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唔知……呢本野我係今朝返學既時候響街到執到。」我坐在課室一角,正與友人對這奇怪的筆記評論一番。
 
「如果剩係用故事嚟計,都真係幾好睇既,不如你幫佢寫埋個結局啦。」友人半帶玩笑的把筆記本拋至我桌上。
 
「唔知點解呢,我覺得呢本野入面寫既野,好有可能係真既……」從書中不時有染上血跡的頁數,再加上最後數頁的字體特別潦草來看,若是普通故事用不作模仿得如此迫真。
 
「唔好傻啦,呢個故事係講緊2017年既香港喎,依家都成2053年啦!唔通本野就係咁訓咗響條街到咁多年都冇人執走佢?」友人說的,也不是沒有他的道理。
 
「講係咁講啫……但係……」打從拾到這本筆記開始,我的目光便無法從它遠離半秒。
 


對了,就讓我來把它續寫吧!
 
萬騫源,不知我在這時候把我的名字寫進這書中又是否合當?
 
「不過如果真係好似本野入面咁講,香港以前真係咁既話,都真係幾特別吓。」友人幻想著以往的香港是一個怎樣的城市。的確,筆記中沒有為香港加以過多的描寫。
 
說時遲那時快,下一課的老師剛好踏進了課室。是教歷史的Miss Wong
 
「嚟,我地打開書,今日我地會講吓中國滿清晚年所發生既事……」老樣子,Miss Wong所講的我差不多一粒字也沒聽進耳中。
 


咦?點解我唔問吓Miss Wong有關香港幾十年前既歷史?
 
Miss Wong,我想問吓2017年既香港係點架?」
 
「?」
 
Miss Wong被我這一問,一時啞口無言:「萬騫源同學點解你會冇啦啦咁問呢?滿清晚年係講緊十八世紀既事,唔洗咁心急住。」
 
「香港係咪真係有過一場生化危機?」我繼續追問。
 


「喂,條友係咪傻咗呀?生化危機?幾多年前既戲嚟架?」這記問題,引起不少同學的嘩然,就連友人也不禁笑得瞇眼。
 
「各位同學靜一靜先。」
 
只見Miss Wong吸了口大氣,彷似正思索著應該把心中的話說出:「的確有啲野史係有提到香港有過喪屍,不過之後中共好快就派兵嚟香港,解決晒所有事。」
 
「所以……係真既?」我還是針對住最根本的問題。
 
「你就當係一個都市傳說咁聽囉,係咪真事就有待有力既證據。」Miss Wong籠統地總結對話。
 
啫係話,書入面真係好有可能係記錄緊真相!
 
「喂,放飯啦,鍾意本野都要出去食飯架。」友人半推半就的把我拉出課室。
 
「中共係咪真係清晒所有喪屍呢?……」不知是否被筆記所影響,害得我對習以為常的事都生了疑。


 
「本野係咪咁有影響力呀?唔通我地全部都係喪屍?咪傻啦,擺明就係寫嗰條友亂寫啦!不過佢都算大膽啦,連中共都擺埋上枱……喂本野你都係唔好咁張揚啦,廢事俾人見到就唔好啦。」友人善意的提醒,我並沒有放在心中。
 
因為我俾佢前一句吸引住。
 
「我地係喪屍?」
 
「喂我講吓啫,洗唔洗咁認真呀?本野夠話喪屍唔洗食野啦,咁點解我依家又咁鬼死肚餓?」走到飯店後,友人還未坐下已隨便地點了一個飯。
 
「點解我一直都冇聽過呢段歷史既?再加上……件事都只係講緊幾十年面前啫,咁啫係五十幾歲以上既人都一定經歷過啦!」我沒有接過餐牌,直接叫了一客肉醬意粉。
 
「咁……你估故事入面嗰個男主角最後係咪死咗呀嗱?」未幾,我倆所點的餐已送上。
 
「我點知喎,不過諗諗吓,香港發生生化危機都真係幾得人驚!好彩中共嗰邊肯派兵幫手,如果唔係我地都真係唔知點算好!」每每幻想到祖國英勇的士兵,嘴角都情不自禁地向上翹。
 


「喂你本野就嚟冇位啦。」食罷後我們便準備回校之時,友人正翻閱著,原來就只剩那麼一頁。
 
遠處突然來了一位衣衫襤褸的中年男人,說得還真奇怪,明明香港理應人人都富裕得很,怎麼還會有如此貧窮的人?
 
「喂,大獲!對面有幾個公安呀,你本野俾佢地見到仲得了既!」友人慌了,但我的視線依舊留在那乞丐。
 
……是在尋找什麼嗎?不時望著路面,難不行他掉了什麼?他還是在我今早拾到這本筆記的地方四周查看,難道……
 
「扮冇事,快啲戴返頂帽行啦!」
 
總覺得……他所尋找的東西……正正就是我手頭上的筆記。
 
都係時候,還返俾本野既主人啦,希望你唔好介意我響你本野入面寫咗幾頁啦。不過……你總算俾後人知道,香港曾經發生過一件咁既事。
 
多謝你。


 
咁都俾我搵得返……都咁多年啦……估唔到真係俾我搵得到……
 
原來,真係有世人睇到呢本野……
 
「仲未完,我仲未輸。」我乾脆倒坐於地上:「就算你洗晒所有喪屍既腦都好,只要一日我仲生存響香港,那本野一日都未俾人破壞,那段歷史依然會存在於世上。
 
寫罷這句,已再沒位置讓我多寫一字,就這樣吧。
 
----------------------
 
「英,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
 
「我只是叫你在電台上講一些廢話,我會把它給干擾掉。為何你要把實驗室的地址說了出來?幸好,結果還是一樣,不然我一定要你死無全屍!」
 


「……」
 
「你這隻走狗,本想讓市民死前對你和你的政府好感度上升,你媽的居然敢反我?」
 
「哼,我想,你還是沒有資格當一個人,還是給我他媽的回香港當喪屍吧。」
 
說罷,那位單名叫「英」的男人,亳無反抗之力的情況下,消失於歷史中,永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