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二十章:不明朗
一邊忍耐著才剛爆發的那一種對「182」的惻隱之心,一邊看著那本關於「惡魔」的書。
惡魔……
佳前輩會給我看這本書,也是對我的測試吧。那基本上確定這本書是假的吧?
根據地保最古老的聖書以及字典——「活」來看惡魔兩字的話,惡魔這詞來源有兩個。
一,這說法指惡魔是遠古時的一種生物,接近現代動物一般的存在,然後也是非常強悍,強大。
就這樣,沒有任何補充。
所以,這個說法普遍是沒有人相信的,因為如果根據「活」的記載而相信第一種說法的話,那到底惡魔是何等強大的生物呢?說是強大的話,會比老虎獅子還要強大嗎?而且要是真的強大,那麼早就應該活到現在吧。
二的說法則是,泛指古時作為人而言比較邪惡的傢伙們。也就是,當古代有人犯罪或是作惡行時,社會會給予的一個負面稱號,直指那人是惡魔。


我想大概作用就是減少社會的犯罪率吧。
而現在這本書所指的惡魔,就是第三種說法吧。會吃人,又會裝成人類樣子潛藏在人類社會,而且居然又會是強大的生命體。
簡單而言就是怪獸吧。
但是,我該怎麼解釋這是假的呢?
「要佐證啊……」嘴動動地說著,嗯……首先先看光這本書,發現惡魔第三種說法的錯處吧。
在看書時,每當一抬起頭看到「182」的時候,就會覺得「182」像快消失般虛妄,如快要化成空氣同樣。
我也是受到這樣不明來歷的想法所影響,今天對「182」所作的所有功課都巨細無遺,小心翼翼。害怕會因為自己的一舉一動,一個不小心就把這個小女孩弄得粉碎,破滅。
到中午吃飯的時間,我徐徐跟心神仿佛的貓子道別後就離開房子。也許她看到我的舉動跟之前有一百十度轉變,自己的心態反而應付不來吧。
然後又是跟佳前輩們去那個也不是很歡迎我們,但還是給我們來吃午餐的店去吃東西。
吃著吃著隨口問著佳前輩:「為什麼那個消毒的房間,我又帶書又帶著其他東西,他們也會給我進去的呢?」


佳前輩卻是平平淡淡地說:「嗯……那些工作人員也是用著正常人的思維模式啊。「我只是來工作而且,為什麼要來找我喳?而且我也不想跟他人對著幹。」」
她接著說:「我說過的,這種病至今還沒有對醫院人員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員造成感染。也試過有別的同事,連防毒衣服也沒有穿好而進去的情況,接下來還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而且也不怕把病毒擴散出去,反正從任何物理學,生物學的角度來看,也沒有這病毒或是疾病存在過的證據,更加不知道是怎麼傳播的。」
從物理學以及生物學的角度也看不到任何證據,證明這種病毒的存在嗎?口張得開開的我,繼續留心聽著。
「所以,他們理不理會應該沒有分別……當然也有可能是他們單純懶散或是工作態度糟糕到極點而且。」
佳前輩一邊說著,小絲還有小光也是靜靜的點頭聽著。
小絲邊咀嚼邊笑笑說:「小佳你說話起來呢,真有大姐姐的風範啊!嗯……嗯……就是個子太矮小就是了!」
「……」佳前輩如常對著小絲露出苦惱以及腦怒的臉。
說起來,小丁是住在血岩村的吧,家中是那座書閣吧。我跟佳前輩整天看那麼多書,為什麼不用付錢呢?到底小丁他們是用什麼來維持生計的?
我一邊吃著,一邊往佳前輩耳邊碎碎念問道:「佳前輩,那我想問,小丁他們的父母是做什麼工作來著?」


怎料佳前輩聽到我突然說起小丁後,整個人都驚訝了一下,被食物嗆到。
她咳了幾聲後,思索了一下再回答:「是……是……是耕種!嗯。嗯。」她說完好像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所說,點點頭的在自我認同。
她臉紅及尷尬地再望望我,留意我是否相信她的話。
「……」我是不相信啦,但還是裝作一臉肯定地點頭。
佳前輩看了我一眼後,表情反而有點內疚。
佳前輩是不擅長說謊吧,要是他們一家是農民,也沒可能有能力興建出那座書閣吧,而且書閣那兒地方四周也沒有農田呢。
最重要是,我覺得剛才佳前輩是一副說謊的臉,絕對是說謊吧!
用膳後又回到房間去了。雖然覺知佳前輩又在不知道隱瞞什麼了,但是也不用問知真實吧。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大概,我想。
貓子看到我進來後,表情非常嚴肅地問:「你……你!你!你!你!你剛才在做什麼啊!」
她一臉驚惶地問,令我也緊張起來「我……我去吃午餐啊!」
她聽到後,托托眼睛一下再緊張地說:「不是!不是啊!我是說這個啊!這個啊!」她指指「182」。
她肯定對我心態轉變的態度不明瞭。也是的,我一直所感受到的那一種異常的「感覺」,不論是她,還是佳前輩也感受不到。
而我只是單純地不再由「182」中感受到那種恐怖而且,就這樣不再害怕她了。而對一位這樣的病人,流露出憐憫是很正常的吧。
她看到我又露出對「182」的愛護之心,無力地坐下後深深呼出一口氣:「你很難捉摸啊……不過你沒有再整天扳著臉也是挺好的啊。」
聽到她為我著想,我由心而發微笑出來。


她看我傻笑起來,反而苦笑地說「唉……本來以為你幾天之後就會辭職的,沒想到你反而愈來愈享受這裡呢,不過我們要分別了。」
「分別了?為什麼?是你不做了嗎?」
「當然不是啦,這裡是天堂啦!只是……興龍城又發生大事了,出現了很多死傷者,要求很大量的醫護人員而且,我要調走過去了。」她說著時,望望自己的一雙手,就好像自己沒有能力阻止任何事一樣。
「大事?」
「這次我也可以說了,因為這次的規模太大了,事情完全是掩不住的了。興龍城又發生了無差別的殺人事件了。」
「啊……」
內心一陣陣莫名的恐懼,心臟都在發抖。
「而且,這次的無差別殺人事件是發生在一條很糟糕的街上呢,所以黑道們絕不會坐視不理的。」
「是……閏陌街嗎?」
她點點頭,再說:「明顯是有人想挑戰黑道吧,但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團體,是什麼組織。死者出現至今,只是過了一個星期而且,但這次死傷者已經超過二千人了。而且大部分都是死者來的。」
她嚴肅地說「聽說,近乎所有被殺者都是被人用利器把身體斬成一半的。」
「斬成一半?」貓子愈說,我愈是無法想像。
我問道:「閏陌街是鬧市來的吧?為什麼沒有人阻止他呢?」
「聽說是那個人力大無窮還是什麼呢?總知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人能夠阻止他。即使有幾十個人一起上,也是被那個變態揮揮手就殺死了……我有現場的照片你看不看?」
我拚命搖頭,光是想像已經令我覺得苦不堪言,噁心的感覺湧入喉嚨。


「這次是真的糟糕呢……雖然也知道委古日是一個烏煙瘴氣的國家,但想不到原來嚴重到這個地步呢。」
貓子望著空白處,悲涼地說著。
「這次去的話不知道何時會回來呢,也不知道會不會波及自己啦,有警察保護我們就是了……呃!也有可能會把你們什麼處理小組也調回城內呢,如果事況還是一直惡化下去的話。」
貓子自己反而傻笑起來,像是叫我提起精神般。
我不安問道:「還沒有抓到犯人嗎?」
「沒有啊……雖然不知道這次的凶手跟上一次的那傢伙有沒有關係,但是這次明顯更加猖狂呢。這個凶手,雖然有戴口罩還有墨鏡,但卻沒有迴避過任何一個閉路電視啊。而且,這次不是小學啊,是黑道人滿為患的閏陌街啊。但是行凶的人看似還是只有一個人……」
「那個凶手真的太可怕了,好像是一直穿著灰色的衛衣,一直地行兇的。」
灰色的衛衣?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
「希望自己不會有事吧……總不會連軍隊也不怕吧那個變態殺人犯。」她是真的有點恐懼地說。
一件這麼可怕的事,居然誇張到大刺刺地發生在鬧市……完全無法想像,到底犯人是用著什麼異怪到作噁的心態去殺人,一個人殺死二千多人?
作噁……除此之外無法想像任何事情,這種事情完全超出可以想像的範圍。
「啊……現在是我去不是你去啦!用不用這樣啊。」貓子苦笑的說道。
「嗯。」我點點頭,然後雙手拍拍貓子給予她勇氣。
「有機會再見啦,一定會平安無事的。要是連醫護人員都保護不了就說明那個傢伙戰力有國家級的啦,哈哈。」貓子重新露出歡笑。
我深信她會沒有事的,這不單是直覺還是祝福。可是,有一種極不協調的感覺不停推擠我的內心,但我卻想極也想不出原因。


殺人犯……衛衣……刀……刀……
想不出,什麼都想不出,但那種感覺很巨大,很壓抑。像要是我再想像下去的話,整個人都會被某種力量壓抑至死一樣。
而貓子,她在微笑之後,重新擺起姿態以及神色極端凝重地說:「在我走之前,有一樣東西要告訴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