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六章:兩個臭皮匠煮出一碗殺人面

一邊望著窗外,一邊拼命地回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我在那個牆內碰到的事情。

我猜測著,在那牆內,是否真的有牛鬼蛇神又或是一些難以想像的東西呢?因為走進巨牆之前,我身體從沒有過這樣的經歷,由一開始的恐懼慢慢的加深,到後來,恐懼感由深而發的向外擴張出去,連身體本身的感應也因此而麻醉起來。我甚至感覺到有種身體的控制權將要被奪去了的感覺。最後,我還是離開了巨牆,那些各種的恐懼感才會煙消雲散。

在整個過程中,恐懼的感覺沒有一刻鬆懈過,就像一個充滿著惡意的人一樣,想慢慢的作弄我。

只是單純的回想著,已經令我微微發抖起來了,唯有慢慢冷卻自己的心情慢慢地再憶起著。



在最後發生了什麼事呢?在最後終於走出了巨牆後,我當時實在連丁點兒力氣也拿不出來,就這樣跪倒在地上。然後,就這樣徒步走到了這間血岩村的房間嗎?

我想不起來,我一點記憶也沒有,只回想到那個時候是累壞了,走出了巨牆後很想很想就這樣睡下來。

而當時眼前的是一條村落,但感覺並非眼前窗外的村落一樣。

我下意識地問著佳前輩:「佳前輩,這裡就是血岩村嗎?」前輩聽到我這句後,呆了一呆。

「是血岩村啊,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確認一下而且。」連我自己也不曉得要確認什麼。

再回想起昨天的種種,是不是我自己在不知道哪一個地方,幹了些蠢事,使到不知名的某種東西向我發火呢?

哎呀……自己的思考方向已經向牛鬼蛇神的那種前進了嗎。

但我的確是走進了巨牆後,才慢慢的,慢慢的感受到那種感覺。在走向巨牆之前的一整條山路之中,我並沒有感覺到些微的異動。

而這面巨牆是屬於血岩村的,為了血岩村而建的,所以這次的經歷是因為接觸到血岩村而致的嗎?



在那面巨牆之內走了幾個小時這件事又怎麼解釋?是同一件事嗎?那麼佳前輩當時又為何連點丁的恐怖感也感知不到呢?

我最後又為什麼會疲累得如此呢?連記憶都忘記了?

愈想愈什麼都想不到,也許我親自去查証也不會查得到任何結果吧……

在鬆一口氣的同時,廚房突然傳來呼聲。

「開餐囉!開餐囉!」絲前輩一邊興高采烈地叫喊著,一邊拿著一大煲不知名之物出來。

「哦哦!」我也不自覺呼應著,因為一看到銀白色的鐵器就感覺到自己的飢餓了。

馬上放棄了無謂的思考,四人都馬上拉好椅子回到桌前。



絲前輩豪邁地把那煲食物放在桌上,卻只見煲中充滿著盛盛的白汁,因看上去汁液真的非常濃郁,難以確定到底是在盛載著什麼。

另一位前輩則拿著四組碗筷,快樂地遞在桌上。

「唉……」但是,與之相反,佳前輩卻掩著頭,看似對住這東西感覺到非比尋常的厭惡,表情惡劣到無以復加。

佳前輩與我們的心情成了巨大的對比,使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擔心。

「好像很好吃似的!」絲前輩自信滿滿地說道著。

「哈哈…… 」另一位前輩卻沒有表現得相同程度的雀躍,並且露出一臉尷尬的苦笑。

我突然回想起剛才廚房忽然消失了呼鬧聲的原因,並且對眼前的這煲傢伙開始愈發愈恐懼。

在懷著各種忐忑的心情下,也不知道該吃不吃好,現場四人連握起餐具的意欲也沒有,實在無從入手。



良久,佳前輩身先士卒,帶著一臉平靜地把煲中的麵條一口一口地吃下去。

「呼……」但佳前輩的表情沒有一絲的苦痛以及忍耐,看來這煲東西並非惡劣之物,也許,方才佳前輩露出厭惡的表情是因為別的兩位前輩經常都只是料理出相同的食物,令佳前輩日久生厭罷了?

無意間看到絲前輩在死瞪著我,就好像已經望了好一段時間的樣子,而且眼神充滿著滿滿的不安以及內疚。

而另一位前輩也都開始吃起食物上來,絲前輩見狀也都收起回臉上的目光,再將視線投放回食物上。

「哎……」但是現場居然各人都沉默不語,令我頓時感覺很是尷尬。
但也沒有法子了,除了佳前輩後,其餘兩人我也是剛才認識的,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聊什麼的內容。而且大家的注意力好像都被投放到眼前這煲麵條之中。

看到了三位前輩們都已經在享受著自己的食物,我開始對自己會質疑這東西是否不好吃,產生一種不好意思以及愧疚的心情。

再呼出一回氣,馬上就開始進食自己的那份。



一吞下麵條,開始覺得非常不對勁,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奇怪的味道。

一開始就有一種非常非常酸的味道,酸得已經令我想到食物發臭的那種味道,是一種類似海產腐臭的那一種。而以其為最主要的主軸,還拌隨著各種各樣的味道,而且都比想像中的濃郁,強烈。

在百味交集之中,他們的味道還是卻能無一說得上有任何的配搭,只覺得是有不知什麼人一股腦兒把所有東西都放進煲內的那種感覺。

它令我覺得非比尋常的噁心,根本就不用吃第二口就已經得出結論了,它難食得令我此生難忘!
「嗄……」我拼了命地把食物強咽下肚,就經已用盡了己身的意志了。而事實上,即使煮的人就在我的身旁而且,我也很想馬上把它吐出來。

我再望這煲異物時,發現它顯示出一片濃郁的白卻又嗅不到任何的味道,總覺得應沒有想像中的難食。而但是實際上卻是難吃得想死。這種天淵之別的反差,令我更加感覺不到實感。

一醒來就得要吃這種東西,還真的是可悲到極點呢……

我眺望著佳前輩,雖已看出她一邊忍耐一邊承受著,可還是看到她的眉頭眼額還是有點苦惱,而且卻真的在一點一點地吃完這東西。我對於有人能把它吃盡感覺到五體投地,該不會是,佳前輩就是一直都在忍受著這些東西吧?完全沒法子去想像。



佳前輩在吃盡自己的那份時,舉頭看到了我。我用一瞼百感交集困惑得無法釋懷的表情看著她。

她輕輕的嘆了一回氣後,卻走過去絲前輩的身前一手捏著絲前輩的臉,並說:「都說了你不要走進去廚房的了,沒有天份就是沒有天份,很難一時間去改變自己的。」絲前輩內疚得接近哭出來了,並沒有說話。

佳前輩捏完絲前輩後,再走去捏另一位前輩的臉,再說。「你也是的,為什麼不阻止小絲呢,你也要作出一點的懲罰呢。」她也一瞼愧疚,幽幽地說:「下次會阻止她的,嗚……」

就是說這難以想像的東西是經由絲前輩的手而製嗎?看著絲前輩滿面通紅,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完全想像不到。

接下來,佳前輩再走來我這邊,笑笑著說道:「小欣,我不會捏你的……但是,在這裡並沒有餐廳會提供早餐的,你只能夠吃這傢伙了。」

我無限感慨地望著眼前的劣物,心想著要是再吃一口會不會把身體都給弄壞了。

佳前輩也無奈地拍了拍我的肩,並說:「好了,你吃了,我帶你到一處很有趣的地方吧。」說罷,佳前輩又再繼續看書去了。

「有趣的地方?」一邊幻想著,愈發愈巨大的好奇心使我很是興奮;卻要先解決了眼前的強敵才行呢……流了幾滴冷汗。

絲前輩卻疑惑地說:「有趣的地方是指那兒吧?」

佳前輩也回答著她:「是的,是那兒,你要一起來嗎?」

「我改天再來吧,我有點事要做。」

「是喔……你想來就告訴我吧。」

「是那個地方吧?」另一位前輩也談起上來,指手畫腳地不知弄個什麼形狀。

「哈哈,是呢。」佳前輩卻竟然知道光她在弄著什麼的東西。

「我也想去呢,我可以也一起去嗎?」

「可以的,但是那傢伙很慘吧,沒有人陪著她。」佳前輩瞪一瞪在痛苦地吃著麵的絲前輩。

絲前輩卻強烈地回應著,口中還載著沒有吞下的麵條:「不用管我的!真的不用管我的!」

「那……好吧。我大概知道你想幹什麼了。」佳前輩露出無法忍耐的笑意,卻令絲前輩一不悅以及無奈。

在之後,我還真是把這東西給完完整整給吃完了,我真不知道為何我會有這能耐,也許是我真的太累了吧。而那所謂的麵,還真是我嚐過的食物裡頭最為難吃的了。我真的想知道,到底絲前輩是如何把正正常常的麵弄得到這個境界呢?這也是一種成就吧。

各人把東西都收拾好後,開始準備出發了。望掛在牆上,那破破爛爛時鐘,現時才大約八點,離十點還有兩小時,佳前輩會帶我去什麼的地方呢?

「都準備完了吧,那我們現在就去那個「有趣的地方」了。小絲,我們直接在小屋集合吧……而這次,希望你能成功呢。」雖則佳前輩已經忍無可忍,但在留話給絲前輩時也無可奈可地嘴角上揚。

「媽的!別說啦!你快點去吧!不想見到你啦!」

在我們離開前還故意走過來捏一捏佳前輩的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