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十一章:一整日的完結
門後還是今早那摸樣,貓子準時午後回來,「182」還是用赤裸裸的全身,無力抬起她的胸膛。
而她卻沒有留心地注視過任何東西,只是徒然讓自己的視線,跟隨著頭部無力的向下。
我有點不寒而慄,非常害怕她在知道我回來後,突然就抬起她的頭。
但是才剛幫自己打打氣,總覺得自己實在太懦弱了,不要怕!就算是她真是再次望向我又如何?不會是什麼怪力亂神的!
在跟貓子打打招呼,安坐在椅上。卻真是發現,「182」像得知我回來後,馬上再次把視線向我襲來,使我不安的期許立即實現在眼前。
「怎麼了……她又望著你了。剛才我坐了那麼久,她的頭是一動不動的,你一來她就好像感覺到什麼似的。一定是你沒有洗澡了。」
雖則貓子笑嘻嘻地說出來,可我卻絲毫沒有放鬆過。
「呼……」深深呼出一口氣,再幫自己打一打氣後,再上前對著「182」進行多一次問話。


但還是不太對勁,她還是像今早一樣,一動也不動,倒是眼神好像比起今早時更加明亮了,而且眼球跟隨著我手指而動時,好像也比較有生氣了。
但是那種巨牆內感覺到的恐怖氣色還是能從她身上感覺到……不對,我不應該不停在思考那種虛無縹緲的感覺。怪力亂神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不能被它阻礙我工作的。
雖然感覺很奇怪,而且佳前輩也說過病人不可能會痊癒,但我不知為何總有種,這次是不一樣的感覺。
「會痊癒的!」打從心底內吶喊了一句,卻沒想到現實中也不自覺說出來了。
在聽到我激昂的一句後,貓子目瞪口呆的望著我。
她嘴角上陽的說:「你真是熱血呢。」
「不是的……不是的……怎麼說呢,這一定……」我整張臉紅赤得不得了,想解釋道卻手忙腳亂起來。
「會痊癒嗎?也許吧。」貓子冷笑地說著,像不肯相信著一樣。
被她的冷笑而冷卻了自己的慌張,可能貓子之前也是在期待著可能會有一位病人會痊癒,但結果卻事與願違吧?
佳前輩說過,至今毫無一人能倖免,那是真的吧。


那到底會怎麼消失呢?「182」也會突然消失嗎?她背上的黑煙從沒有消失過的蹤跡,她會死死地望著我,真的只是我沒洗澡嗎?
無力坐在貓子身旁,在埋頭深思,愈想愈沒有頭緒。
先不管為什麼會有這種病,光是我身處這兒就有問題吧,我根本不會對這班病人有任何的幫助,很有可能前輩們都是這樣的吧,光一整天就坐在一旁,腦子空蕩蕩地過了一日。
你說叫醫生來還靠譜一點,可是醫生還是會分門別類吧,貓子之前很強調過檢查過「182」的腦子,那她是腦科的嗎?
腦子亂想一通,好像就是沒抓中重點一樣,那麼回去問佳前輩好了。
在這間空無一物的房間中,邊逃避著「182」的視線,邊虛度光陰。
非常勉強才支撐自己到晚上。
途中還幫忙「182」的喂食,她果然是沒有被破壞了自律神經吧,把流質食物放在她眼前她還是會飲下去的,即使速度很緩慢也好。
「要下班了,啊……等會兒做什麼好呢。」貓子伸了伸懶腰,就似才剛從睡夢中醒來一樣。
我不安的問道:「就這樣把她放置在這兒就可以了嗎?」


貓子指了指房間前的一部攝錄機,笑笑說。「放心好了,這裡二十四小時有人瞪著的了,就好似她瞪著你一樣。」
貓子再指著「182」。
在我遠離「182」接近三米後,她就似感覺不到我的存在一樣,沒有再次向誰而望了。她還是安好無力地垂頭。
「放心吧,反正我們在不在她們還是這樣的吧,根本沒有什麼差別的,是不是?」
我無奈點點頭,跟貓子徐徐分別後,走到白色屋子門外跟前輩們會合,四人有說有笑的走回宿舍。
明明什麼都沒有做,但是卻感到身體很是無力。真的感到很無奈,總感覺時間好像很是浪費一樣。
回到宿舍時,本來打算向著佳前輩提問一些關於「182」的事情。
可是,她們三人很是神秘的各自跑進了廚房說要弄一下美味的晚餐。
剩下我一人百無了賴地坐在客廳。
感到很疲累地伏在桌上,對自己什麼都不問就應徵這份工作感到很是後悔。我本身是想在這種地方能多多見識一下當地的歷史,參觀一下歷史建築的說。
可是現實中卻是連大街也要走得小心翼翼,就像自己做錯什麼事一樣。我看來,一星期一次的休息日,我也不敢走出這個宿舍吧。
「唔……」我伏案而閉著眼,任由時間的流逝。
卻在突然之間,被耳邊一聲「嗶」所震驚了,只見小絲跟小光跟吹著平時慶祝生日時那些小玩兒。
突然其來被如斯畫面所影響,臉有點紅,想著是不是想慶我的生日,但是我不是今天生日啊。
「是有人生日嗎?」我問。


  他們各自對望,尷尬了一臉後異口同聲說:「不是的,我們是來歡迎你加入危機處理小組的!」
「喔喔……」這樣啊。我還看到佳前輩拿著超大的蛋糕,走過來時一臉狼狽。
「碰」的一聲,大大方方地放在桌子上去了,而這個畫面,真是跟生日派對差不多了。
「好了,這個蛋糕是小丁他們做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就是了,但是看上去還挺不錯就是了。」
我有點驚訝地問:「小丁妹妹她能弄出這麼大的一個蛋糕嗎?真的很厲害啊!」
「雖然小彈跟小玉的爺爺有幫過她的,但比起某一個能弄出來一個異世界食物的傢伙好就很多就是了。」
「啊!我……我下一次不會再出錯了,一定會料理出你們喜歡的食物出來的!」小絲拍胸空說著。
「嗯!嗯!」小光一邊在很用力地點頭回應,一邊雙眼發光地望住蛋糕。
「不如開始吃吧。」她嘴角都快流出唾液起來,很是期待地望著我。嗯,主角是我吧。
我點點頭,好讓大家馬上快活了起來。
嚐了嚐這個蛋糕,也覺得很滿足,也不覺得是由那麼小的小女孩所做的,這麼大個,幾乎雙手都攬不住了,看來這次也是不會吃光的了。
但是看到小光狼吞虎嚥的樣子,也許會吃光也說不定?
小絲一臉怒氣地問小光:「小光!你吃那麼多不怕肥的嗎?」
「不怕啊,我現在也還是很瘦啊,要是真的胖了的話,那之後再算吧。」小光一臉喜悅說了一些不負責任的話,但是小絲還是忍耐下來了。
佳前輩也是在一邊吃著一邊口齒不清地說:「吃就吃啦,怕什麼鬼東西呢。」


佳前輩狠狠地補了最後一刀,只見小絲眼淚都快要掉下來,還是小口小口地吃著,我也上拍拍她的肩膀,支持著她。
果然最後還是整個晚餐都吃了蛋糕,其餘什麼都沒有吃,這次到底吃下了多少熱量真是不可而知了,不過,小絲總算支撐了整個晚上,小光的表情像極了一個滿足的小孩了。
「好撐啊……」佳前輩很痛苦地說了一句,大刺刺倒在地上,她會這麼不顧儀表,是蛋糕太好吃還是太累了啦?
接下來,四人各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裝以及閒聊了一會兒,我還特定洗了兩次澡呢。其後就各自睡夢去了。
無力倒在床上我才發現自己忘記了問關於「182」的問題,還是明天再問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