數步。
 
「嗰部機!」眼鏡男回想起剛剛所做過的事,斷定是因為憤男關掉了那機器少會導致喪屍得以走進來。
 
「開返嗰部……」眼鏡男未把話完說罷,洞口再跌了十多隻喪屍進來。這裡可是和死胡同沒兩樣,要是想得以活命離開這裡,便只能從唯一的入口離開。
 
的確,我大可變做喪屍再光明正大的離開這裡。但我不能帶著Cynthia一同離去。再加上,我回想起陳sir的話……要是隨便於陌生人面前變身,必會九死一生。
 
扯袖男沒多想什麼,馬上箭步上前希望可以重啟那機器。但喪屍不知為何活像知道扯袖男的舉動般,早一步衝至那機器旁。


 
喪屍……唔係應該冇意義架咩?點解佢地會……
 
「唔通係進化?」眼鏡男再也不敢亂跑,也許是他明瞭到眼前的事實不再是想像中的簡單。
 
在我眼前的喪屍,正以非人的速度進化!
 
「點會咁架?」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憤青總算是意識到他一時衝動導致的惡果。
 
「諗辦法分散佢地既注意力,之後搵人開返部機!」我緊緊的牽著Cynthia,放心吧,我才不會讓你比我早死!
 
只見眼鏡男再次掏出火機和紙巾,隨手把點燃了的拋向遠處,果然吸引了不少喪屍,但正當扯袖男再次嘗試開啟那機器時,又是一隻喪屍擋住了他的動作。
 
「快啲入嚟先!」女漢子走進了其中一個囚室,待我們全都跑進了後便關上鐵欄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