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十話:暗湧
  我跟貓子安坐在椅上,看著眼前的那位病人。
  留心看的話,會發現「182」看上來非常年輕,剛才以為會跟小丁差不多年歲,現在我覺得她的年齡會比小丁來得更小。
  在不久之前還充滿著憐憫之心對著「182」。可是,在此刻這種心情經已蕩然無存。
  最大原因是她用一種難以言喻的眼神來緊瞪著我。起初我不以為然,以為她是對於新進來的我感到本能上的好奇。
  可是過了好一陣子,她仍是如此。目光從沒有轉開過,而且表情好像愈來愈想跟我接觸。
  「貓子,我就問一下,隨便問而且……病人是會一直像「182」這樣,死死瞪住某一人嗎?」
  貓子也發現了這一點,放下書,思考著說:「這種狀況,還真是沒有看過呢。我來了那麼久了,她連一眼都沒有特別地留意過我。」
  「你是有塗過什麼東西來嗎?還是你有帶著什麼?」她問。


  「不!我只穿了便服來,還有衣袋裹面有一點紙幣而且……沒有塗過什麼,但是,確實昨天到現在還沒有洗過澡,不會是因為沒有洗澡吧?」
  「我也不知道呢,或者先洗洗看吧,回到一樓那兒去洗去。」
  「什麼?能在這裡洗澡嗎?」
  「我們剛才不是才幫182在洗澡嗎?嗯,你放心好了,我也在那兒洗過,沒什麼大不了。」她面帶笑意,完全不似在開玩笑。
  「唔……」
  「在這裡你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吧,洗一洗澡沒什麼大不了啦,反正大家都是這樣的啦,這裡又不是醫院。」
  「那我等一天好了,我回到宿舍再洗洗看好了。」
  「你喜歡啦。」貓子重新瞪著手中的書,不以為然。
  就在這種被「182」死瞪著的狀態下痛苦地閒坐到中午。
  到了中午,有了吃中午飯的理由後,隨便跟貓子約了個用膳後回來的時間,就急急忙忙一股腦兒衝去佳前輩那邊。


  我跟三位前輩在白色房子門口重新聚集在一起,她們馬上從長計議要到哪處共餐,開心得不亦樂乎。
  可是我卻毫無心情以及想像的空間,滿腦子都是昨今天所發生的種種怪事,完全處於失魂狀態。
  走回血岩村的大街,依舊四人走在邊緣角落。慢慢跟在佳前輩身後,四人進入一間了無人煙的餐館。
  那餐館整間是木頭而製,內面沒有開燈,全是用自然光照射而入。而且幾近毫無顧客,只有兩三零丁的村民在閒散地吃著飯。
  我也明白,為什麼要選擇這個餐館的。也許走到其他餐館會被大刺刺地趕出來吧。
  這裡的老板看到了我們也是表現出不滿,可是還是把食物安好地料理出來,但遞給我們的力度就明顯充滿著不爽。
  心情本來已經低落到極點,望見老板毫無誠意地遞來了午餐,使我更加沒有任何胃口。
  「唔……我總覺得這次的手段不夠細心。」小絲一邊吃著一邊在嘴邊碎碎念。
  「你這次用了什麼手段啦?」小光在一旁期待著打聽。
  小絲有點臉紅耳赤地說著。「這次呢,我把身體更加靠近了在他身邊了……」「然後呢?」


  「我還說些色情笑話來刺激著他……」「然後呢?然後呢?」小絲跟小光說述著些旁人不清楚的事情,可是從中推斷,應是些關於如何更好地把病人心智拉回來的討論。
  「他這樣跟我說「你今天真是好奇怪哦,怎樣了是身體不舒服嗎?」,妤像很不開心似的。」說著小絲也扁嘴,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怎會這樣的啊……」小光一臉驚訝的樣子。而我也是一臉好奇,難道小絲的病人會說回話了?而且怎會一說回話就向我們親切地問話呢?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討厭我了……」小絲頓時連飯也吃不下。
  在感嘆著小絲的敬業的同時,卻驚覺,原來病人是會康復的嗎?小絲的病人已經能說話了,那麼「182」那奇怪的眼神也有解釋的餘地了,是「182」她在慢慢康復啊,才不是因為我沒洗澡呢!
  但是為什麼佳前輩會說,所有病人到現時為至還沒有一個康復了呢,還每一個都人間蒸發呢?
  「都說了那個人是有思想潔癖的,你還一把嘴說些那麼糟糕的東西。」佳前輩一邊咀嚼一邊口齒不清地說著。
  「那我該怎麼辦啦!我不想被他討厭啦!」小絲一臉快哭的樣子,看起來就像談戀愛的少女……不對,小絲不會跟病人談起戀愛來的!那麼,她說的「他」根本不是病人了啦?
  佳前輩事不關己般說:「這個我也想不出來啦,我之前的男朋友是他來追求我的,我從沒有當過追求者的經驗。」真的是在說談戀愛的事,害我剛還放鬆了一下。
  既然她們不是在說著病人的事,那麼「182」的眼神,不是快康復的表現了吧?那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啊,但是在這裡問前輩們也不會問到醫學方面的資料吧。
  「咕!咕!咕!」聽了佳前輩輕浮的說話後,小絲憤氣沖沖把小佳碟上的大香腸,整條給搶過來,一口吃掉!再於整個嘴還沒吞下香腸時說。「京是反河!」
  沒有人聽懂她到底在說什麼。
  佳前鎮一臉無奈,向我問著:「那小欣,你有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沒有!沒有!我還沒有談過戀愛啦,更加沒有人來追求我啦,可能是我命運不好吧。」沒有是沒有啦,可是我也沒有像小絲一樣,有一個很好的目標。
  「唔……是小欣長得太高了吧?」佳前輩一邊說一邊自我肯定地點頭。


  佳前輩說完後,我跟小光幾乎忍不住自己的笑聲,小絲更是大刺刺地譏笑著。
  只餘佳前輩一臉苦惱地摸摸自己的頭頂,像對自己的身高感到無可奈何的樣子。
  午餐就這樣快快樂樂地渡過了,雖然「182」的問題沒有提問了出來,可是心情還是舒暢了一口氣。
  不過,要是「182」那真是康復的跡象,而我又沒有做足我自己的工作,是絕對對不起她跟她的家人的吧。
  什麼血岩村的歷史,昨天在巨牆內頭所發生的事,先通通放在腦後。忍住那惡劣的氣氛吧,既然來到了這裡就得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回到白色屋的二樓,在門前停頓了一刻。
  「嗯!」在嗯一聲暗中替自己加加油後,再打開房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