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二十一章:危機處理小組
「要告訴我?要告訴我什麼?」
貓子沉默了一會兒,眼定定看了我一陣子,其後像深思熟慮過後再說話:「放工後再告訴你吧!是關於你那個黑色頭髮的朋友的!」
「是小絲嗎?」
我吃驚而且充滿好奇!但是還是先按捺自己,把好奇心壓在往後,現在先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吧。
望一望了「182」後,整個人的心都能沉靜下來,現在怎麼看她都只覺感她比平常人更平常,比悽慘的人更可憐,沒有別的感覺。就像之前的所有感覺過的怪異感覺都只是夢中所感知的一樣。
整個下午過得緩慢好比烏龜跑步,好不容易終於到了下班的時間。
貓子先說叫我到血岩村的一家餐廳去,自己還有一點事要辦好。順著她說的路線去,沒想到就是我跟前輩們每天都去的那家餐廳。也是呢,除了這裡,還有什麼地方會容許我們的出現呢?
我先進入了餐廳等著貓子。


這裡跟中午的時候比較,還真是毫無分別。一樣是冷清,老板整天都在廚房不知道在鑽研什麼。中午時還有幾個老伯或是叔叔在吃飯,而現在整間餐廳只有幾個男人在飲著酒笑談著。
我坐下不久後他們又是笑笑的走了。咦……整間餐廳只有我一個人啊?老板鑽研的是世界的奧秘嗎?即使是客人走了也不見會收拾現場的樣子,他完全不見人影啊。
整個餐廳空蕩蕩的只餘下我慢慢思考著。
貓子要告訴我的事是關於小絲的吧?為什麼是小絲呢?完全摸不著頭腦……難道是小絲現在正追求的那個男生跟貓子有關嗎?但貓子的男朋友不是警察嗎?還有是,為什麼最後要告訴我的事是跟小絲有關啊!很重要的嗎?
而且老實說,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這次貓子說的這件事一定要下班了才說。為什麼要下班之後才說呢?是因為不能讓那個地方的人聽到嗎?但是我們在白色屋子的小房間之內啊,不會有人能偷聽吧?
「偷聽……?」難道那個白色的房間會偷聽別人說話嗎?所以她才會在告訴我一些比較秘密的事情上時,有所顧忌嗎?
不會吧,怎麼可能會偷聽呢,到底是害怕我們在討論什麼才會這樣做?
喔……有些明白了,是要監視病人吧,都放了閉路電視,怎不會少得了偷聽器呢。
「嗯。嗯。」在沾沾自喜一陣後,貓子徐徐走進來了。
第一次看見她脫下所有消毒服時的模樣。一頭棕色頭髮,單馬色。身高,身材跟長面也是很平凡的。不,因為她現在也是在戴著那個大眼鏡,所以還是沒法看清她的模樣。


「老板呢?」她問。
「不知道啊,我從頭到尾都沒看到他啊。」
「這樣啊,那隨便啦,我趕快告訴你也要回去了,要收拾行李呀。」
我點點頭,全心全意地聽著。
「是不關於你的朋友事就是了,剛才是說謊的。」
「唔……」果然是有什麼會令到貓子不能說實話,我像是早已明白似的再點頭。
「你是危機處理小組第十組對吧?」貓子托托眼鏡說著。
「而且,你根本不知道,其餘危機處理小組九組到底是幹什麼對吧?」她反光的眼鏡使我更看不清她的眼神,也不知道她想說什麼。
現場氣氛非常緊張,但我也是點頭示意。
「嗯,你是因為什麼而來到這裡工作的?是因為薪金嗎?還是待遇?」


「呃……我看到招聘廣告寫著很輕鬆嘛,所以我才來試試看。」說出來還真是尷尬,不過也沒有理由說謊吧。為什麼貓子在離別前才問東問西呢。
她拉一拉眼鏡,由鏡片上方露出圓滑的眼球,凝神地注視著我。之後,她像如釋重負般「哈哈」的笑出聲,其後再輕嘆一口氣。「嗄……」
「沒什麼了來吧,來正題吧。」剛才神經緊張像笨蛋一樣,現在的放鬆反而奇怪起上來。
「到底怎麼了?」我問道。
「沒什麼的……首先問問你,你之前是不是收到了一筆為數不小的金額?」
我思索了一頓,想起了「賞金」這一回事。佳前輩說過之後會幫我安排這一筆錢的去向,她該是忘記了。但那一筆錢到底是怎麼來的,原因到現在也還一頭霧水。
「我收不到的,整個工作場所,所有人也不會收到的,只有你們危機處理小組會收到這一筆錢。而且每天的工作完結後,你們也要寫報告吧,而其他人從來都不需要作什麼報告。只有你們危機處理小組要進行報告。」貓子說著時,沒有帶任何情感,只是把資訊告訴給我而且。
「我直接告訴你吧,我知道的資訊,危機處理小組是秘密隸屬政府的一個部門,除了第十組外,具體職能是暗殺,隱藏消息以及進行武裝壓制。」
「我想你不會知道的,聽說有很多的事情都是由這個組織所進行,因為第一至第九組的職能……不他們就是一群擁有武力的暴力團體。我想就是這個組織保護了一連串的毒品交易以及政要高官参暗殺行動。」
「呃,你想說……是危機處理小組作為政府部門有跟黑幫合作,還有作各種非法行動的事嗎?」
她低下頭,托托眼鏡。
「還有……大概是很多無差別殺戮行動都是他們所作的,雖然解決不了行兇動機,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警察都捉不到兇手了,因為職權比較大嘛。而你們……」
「我們就是幫他們整理好現場,讓事情看起來比較合理的清道夫吧。」
沉默起來,我也不知道這回事,突然說出這種事,還要是在你快要離開之際。而且,又關我什麼事呢?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被弄得怒腦,不可理喻。


「我不知道,這種事該不該說,但是要先告訴你。不知道為什麼,不告訴給你,整個人都神不守舍,喪魂落魄般。這個感覺到底在何時出現呢?」她苦惱著。
「十年前,這個地方發生過一件大事。」
「這個地方?血……」
「不是血岩村,而是在血岩村的村落周邊,在一個名叫「異心之村」的村落。十年前,在那發生了一件可怕的屠城事件……」
「……」我連自己的呼吸都減才到最少。
「那個行動叫名為「天藍計劃」,是政要所作出的計劃。」
「他們當時聽說了有一種新型的病毒會誕生,所以就打算作出病毒的解藥或是預防劑。」
「可是……藥劑的成份好像是異心之村的村民中,一些很寶貴的東西,也許寶貴至全家之寶的東西吧。所以村民全力反抗,最後全軍覆沒,死光了。」
「怎料,最後能弄出的藥劑只足夠那群政要使用呢……」貓子苦笑而空洞的說著。
「而……而進行這個殺戮行動的就是危機處理小組嗎?」我問道。
「是呢。」貓子像是安慰我般,溫暖的說道。
但是我……這一刻什麼都感受不到,沒有悲哀,沒有傷感,也沒有自責。有的只是無法理解的一份無知,以及難以置信的心情。
那一份錢,是要告訴我,加入了這個組職就是殺人兇手的一分子吧。不是什麼償錢,不是什麼工作好的勤工獎一類的東西。
這是掩口費。
是當我慢慢知道真相的時候,沒有可以回頭的能力。


說謊。佳前輩說謊,以及一直在欺騙我。還有小絲,還有小光,全部人都是。
不是什麼神話,不是什麼令人難以明白的東西所以村民才會討厭我們。而是,有過別的村民被殺過片甲不留後,發自內心般不相信外來的人。
我們來的原因,根本不是什麼醫療部隊,也不是真的為了救人。單純是那病毒真的來了,我們所有人只是為了把病毒的資訊,病毒的消息都掩藏住。
不是聖人,而是惡人。不是救人者,而是殺人者。
這種反差使我幾乎噁吐出來,胃部不停轉輾反側,動搖著我的身體。
「沒事吧。」貓子走上來扶著我,我為了不倒下,也用盡力支撐著自己。
「……」貓子跟我都不說話,她一邊扶著我,一邊走向前輩們的宿舍。
「呃……」我好不容易才雙腳支援著自己,請求她放手。
「對不起,我也是在近一兩天才知道這件事的,你也只是工作了幾天而且吧,不用這樣內疚。」
「嗯……你說得對。」我強忍內心的苦悶說著。
「或者你可以退出這份工作的,又或者,我有其他的工作啊!也很棒的!你要不要試試。」
我報以一個微笑。
「唔……那我走了,要加油喔,日後會再見的吧。」
「嗯,再見了。」
貓子的確是依依不捨的離去,可是這個道別真是怪至極點,完全沒有不依之感。有的只是盡極的不高興,還有憤怒。


我只是工作了幾天。可是,前輩們呢。
三年,幾年的時間,為什麼知道自己在幫什麼人工作的她們,在日常中還能表現出這樣的天真,快樂。我不相信,但她們一個個都在隱瞞。
怒火,無限量地升起,真的要把自己都燒傷了。
一開門後,她們已經在吃著晚餐。
「小欣你好遲喔,到底聊了些什麼嗎?」小絲興高采烈說著。
「呃……沒有什麼。」我裝作平日般坐下。
晚餐是小光所煮的,正常正常帶著小許驚喜,美味也帶著小許溫暖。「很好吃」我說不出來,在我眼中,她們是惡鬼。
吃不消一會兒,我忍不住問道:「佳前輩,我們是危機處理小組的第十組對吧?那我們是在精神方面工作的。那其餘九組是幹什麼東西的?」
我希望佳前輩能給予我不一樣的答案,簡單又直接的,讓我把剛才貓子所說的事情當成一樓又一樓絲煙。
佳前輩停下了手吃東西,也沒有說話。
我眼光光看著佳前輩,她神情怯懦而又驚慌╴就像我真的知道什麼事情一樣。
我轉頭,愈來愈裝作冷靜但眼神帶著瘋狂問著:「光前輩那你知不知道,到底第一至第九組是幹什麼的?」
「……呃」小光也是一臉驚訝以及慚愧。
「那絲前輩呢?」
「這個……唔……」小絲一臉吃驚,不知所措般,假裝一副要思考的臉。


其後是沉默,像時間要去到冰河一般沉默。
我哭出來了,毫不自控般。老實說,即使是假話,情願相信你們會像以前一般編寫一個又一個的謊話出來,使我再次相信你們。
沒有,連說謊都不用了,害怕再被知道真相,良心害怕著一切都會識破。
小光忍無可忍衝回廚房。小絲一臉不知所措般跟了上去。
飯廳只餘下我跟佳前輩。
她還是忍著壓力,一口一口吃著晚餐。
「……」眼淚忍不住流,也已經忘記為什麼而流。也許這件事在她們看來這麼平常,流失率高嗎?不就是因為這樣。
比起強忍著自己的情緒,還是覺得自己好累,好累。累得不倒下來就會自然睡著。
睡吧,一醒來後,就什麼事情都會改變,一切都會變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