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十五章:跟小美美一起玩吧
「姐姐,我知道有一處地方很有趣的,你要來嗎?」
「好啊,你帶我去吧。」
小美美一邊興高采烈地走著,一邊哼著我所不知道的歌謠。
「這是什麼歌啊?你媽媽爸爸教你唱的嗎?」我倆邊走邊問。
「唔……不是啊。」她輕快地搖搖頭。
「這是我的好朋友教我唱的,但是他已經不肯和我玩了。」
「不肯跟你玩嗎?小朋友吵架要快點和好哦。」
「不是啦……是我們不可能待在一起啦。」小美美沒有表現出不悅,好像對那位朋友不是那麼理會。


我們慢慢地走到了血岩村的一處陰暗不多人的地方,是大街正前方的位置,那個位置有一座巨大的寺廟。小美美用小手拉著我走到寺廟右邊的小道中,其後向前而行,去到了一個沒有到過的小市集。
小美美太過開心,沒有停下來就馬上再前行,最後走到了市集的右側,有小許巨石塊在腳底,頭上正好有些林木。這個位置剛好有樹蔭而且也有陣陣涼風,也可以坐在石頭之上,也能遠處看著市集的人來人往,給人感覺十分舒服。
「小美美,你說的地方就是這裡嗎?是你發現的嗎?真的很聰明哦。」
在我想摸摸小美美的頭時,她有點不悅地說。「才不是這裡啊!這裡不有趣啊!」
「咦……」她再拉著我,指著在那樹間之中的一條小道。
又是要走進樹林內頭啊……也許是接連幾天的經驗是,走過樹林都是沒有什麼好東西,就令我產生了一種樹林內都是不好的想法。
但是小美美用著很可愛的臉龐看著我,也很難拒絕小美美吧。
無奈地摸摸小美美後,也走進了這個樹林之中,但是不消幾步,小美美就說到了。
眼前的是一個粗狀的大樹,而小美美就指著那個全黑的樹洞。
「小美美,這就是有趣的地方嗎?」我有點尷尬地問。


她只是點點頭。
我光是看著這個樹洞,就引發回我在巨牆那一天,那種強烈又可怕的感覺,那一種想把我捉住,榨壓至死的強烈感覺。
我絲毫不能自控,造出糟糕厭惡的表情,我的恐懼使我連走進去的勇氣也沒有。
小美美早已坐在樹洞之中,陰暗的影子把她以及整個洞口都弄得更加詭異。
「來啦姐姐。」
她的一聲正常而且充滿著愉快的叫喊,在我耳中漸漸變成了巨大的黑暗。慢慢地我會感覺到更加巨大的異聲,畫面都會變得扭曲,最後會重新一次感覺那種到被榨壓的可怕。
不行……快要哭了……
只是片刻間我就要進入回那種狀態了,之前,變回那種狀態時是佳前輩捉住我的手,讓我回復自己的意識。可是這次沒有了佳前輩在我的身邊,我想像不到那種後果。而且恐懼已經把我的五官都扒走了,一切都是黑色的,沒有以後。
「姐姐,快點進來啦。」
小美美的一聲叫喊把我從那種狀態中拉扯回出來,她用小手捉緊我,在拉拉著我想我親自進去。


「嗄……」我上氣不接下氣,腦袋卻異常清晰,決不像上次在巨牆一樣,神智像已經被惡鬼抽走一般。
「你不進來嗎?姐姐?」小美美沒有不高興,反而是一臉好奇的問我。
「進來啦!姐姐!」她不但沒有不高興,反而開心得瞇起眼睛。
我強忍著心中無盡的怯懦,一步一步的向著樹洞踏前。
在進入漆黑樹洞的那一刻間,我就連自己的眼睛都緊緊閉上。
「就是這裡了,這個地方很有趣的!」小美美樂不可言的說道,我也呼喚著自己,逼使自己打開眼睛。
打開眼睛,靜下心來發現,這個地方還不是只是一個普通的樹洞嗎?是我自己因為以前的種種遭遇,而使自己連事實都看不清楚了。
對自己失望以及疲勞的自己,也無力地坐在小美美身旁。她像了解到我的心情一樣,也坐了下來,身體微微貼近了我。
「這個樹洞有什麼有趣的地方嗎?」我問道。
「你看!你看!由外面看這舍樹洞是很黑很黑對不對,都不知道內面是載有什麼東西的,可是一進來後發現什麼都沒有啊。」小美美很平淡的說著,但我覺得她像了解我的內心一樣才故意說出這一些東西,但她只是小孩子,小孩子都是一些直話直說而且直覺很準確的人嗎?
「然後,再由這個洞向外面望去,卻發現原來外面光得不得了,一樣是什麼都看不見啊。」小美美很高興的說著,就好像這些事情對她而言十分重要一樣。
「而且呢,這個地方很安靜很舒服呢……」小美美一邊說著一邊把身體靠在我的身旁,而且在接觸到我的一剎那間,她也小嘴巴也傳出有條有序的呼吸聲,她是睡著了嗎?
要說是這個地方太過舒服,我更加覺得是她太累了,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看著她的時候我就覺得她一臉很累很累的樣子,就像有跟世界一樣的負擔被她支撐了一樣。
又是直覺。
我摸摸她的頭,一邊感覺著這個樹洞。


自從走進了這個樹洞後,我就感受不了自己由心而發的巨大恐懼感,取而代之的是平靜與平穩。
在我接觸了小美美以及這樹的同時,我雙邊也有感覺到一些相似的東西。是跟在巨牆所感覺到的東西很相似的東西,就像一座很巨大很巨大,因為了解到它的巨大而奇怪一樣。而且它是堅固的,不破的,就像他們的存在是這麼一般,不會死亡,不會消失。
可是在巨牆之中,會有另外一種異感,同樣是感受到巨大,巨量的存在感,可是那種感覺是想把我壓抑的感覺。
想不到光是這些怪力亂神就要把我搞得生不如死了,可是找小美美真是一個很好的決定,此刻我也是非常的舒服的,給小美美靠在身旁就像自己已經放下了很多沉重的重西一樣。
一想到等會兒又再看到「182」我就不想離開這個地方,很想慢慢的讓時間消失。
「姐姐,我也很怕黑的,可是不是所有的黑都是很討厭的……」
「咦!」小美美突如其來說話令我大吃了一驚,可是從她的聲線來看,應該只是說著開口夢罷,她說完還是是很乖很安靜的睡覺著。
不是所有的黑都是討厭的,小美美也是怕黑的嗎?還是說小美美怕的是黑中的東西呢?
我有一種預感,我們大家所了解的「黑」都是一樣的東西。
「唉……又是直覺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