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天早上才從上面回到香港,第一時間就當然是睡上一場大覺啦!醒過的時候就已經是今天早上。
 
「搞乜春呀,電視又壞咗?」我餓著肚子拍打著電視頂部,但還是未有結果。
 
「等呀叔我煮完個麵返嚟你就知死!」我決定還是先醫好我的肚子再來對付它比較好,因為便轉身走到廚房拿了一個公仔麵。
 
我就是住在九龍公園旁,就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從玻璃窗望出去外面,發現公園都沒人晨運,心裡已有一點奇怪。但我順眼一望之後,發現對面樓宇的窗全都是血紅色!
 
「唔撚係掛!」我瞇起了眼望真一點,發現在紅色背後彷似有人緩慢的來回踱步,難不成是什麼變態殺手嗎?
 


我想拿出手機報警時才發現我忘了交電話費,什麼都打不了,因此便決定靜觀其變,總知就先不要出門,假裝這裡沒人就可以了!
 
於是,我便趕快把麵給煮好,本應想把電視弄好的都不敢了,生怕發出什麼聲響讓人知道我在這裡。我插上耳機正準備聽著電台聽著有否說著什麼變態殺手正在犯罪之類的。
 
「連收音機都壞Q埋?」我不禁反了反白眼,不停地調較著頻道,希望能聽上任何一個電台也好。
 
「香港政府已經主動尋求外界既幫助,而衛生局認為事件係一場疫症,所謂既「喪屍」其實係被病毒所感染。而病毒目前只係可以從唾液傳播……」什麼?是喪屍?
 
任我如何想像也好,我都總不能相信當我調較至一個頻道能聽到聲音時,居然是我們的特首在說如此爆炸性的發言。
 


「雖然目前仲未有任何對付病毒既方法,但係香港政府已為各位香港市民準備好避難所……」喂喂……不是吧,又壞了?
 
我再次拍打著收音機,但還是和剛才一樣,沒用。
 
雖說我家裡有一定的食糧,但總不可活得長久吧!正當我走廚房查看有多少包公仔麵時,我便看到九龍公園突然多了好幾個人。
 
起初我都只是以為他們是什麼生還者來到這裡休息什麼的,但隨後愈來愈多的人來這裡時,我便得知原來這裡就是避難所。
 
但我還是半信半疑的走出了家門,馬上就看見一隻喪屍在別家的門前等待著他們開門。
 


「南無阿彌陀佛……你睇我唔到……」我咪起腳尖,嘗試別發出任何聲音。但還是不行,牠察覺到我的存在之後馬上轉身跑向著我。
 
「嘩,屌你!」我也沒多想什麼,從後樓梯一直跑下來,期間不時遇到其他喪屍,大約十多隻吧!但呀叔我可是中學學界短跑冠軍,一口氣的就跑到了這裡來。
 
「就係咁,之後咪見到你地囉。」說罷,扯袖男終於坐下來,等待我們給予的看法。
 
「其實我想講,冇交電話費都可以報警架……」學生妹搖頭無奈的提醒。
 
「嘻,我鬼知咩,呀叔我好人好者有幾可報警喎!」扯袖男以笑遮醜道,隨之拍拍憤青的肩膀:「到你啦,講吓你又做過啲咩嚟啦。」
 
「我?好話啦,我原先同我啲朋友傾緊七一遊行啲野,冇啦啦有幾隻喪屍走埋嚟,嚇到我得返半條人命!」憤青活像榕樹頭的講古佬般說得手舞足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