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一話:地保
地保。


這個詞語仿似陌生,又以是熟識。

因為,這個詞語,就是我們身處這個世界的名字。一般情況下都是以「我們這個世界」來代替著,很少有人直接說地保這個名字,除非是處於一個特殊,隆重的節日吧,才有機會聽見這特別的叫法呢。至於是何人命名呢,倒不得而知了。

「我們這個世界」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這個世界地圖之上,至少有五分之二的地區,還處於戰亂之中。另外五分之二的地區,是不能進入的。其餘的五分之一的地區,就是我們所居住的環境。

首先,那個不能進入的地方,是個名叫「中心原林」的巨型森林。

那個地區,處於整個世界大陸的中心,四周連接著其他的國家,佔地極廣。世界五分之二的土地呢,想想已經覺得大得不可思議了,且那種地方竟是一片樹林呢……整個世界有五分之二的土地拿來種植,真不得了。

整片中心原林,是不可以,也不能進入的。

表面上,各國政府有一套說法。說中心原林是一個充滿著極端危險的地方。加上當地並沒有很寶貴的自然資源,也沒有過人類歷史的記錄,所以沒有要進入的必要,如果強行要進入探索的話,會浪費人力物力。



而有什危險呢,根據政府所言,是因為中心原林散透著令人難以呼吸的空氣,會破壞人類呼吸系統,而且直接接觸那些空氣亦會損害皮膚,其有嚴重腐蝕性。而且當地的植物跟水源,也並非人類能夠飲用以及食用的。

不過,我認為那只是表面上的理由,真實情況為何,我經常有各種猜測以及想想。但最後,只是流於想像的階段。反正,沒有人會想知道其是否真實的,除了我之外。

而其後,那五分之二屬於戰亂的地方,處於西南部大陸。雖然是人類控制著的土地,卻沒有比中心原林更加安全,當地發展著瘋狂的戰亂,武裝,政變,明刀明槍的權鬥。令我這個身處世界另一方的人,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因為,雖能從各種新聞報紙以及書籍中看到,看似了解當地人民所受到的痛苦。可是根本沒有親身感受過,其實是體會不到那種地獄的。在我眼中,那個地區即使是存在著,卻是不存在似的。

但為何當地會戰亂不斷呢,但若說,是當地戰亂不停,還倒不如說,是安全的地方停戰了吧。



地保在四十年前發生過一場驚天動地的戰爭,包括我現時處身的祖國在內,大約有二十多個國家參與戰役。但本來只是三個國家所產生的小許利率衝突而且,卻因為國與國之間以各種條約約束著其國家的立場與利益,使到數個國家之間的問題隨即變成全世界的問題,戰火一觸即發。

戰爭發生了足足三年時間才停止,世界也因此整整停頓了三年,世界的總人口損失了六成,而經濟的損失根本就難以估算。

那時,處於世界大陸的東方眾國發起了停戰協議,主動提出停戰,結束了東方戰區。不過,這樣卻沒有令西南部大陸的那些國家也停戰起來。令人感到無奈的是,他們的戰爭到此還是沒有停止過。

所以強行要說的話,西南部大陸也是跟中心原林一樣,都是進入不了的地方。

即便是東部大陸,屬於安全地區的政府以言,也不能利用武力或各種的方法來解決當地問題。因為即使已經四十年了,對於大部分人來說,他們自己仍然是不想再次看到戰爭的,而且以才剛在戰亂中的廢墟中重建國家的經濟來講,根本就不可能再次受到打擊了。

可能,西南部的軍政沒有攻入東部,本身已是一種僥倖吧……

「……」一邊在樹林旁的小徑走著,一邊在漫無邊際的想著。

「小欣,你在想東西嗎?」身旁的一位年紀比我大數年的女性問道。



「我在想……想著整個世界吧。」「整個世界?」她顯得困惑,卻沒有追問,大家都處於一個心不在焉的狀態。

這位前輩,叫佳,長著一頭藍色的短髮,身軀比較矮瘦。我跟她大約在多個星期前才認識的吧,因為這份工作,令我要跟工作的同事同住,故此我要先跟她們混熟。所以早在一星期前已經見過面了,早前已經聊過了兩三次,也輕輕了解這位前輩的性格……古板又多疑的性格吧?好像很樂於助人似的,但經常若有所思的感覺。

這又是份什麼樣的工作呢?這其實只是份關於心理學的工作罷了。

對於我這一個人,一個隨隨便便在學校做學生,隨隨便便地讀上一所大學,隨隨便便地做人。這樣的我,卻似要一意孤行地,選讀心理學這門學科。

無他,因為這個國家,對於心理學的需求,低到一個難以自信的地步,沒有人會認識情緒問題,也沒有人關心過自己的心理狀態。

這樣就正好了,沒有人關心,沒有人注重,這樣下來,工作的辛苦程度也會減少吧……我是這樣想的。

不過其實就讀任何的學科也是可能的吧,畢竟目的只是要輕鬆而且。



但現時,為何就讀心理學系的我,卻要山長水遠,經過無數山村部落,再走上各類的崎嶇小徑呢?因為工作的地點在一處遠離鬧市的山林中呢,但我跟佳前輩走過去又所為何事呢?

想著想著,也想不起,到底這份工作是要做什麼的呢?

看看掛在自己身上的名牌……組織名叫「危機處理小組」。天呀,這什麼鬼名字,好像天真的小孩,在兒時想當老板時隨便想出來的名字似的。

應徵面試時,我連這份工作是要做什麼都沒有問太多,我認為都是跟求學時期差不多的東西吧。但卻在第一天工作的時候,叫我跟佳前輩到一處從沒有聽過的地方,雖還於國內,卻是遠在天邊。

雖然知道要外出工作,卻完全沒有想過外出的地點竟是如此地遠,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距離。計算了坐公車以及徒步的時間,已超過十四個小時。要是一路上能坐公車應早已到達,但無奈那地方太過偏僻,根本沒有公路,非常誇張。

雖然心內頭非常不滿,但也不可能立即請辭吧,才工作的第一天……只能以此來告誡自己了。

而且危機處理小組……到底是什麼的危機要請求我們這些就讀心理學系的人員呢?我們解決的問題能稱得之為危機嗎?

就職之前居然沒有問過這些事,我那時候好像都沒有很想知道這些事似的……居然還有我不想知道的事呢,那時候是吃錯藥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