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就同你講咗架啦,你話依家點算啦!」扯袖男亳不客氣的指著憤青罵起來。
 
「我點知部機咁重要喎,對唔住囉……」憤青自知理虧在先,也收起了怒氣並罕有的道歉起來。
 
「再嘈都係冇意思,諗吓有咩辦法出去好過啦。」學生妹總愛在這些時候發言,好讓自己彷彿成為領袖般。
 
「我地有佢咪夠囉。」眼鏡男把視線停留在我身上,沒多久後所有人都向著我那望過來。
 
「佢?佢可以做到啲咩呀?」扯袖男見我身無幾両肉,不禁訕笑了數聲。
 


「呢個時候就算係阿諾舒華辛力加都冇用啦,你埋到佢地身咩?」女漢子盯著鐵欄桿外憤怒得很的喪屍說道。
 
「你可以變喪屍,唔驚佢地。」眼鏡沒再多說什麼,等待著我的發言。
 
「唔得,我唔可以響你地面前變身。」我一口否決了他的提議,這並不是我沒有信心還是怕死。說實話,只要我出去按下按鈕,我倒是十分樂意。但我不願變身的原因只有一個:「我信唔過你地。」
 
「到呢個時候你仲講埋晒啲咁既野?」學生妹不知天高地厚的再次發聲。
 
「大家都只係萍水相逢,我點知你地之後會唔會殺咗我架。」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我對任何人都有著很大的機心,正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
 


「乜你覺得……你依家唔變身,我地就唔會殺咗你咩?」眼鏡男不知為何變得如此可怕和多話:「先唔講我地會唔會殺咗你呢個問題,就算你唔變,我地都知咗你擁有呢個超能力,咁點解你就唔肯幫吓我地?」
 
「……」對面著突然黑化的眼鏡男,我一時無言以對。
 
「等你表演。」眼鏡男再次變回原狀,沉默寡言。
 
眼見都沒有其他辦法,我也只好聽從眼鏡男的指示,變身。
 
打開了門後,喪屍們無一不是望向我那邊。他們都擺著一副很疑惑的樣子,心想我這隻喪屍是從何而來。
 


「你地走啦,佢地係我架。」雖然我是說著廣東話,但不知為何喪屍卻能聽懂我的話。
 
「點解你會響入邊行出嚟?」咦?原來他們不單聽得明白我在說什麼,還能完整地回答!但我回首望著Cynthia眾人,他們卻好像聽不明我和喪屍的交流。
 
「你地再唔走,我就開返嗰部機。」我指著那台不知有何功用的機器恐嚇著他們。
 
「咁樣既話我地都會一齊死。」喪屍們都不禁哄堂大笑,但我的決心沒有因此而動搖著。
 
我步至那台機器面前:「一齊死咪一齊死囉,有咩所謂?」
 
「!」喪屍都被我自殺式的舉止嚇得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最後還是一個個爬出洞口。而我當然也沒閒著,待他們全都離開後立馬重開這機器。
 
「你地死,都唔好死響呢個避難所入面,我地話唔定要響到生存一世。」我變回了人類,招手意示一切都已平安無事。
 
「其實你地聽唔聽到我同佢地講咩架?」我不禁好奇的問道。


 
「剩係聽到你地發出啲好低音既聲,我仲以為你係想嚇走佢地!咁你到底同佢講咩呀?」Cynthia臉上完全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也對,就連我也不相信我能用上喪屍話來跟他們對話。
 
跟他們一五一十的說罷後,口中突然一渇。這時我才猛覺這裡雖然安全,但沒有任何補給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