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十三章:羊牢與破牢
「佳前輩,這是上一次的書嗎?」
「這是上一次的書的升級版,在看之前,你告訴我上一次看到的書的內容,再分析當中的真假,再讓我想想能不能讓你看這本升級版的書。」
「但我只是看了三分之一而且,而且是書中最開始的部分,也行嗎?」
「你把你看過的內容全告訴我吧。」
「嗯!」佳前輩手上的這一本升級版的書,看上來比之前的更細緻更加華美,寫的東西應該也更加厲害吧。在這種心態影響下,我更加想看看這本書了。
「好吧,你說吧。」
「這本書的前部分基本上都是在說述天克國如何用魔法的部隊去抗衡一個叫破牢者的協會。然後,都在記述破牢者協會如何把天克國搞弄成一個滿目瘡痍的國家。」
「是的,那你感覺呢,當中有多少是真實的?」


佳前輩一邊望著那本特別的書,一邊問著我。
「不知怎說,即使地保沒有任合的歷史文獻記載過,可是我是覺得天克國是一真實存在過的國家啦……」
「那你認為天克國是一個過去佔世界總地超過一半,國力極強大,而且孕育出現時大部分民族的一個國家嗎?」佳前輩問話時謎起眼睛,而且帶著嘲笑的語氣。
我被她作弄得臉紅耳赤,可是我的確是說不出理據,這樣佳前輩所說的問題我的確是沒有改變啊。
但我還是很想看那本書,再說:「根據那本書,魔法的使用非常之簡單,就是用畫符號或咏唱出咒語。我覺得是假的吧,根本不會有魔法,我在現實中也沒有看過魔法啊。」
「真的嗎?也許是存在也不一定哦,魔法不一定是會驚天動地的哦,也有魔法只是作弄人的地步,那麼那一些魔法是不是有存在的可能嗎?」
「啊……不會吧。」佳前輩又在動搖我了,但魔法不可能存在吧,即使是多麼弱少的也好。
「然後,那個叫破牢者的協會……也是假的吧?書中說破牢者協會的人是由天克國中的魔法師們反叛出來的,他們是利用別類的魔法以及邪器把才得到能和整個天克國所抗衡的力量,那也是假的吧,因為本來的魔法也是不存在吧,所以應該也不會得出國家中只反叛出少數份子能和整個國家對抗的結果……咦?」
佳前輩顯得心不在焉,即使是望著書本,但明顯思緒已進入九霄雲外,我說完整段話後,她也是一動也不動地望著書本,直至我主動叫醒她才回神過來。
「抱歉,剛才在想著其他的事情……那麼,我現在就決定是不是該讓你看看這本書吧。」


佳前輩說完後就把書放到我手中,還說。
「記得不要把書拿走,也別忘了跟小玉以及小彈玩耍。」
「嗯!」我像拿到玩具一樣那麼高興呢,也難怪,在這個地方工作,唯一以及特別的收獲就是看這些書呢。
但是佳前輩明明沒有明說過我所認為的事項是否真實,還是說我剛才的分析是真的?倒也不似,似是佳前輩根本沒有認真明白我所說的話嘛。
沒看過多久,又要回到工作了。
又是經過那處森林然後又到達了那個白色得刺眼的房子。
現時,我的心底其實是非常緊張的,因為我生怕「182」還是用昨天的那種眼神來看我,而且我在昨晚也洗過澡了,她也是看我的話會不會是說明有什麼牛鬼蛇神在作弄我呢……我又在故思亂想了。
打開了門,貓子還是像昨天一樣,閒著看書,看到我進來很隨便地揮揮手就算了。而「182」也沒有被我的進入而死瞪住我。
「呼……」我放下心頭地輕嘆了一口氣,果然是如同貓子所說我並沒有洗澡嗎?呵呵。
不過,我的快樂只是持續了一分鐘,「182」在我坐在貓子身旁後,她又突然之間抬起頭來了。


我已經無言以對了,也有確實地洗澡了,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貓子對於我每次都一臉苦惱,也感覺到好不自在,也對我解壓地說:「別這樣啦,她也只是瞪著你而且,也沒有對你做出什麼啦,你對於她的反應那麼猛烈也只是對自己刻薄啊。」
「嗯……」我輕輕點頭完,也小小地放輕自己對「182」的尬懷。
但是,在望著「182」時,那種巨牆時帶給我的感覺,我還是不留餘地確實感受到,那一種扼死你的那一種絕望恐懼的感覺。
一回想起昨天巨牆的感覺後,又令自己弄出一身冷汗。
就這樣又在沉重的氣氛之下,空等到吃午飯的時候。我也是像昨天一樣暴衝去找前輩們,也很想立即就問她們關於「182」的問題。
也是先等待至到了餐廳,之後在小絲在開著玩笑時提問著。
「佳前輩,我的病人出現了一些現象,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碰上過。」
佳前輩一邊咀嚼一邊回應著我:「好啊,你說出來看看。」
「我的那個病人,每次一旦我進去房間後,她就一直抬高頭看著我了,是那種死死瞪著那種,然後就這樣一整天都死瞪著,至到下班時我離開房間。」
佳前輩聽到後也整人個目瞪口呆,小絲跟小光本來還是打打鬧鬧,可是也馬上停了手接著再問:「真的嗎?你沒有開玩笑吧小欣?」小絲非常認真的問。
「嗯……」我也點點頭回應。
「這種事情我沒有遇到過啊……至今也沒有呢,你有沒有遇到過啊小光。」小絲想了想後就追問了小光。
小光也深思了一頓,然後也搖搖頭說:「還沒有試過呢……至早為止病人還是一如以往是那樣呢,眼神是跟隨著頭部向下垂望著吧。」
小絲也說:「不過我們沒有試過的話,也許這個病人有一點特別也說不定啊!你的房間應該還有一個駐場的醫生啊,你試試問問他吧。」


「我已經問過了,她也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果然問前輩們也是毫無結果呢,大家學習的東西根本不是用來解決這種問題的。
可是佳前輩卻整個人呆住了,像被我的說話所吃驚一樣。
我輕輕搖了搖佳前輩的身體,使她回神後,再問著她這件事情。
她也是說著自己一無所知,可是說完後就連飯也不吃,急忙地跑走,只留了一句「你們先回去吧。」
我們對於佳前輩的反應感到不知所措,但是還是三個人走回工作的地點。
佳前輩是否有一點東西是隱瞞住我們呢,總覺得事情還是不在已知知識的範圍,而且有一種不安的感覺會在之後襲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