乜……真係我錯咩?
 
「我講過架,我叫你唔好搞咁多野架,根本唔會有人聽你講野。」
 
「你大可以無視我,當我係戇鳩咁看待。」用不著回首,我也知道我是跟誰對話:「但係唔該你唔好阻住我。」
 
「哈……好,好。你自己發吓夢先啦。」想必在健美喪屍眼中,我絕對是一個牛皮燈籠。
 
可是,我就是如此的一個人。
 


我係香港人,我唔係你地所謂既喪屍!可能你地曾經都係香港人,甚至此今亦都叫自己為香港市民。
 
但係好對唔住,響我心中,只有呢個香港,已經唔再係以前既香港。而你地,亦都唔係真正既香港居民!
 
突然,四周的喪屍不知不覺間,全走光了。
 

 
遠處駛來一輛看似是貨櫃車,但又好像不太相似……
 


這輛車,沒有輪子。
 
仆街,坦克車。
 
「咁撚快就搵到救兵?」不可能吧……網絡果然是一呼百應!
 
坦克車就這樣,停在我面前。不知打開了車門後,會是哪國的士兵臨接我呢?是剛剛那位日本巴打嗎?
 
「就是他嗎?」傳進我耳中的,是普通話。
 


「台灣!」我一時興奮得直大叫來。想真一點,台灣離香港只不過是數百公里,立馬派兵的確有可能趕至香港。
 
「我等了你們好久了!」我多年來所學的半桶水普通話總算是能學以致用,大派用場了。
 
我隨即爬至坦克之上,並拍打車廂要求裡頭的士兵開門。
 
「打門吧。」
 
「謝謝你們,我真的有好多事情要跟你們說……首先當然是感謝你們願意相信我!」在我眼前,是兩位戴著面罩的士兵。
 
「開車。」
 
士兵是否都比較嚴肅呢?不過我還是獨自一人說話,完全沒有理會到底他倆能否聽得懂我爛得很的普通話。
 
「夠了,咱們想靜一會。」


 
「好好好,我閉嘴就是了!反正我之後也要一本自傳好讓世人都認識我這個生還者!」我還不忘拿出剩下幾十頁的筆記本繼續寫著。
 
原來將快寫完的原因不是因為我的人生快要結束,而是這場生化危機要結束!哼,這些死喪屍,也是時候把之前的香港還給生還者了。
 
等等。
 
佢啱啱話……咱們?
 
唔撚係掛……
 
我假裝有意無意地放鬆關節,轉動頸項時便發現坦克車裡所有字體都是簡體字。
 
呢架根本就唔係台灣坦克車,而係大陸既坦克車呀屌!
 


「老兄老兄,我們現在……去哪呀?」冷靜,這時候最重要的是理性。
 
「你別多問就是了,待會要下車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現在我腦海中,有成千上萬個被大陸處死的方法,無一不是痛苦得生不如死。
 
「老兄我突然想去洗手間,你能在前面讓我下車小解嗎?」跟他們說去洗手間,還虧我想得到這個藉口。
 
「很快就到了,你就再忍一下吧。」
 
他們是人類,但我卻是半人半屍。理論上,我應該有一定勝算……要嗎?要飛撲上前咬他們嗎?
 
恐怕……也沒有更好的方法了。
 
先讓我觀察一番……但我始終還未有咬人的經驗,但根據以往,理應是咬任何身體部位都行。那麼……
 
手腕。


 
係得嗰個地方係兩個大陸士兵都暴露咗出嚟。
 
好吧,這本筆記就先寫到這裡吧,要是我能逃出生天的話,再慢慢記錄這個過程。
 
「吓?之後呢?個故事點解去到呢到就完咗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