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七章:火的惡意

離開了木屋的宿舍後,在樓下是一片明亮而且清晰的道路,直接照射下來的陽光使我感到格外的精神。

果然,在這個鄉村的地方,沒有了高樓大廈後,早起來時能看到沒有掩藏的陽光,使我感到份外醒晨。

頓時感覺到己身的不適以及疲倦都一掃而空了。

「嗯……」另一位暫時還不認識的前輩,也深深地呼出一口氣,表情也帶著發自內心的舒暢。



「去「那個地方」,跟著我就可以了。」佳前輩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爽快的感覺,只是搖搖手,指示我們前進。

而這裡還真是一個鄉村地方呢,四處的房屋也是零零八落沒有整齊的排列地建築,而且最多只有幾層樓的高度,感覺就好像積木一般。

村民也是穿著着些與時代脫節的衣服,麻布且純灰色的衣物,再在外面包紮著一條布。`看似很不穩固地故亂穿戴在身上,而事實上又有多麼的牢固呢,行動也因此而不方便吧?

這裡的商店也是不知道在擺賣著什麼,從遠處也看不到內頭是放置著什麼東西的,門前以及四處都不見有任何的招牌。其他人到底是怎麼知道商店販賣的內容呢?

雖然我內心已經戴滿足夠的期待以及雀躍了,但是與內在的情感相反,我們三個人卻走在街道的邊緣上,貼近著房屋的牆壁而行。而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大概有一點眉目。



我看到,這裡的村民對著我們投放著一種很不悅而且敵視的目光,就像看到殺父仇人一般的憎根。但是,這不是那種對外來的人,那種對於不明朗又掌握不住的人那種距離感。而是,早已知道你的存在,而且滿懷恨意地瞪著你。

我有點被嚇怕,拉一拉佳前輩的衣袖,輕聲地問:「為什麼會這麼的?是我們昨晚還是之前幹過什麼錯事嗎?」

「是迷信吧。」在身旁的另一位前輩反而在回答我。

「前輩……抱歉,我還沒有問道你的名字,對不起!」我雙手合十,一面歉意。

「啊!不是!是我的錯呢,什麼東西都沒有告訴你,我還裝作一臉很認識你的模樣呢。」



「沒有……真的!」我很勉強地否認。

「是嗎?那我現在就先自介紹吧!我叫小光,很高興認識你,來來來,先來握握手。」她又抻出早上那一雙令我感覺很是暖溫的手,跟她一頭滿滿粉紅色頭髮互相襯托著,整個人給予我很是陽光的感覺。而且她也長著跟絲前輩不相上下的美貌,再加上開懷的微笑下,使我突然地臉紅耳赤起來。

「光前輩……」

她還沒聽完我的說話,卻已很是緊張,馬上急忙反應道:「不!不!不!真的不要說什麼前輩,這句話要先止著。」她伸出食指在我唇邊,做出一個安靜的表情。

「難道小絲沒有告訴你嗎?這句話是不能說的,因為會造成一個很大的麻煩……」

突然之間,氣氛變得有的凝重。

很大的麻煩?突然勾起我昨天的痛苦回憶,我全神貫注,留心著光前輩會說的下一句。



「要是你說我們是前輩,就會令我們感覺到自己比你更年長似的,這樣下來,長年累月的叫著,就會令我們的真實年齡也會老化起來了!」光前輩一臉認真地說出一些傻孩子氣的東西,佳前輩毫不忍耐噗的笑一聲,而我則是被弄得目瞪口呆,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咦,不搞笑嗎……啊!我這是跟小絲現學現賣而且,哈哈。」光前輩緊張地搖搖手,一臉的尷尬。

「為什麼呢,小絲能做得到很搞笑的啊,就算不搞笑,氣氛也會很好呢。」

佳前輩冷冷地說一句:「是天份吧。」

「不可能吧!」光前輩噘嘴地說著。

雖然沒有真的笑出來,但現場的氣氛已被光前輩感染了許多,我也沒有剛才那般的緊張。

「對了,小欣,你剛才說什麼來著,啊……是這裡的人對我們的態度嗎?」我輕輕的點頭。

「就是因為迷信吧。」



「他們很迷信嗎。」

「是啊。這裡算是古老村落吧,對不?」

「說得出古老,也代表他們的思想是很守舊的那種人。你看一下這裡的設施,就連電燈也都沒有,食水也是用井水的,食物還是這裡的人自給自足的。天曉得他們已經有多久沒有跟外界聯系了,所以這個地方的科技以及文明,可以說是跟現代絕緣的。」

「而之所以說他們是迷信的人,是因為呢,這種情況下生存了那麼之久了,對於己村所發生的事情呢,不論是控制之內還是想像之外的事情,定必會用自己邏輯去思考的……所以他們會這樣子也是無可奈何吧?」光前輩說著時流露出憐憫之心,甚至有一種不想再講下去的感覺。

而且我也大概了解到,他們會仇視著我們的原理結構。

在這條村所爆發的疾病,我們不但沒有方法治療好這裡的村民,而且還發生病人人間蒸發的怪事。最重要的還是我們的團隊沒有任何一個人有染病的跡象。

就算是城市裡的人,要是跟著奇怪的方向去思考,也是會得出我們就是混蛋之類的結論吧。
不過重點是,他們是在迷信著什麼的神呢?回想起昨天佳前輩說的那個故事,那個屬於血岩村在內,那些古老村落的共同傳說故事中,那個被惡物以致四分五裂的神。他們是在信仰著,在故事中已經變成了小孩子,失去了所有力量的那個神嗎?



「所以他們會迷信著什麼?自己的信仰?神?」

光前輩重新打起精神,點著頭再回應:「嗯……在這種地方的人通常都會拜祭著一位神聖的女士,從天下降至世界的那位女仕呢。」是那個故事的女主角嗎?

「但血岩村的神明,是更為特別的,特別得令我難以理解啊。他們信仰著一種名叫「火的惡意」的神。」

「火的惡意?」

「又要說故事了,小欣你要聽嗎?」

「要!要!務必!」我發狂似的要求著。

「那就由小佳來講囉……」光前輩一下子把重擔放在了佳前輩身上。



「為什麼要由我來講,剛明明一直都在你說著。」佳前輩一臉無奈。

「因為我已經把很多細節都忘記了,以前都是你把這些故事告訴給我跟小絲聽的啊。」光前輩反而一臉期待的表情。

佳前輩無奈的默默認同後,走到我身旁邊走邊說。

「在這種地方,因為源古流傳下來的那個關於天克國故事的影響之下,他們都相信在這裡以前其實都是天克國的一部分,是故事中那個偉大天克國的子民,是保護世界而受到責任以及榮耀的那群人。」

「當然,天克國的巨大只是顯示在那故事之下,真相是,其只是一個古代萬國中比較細小的國家,編出這種故事是因為想團結國家中的人民罷了。這裡的人民是生活在虛幻之中的。」

不知為何,我感到佳前輩流露出不小的輕蔑。

「但是血岩村是不同的,之所以稱之為血岩村,是因為根據村內記載的一段歷史。」

「在不知何年月日之前,血岩村並不存在,那個地方還是一片荒地樹林,倒卻是在血岩村附近的村落已經有人居住了,而那些人就是血岩村人的祖先。而之所以他們會搬居血岩村,是因為當時出現了一群生物,一群他們稱作惡魔的生物。」

我聽著聽著,卻突然令我無言而對,不知所措。

佳前輩沒有停下,再說:「先聽著。當時惡魔由西北方而來,無奈之下,唯有先打造出巨大的城牆而圖阻隔惡魔入境,而在這種村子建造這種等級的牆,絕對要了所有的人力物力吧,所以周邊的村落都乾脆住在一起,把所有的人手都集中在一起。」

「但是關於惡魔的描述,記載上說的是巨大的生物,殘暴以及恐怖,而且會飛。」

「那巨牆不就沒用途了嗎?」

佳前輩一邊再說一邊解答我。「在知道這樣的消息後,他們把心一橫,把城牆造得更粗更長,而且更複雜,以便逃在城內。」

咦!這真是個奇異至極的說法,佳前輩自己講述著都感覺到無比可笑。

「之後,竟然地,惡魔裝扮成了他們的村民,在靜靜地潛入了血岩村之中,在跟外面內應外合之下,在巨牆之內進行大屠殺。」

「大層殺?」佳前輩說的這句,使我馬上地回想起昨天的那種恐懼的感覺,而且那在記憶中的恐怖感覺跟層殺相關的思緒開始產生了混合,使到本來已經很詭異的可怕感覺變得異常實在,恐怖。

在我幾乎要倒下時,佳前輩握著我的手,光前輩在樓著我。

「怎麼一回事了,小欣你身體不舒服嗎?」

「昨晚看到你一臉熟睡得很安詳時就已經覺得很糟糕了……該不會是你已經染病了吧?」光前輩一臉驚恐以及擔憂。

「那種病的第一個病症是身體發出黑煙……你下次別忘記了。」佳前輩則一臉灰諧地輕輕帶過。

「小欣,要先到那個地方才得休息,我實在找不到任何一間店很樂意讓我們去歇息。」

「我明白的……我很想把接下來都聽完。」

「嗯……在那血腥又可怕的事件發生至差不多最後,想把所有村民都殺光殺盡之時,惡魔突然被人擊退了。本來該會被滅絕的村民因不知道什麼的原因,使到最後也仍有後人在村內開枝散葉。這是件是可幸的事吧,而在這一次被層殺的村民也得到來至後人無限的敬仰。也是因為這一件事,對他們來說是一件雖痛苦但是光榮無比的事,就把僅餘的族人都移居至血岩村,還有改了一個那些有代表性的村名。」

「至於到底是何許人可有能耐令惡魔突然敗走,村內並沒有記載。」

「在那次事件後,村民都相信有一股力量在保護著他們,但就是不知道是誰。」

「在不久之後,有外地人著帶「火的惡意」的信仰過來,卻竟然被村內一些極端分子瘋狂在敬拜著,而最後還把舊有的信仰給完全取代過來,而過程中的細節記載內寫得不清不楚,我也難以去得知詳情。」

「現在,村民所信仰的神,在村內沒有記載過任何的故事,沒有任何的法規,也沒有對未來抱有希望的幻想。在它的核心信仰就是告訴村民,只要相信著我,在世界的終未時會給他們留有一席。」

「一個這樣的信仰,沒有愛沒有信任在裡內,有的只是貪婪。」

「哦……」佳前輩說得頭頭是道,就好像她也是身於其中的一部分人,是當中的受害者。

我們在講完這個故事之後,也慢慢由大街走進沒有那麼多人,比較灰暗的小巷。

「在前方就是「那個地方了」……剛才我刻意說得沒那麼糟糕,也把聲量盡力控制好,但是前方的話,就不用那麼顧忌了。」

「小欣,我剛才說的是,是錯的實際上也許是沒錯。但是這件事的重點並非是那些神鬼的之說到底是真不是真。重點是,一件沒頭沒尾的重大事情發生後,到底那刻意隱藏在裡內的真相是什麼呢?」

「例如所說的惡魔,我敢肯定不可能是惡魔的,但實際上到底是什麼呢?會不會是一些權變,一些權力的武裝集體想攻打一些地方時,想要拿血岩村作為中轉或是補給站呢?我們可以由發生事情後的結果去推斷出種種線索。」

佳前輩突然似是提醒我而說些話。

「我……我沒有想過這些啊……」

「我相信你應也沒有把我告訴給你的事情在正確的方向思考過呢?你一直在把那些事當成真實的事情去看待吧。」

「嗯嗯。」我無知地點點頭。

「哪有可能會有那麼多鬼牛蛇神呢。」佳前輩無奈地說著。

「但……我真的相信,這個世界上很有可能有些東西是超乎我們的想像的,是以我們的力量遠不觸及的地步。」

「是嗎?……」佳前輩聽到我對於世界的想像後,卻表現出異樣的痛苦。

「是的話,我們更加要好好做好自己了。」光前輩不知是否想把佳前輩拉回現實,說了些不著邊際的正能量說話,但是樣子卻異常認真。

「嗯嗯。」我敷衍地點點頭。

「嗯……」佳前輩也偷偷苦笑起來。
「怎麼了?我又說了些奇怪的東西了嗎?」光前輩咬著手指無辜地問著。

「先別管這個,我們已經到了。」佳前輩指著一座樓高數十層的建築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