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十四章:阿求多麻
隨便跟前輩們再見後就馬上回到白色屋子那邊,「182」還是從頭沒變,我一進來就死命地瞪著我。
我也快支撐不住了,強行呼喚自己去做每天的每日事項。
貓子也是看到我一臉死人相面而感到非常不自在,她也是不停的安慰著我叫我不要再這件事花費太多無用的心力。但我即使是很想不去留意這件事,可是不但是「182」以及是血岩村那巨牆的事情,今早也走到一個無名的荒地,眼前還有一灰色之物飛速閃過我的眼前。這些,接二連三的東西已經把我的冷靜都已破壞殆盡,再也填不下任何理知。
而且,我真的不自覺地得出一個小結論,「這個地方絕對藏有怪事情。」
雖然佳前輩給過我一些告誡,不要用非理性去分析一件事情的真偽,可是,這一個小概念是慢慢的在我心底中漸漸形成的,它在不知不覺之間變得牢固,可信。
要破除這個想法就是對於我自己的任務嗎?愈是信相這一種鬼神之說就愈真相遠離嗎?
「唉,你真是的,別再一臉遇上了天災的樣子了啦……好啦,好啦,不如讓我說一些很有趣的東西你聽聽,你要不要聽啊?」
「有趣的東西?要!要!」


「那你就別再擺出這種臉色了,要是你能安下心來,我也能告訴得別多給你的。」
「嗯!嗯!」我也盡力了收回自己沉重的心情,裝出一個很是感興趣的樣子……很好奇的心情還是真的。
「你有沒有聽過 興龍城 十多年前的那一次大規模無差別屠殺的事件?」她說出引子提問著我。
「興龍城?是我們國家的首都啊!怎可能有屠殺事件發生。」
「哈哈……是確實有這麼一回事發生過啊,當時呢,這件事真的是非常誇張,死了大約七十人左右吧,因為兇手行兇的地方是在小學那邊,所以死的大多數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學生以及來接送放學的家長。兇手是使用大量武器熱兵器,所以對於一間小學來說,這個兇手絕對有完滅自己的能力的。整件事完結後,生還的人也因為造成了很巨大的精神創傷。」
「兇手被抓到後,本來打算無期徒刑的,可是兇手在送去監獄時還被人給殺死了,而下手的是一群死者的家屬以及市民,也是因為太多人去把那個人給殺死了,政府只是把這次的行為判定非法集結以及抓不到犯人。」
「真的嗎?」我聽到有點神奇以及恐怖,但想像不到自己國家的首都會出現過這麼一次的人為災難,但也微微記得有電視新聞報導過。
「但是,你知不知道,我剛才所說的只是報紙所說的所謂事實而且,其實真相是這樣的。唔……」貓子吞吞口水再說。
「真實是……兇手的確是在小學學校內頭行兇的,可是行兇的兵器其實並不是熱兵器,而只是一把長刀而且。」
「不是吧,他是怎麼做到的?」我呆一了呆。


「在學校門外斬殺保安以及男性的家長時,幾乎是以一敵數十的戰鬥力去殺人的,而且是用非常之快速以及利落的手法去砍斬別人,老實說,老一次看到的是驚人,就真的像變魔術一樣,用一種我們醫生理解不了的方式把人砍死。」
貓子見我目瞪口呆再補充道:「他極有可能是用刀的大師,以及知悉首都的地理位置的人。因為……說來真的悲哀,其實政府是沒有捉拿到他的,在殺完人後,他很快就離開現場了,唯一拍攝到他殺人的影片,就是剛才我說他殺死保安人員以及家長時的那一段,由學校的閉路電視所拍攝得來的。」
「那麼報紙上說的被群眾殺死的那一個犯人其實是假的?」
「是假的沒錯,而且犯人從頭到尾,由判刑到死亡為至都被注下大量的精神錯亂的藥劑,他自己也是在殺人犯中隨便地選一個出來當代罪羔羊,本來也是無期徒刑的囚犯來的。」
「這不是一個公平的代替的理由,而且還有很多問題出現。」我精經緊常地說道。
「之所以要這樣做,是為了不讓市民不安罷了。那次的小學殺人的事情,並不是單純地死了七十多人,而是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這話是什麼意思。」
「在小學內其實是死光所有的人,就是說報紙是說謊的,根本沒有人生還,而且兇手在走去小學行兇時,路上所有相信是第一身的目擊者的人,他們全數死亡。」
「……」我又再次目瞪口呆了,接連三天都是一些聽了毫無實感的東西,使我對現在感到很錯亂。
「根本就無法去計算死去的人有多少,而且單從那兒的影片以及證據去看,他的確是以一人之力,能成這個事的。就算他背後有多少人去支持他也好,他隻身似是戰神一般是無可爭辯的事實。要是不把這個事實隱瞞下來,很多人一定吃不消,對政府的不信任度也會直線下降的,為了更好管治就沒有法子呢,畢竟抓不到兇手是警方的責任啊。」


我真的無法說話,雖然我的臉沒有之前那麼糟糕,但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不論貓子的話否真實,但是我的記憶中確實是記得死了七十人以及市民集合殺死了那個殺人兇手。
「那,這件事最後怎麼解決呢,要是真的這一種那麼危險的人還存在,現在定必還發生這種事啊。」我問道。
「你也知道興龍城的黑幫是很有勢力的,可是這一次他們也感到異常怒惱,為了顯示出不是他們所做的決心,他們跟政府一起向了東方合眾國那邊求助,最後東方合眾國派出了特別的部隊去解決這個問題,叫做什麼……」
貓子一臉苦惱地思考著這個特別部隊的名稱,像是說到嘴唇邊了。
「啊!護牢者協和部隊!嗯……」她想到這個部隊名時,表現真的很滿意的樣子。但是我聽到這個名字時,怎麼就是感到一陣陣既事感。
「但可惜的是,我怎麼找怎麼問也問不出這個部隊的資料啊!這個部隊是真的很神秘啊!」
「哈哈。」貓子看起來吊兒郎當可是居然知道那麼秘密的事情啊,可是她有沒有說謊或是資源錯誤就真的不可以查證了,說話她是怎麼知道這些事啊?現在也好不問了。
「你的臉子不要在那麼苦惱了,還有什麼想知道的也可以問問我啊。」
「嗯。」我感覺到很是滿足地頭頭點。
接著在一番閒聊之後又到了晚上,晚上又是跟前輩們打打鬧鬧的就這樣渡過了,也忘記問佳前輩中午突然離去的原因了。
在床上想著明天會天好的同時,立即就已經天亮了。
我也是最早起床的,也是馬上就下了樓了,每天並非無由無故,我想再見一個人。
就在最當眼的位置站著吧。
在陽光斜斜地照下來時,那種溫熱令我更加感覺到這裡並非是城市的灰色石牆。
不過一分鐘,我想見的人也來了,一位身穿整身黑色衣服的小女孩,小美美!


「姐姐,你來找我玩嗎?」
「是啊!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問你啊!」
「好啊!我們來玩吧!」
可能是精神很緊張吧,我覺得去找小朋友來遊玩總是能令人放鬆心情,可是小佳要照顧小丁以及小玉啊,現在大既他們還在睡覺吧。
而且,我總覺得,我找小美美會比找他們更加容易……又是直覺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