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二十三章:立欣
我最想達到的事情是什麼?
小美美不是對著我一臉好奇,而是表現著跟剛才一樣的笑臉。似是告訴我,她會聽取我的一切,我可以慢慢想,慢慢講。
「……」
但是,到底是什麼呢?我想做的事。
這樣問自己一下時,自己都心神都失守了一下。我到底想做什麼呢?
小時候讀書識字時,會覺得這種感覺很好,似學習了新的智識,智慧,會變成身體不能分割的一部分。
這一種感覺就好像身體得到新的養份,令身體很好的茁壯成長。
那時候,我就在想:我一定要把這個世界的所有智識都吸收,不是因為什麼偉大的原因,只是因為我無論吸收了什麼的資訊後,也會有這一種良好的感覺而且。


然後,當自己漸漸長大後,就發現到,根本不可能能了解這個世界的一切。
新的新聞,別人的想法,自己遠不可能了解的深度概念,以及是接觸不到的事物。太多太多了,太多東西我不可能全部了解到。
有一些是即使是接觸到,看到,卻居然在之後還是不能了解它在說什麼。
又奇怪,又可怕,而且又巨量。是哪一處的深海呢?它無限的深,無限的廣,而且還有食人的魚。游不了,更加不會傻得潛下去窺視一番。
在以前,當我了解到某一件的智識後,就知道會有別的智識。因為資訊是相連的,是多重線性的。就像拿著火把到一處全是黑色的地圖,你走到邊,不但照亮那處,還會把四周都照亮。
我很開心,很興奮,因為這樣的話,把全地圖都看過一遍不用自己親自去一次,很划算。
可是,慢慢地,把愈多的地方都照過一次後,才知道,這個地方有多大,有多廣。黑暗就像沒有盡頭,而且不只是四面,就連上面,頭頂的上方也是有黑暗的地方,是四面八方都是黑色的迷宮。
可是我根本不能飛,也不會游。我只是普通人,只是一個人。黑暗的地方太多了,沒有能力發掘新的地方,也不能照亮所有的地方。
所以,慢慢的長大後,就因為這樣慢慢放棄了,了解事物的那種執著。
但是,當還是有新的知識被我所得知後,我還是會很高興,很滿足。只是,在得知自己不可能會了解世界的全貌後,我是全然放棄以及頹廢的。即使是有否新的知識,我也無所謂了,反而到了最後,連得到新知識時那種感動以及喜悅,全都不見了。


在更之後,接觸到所謂的陰謀論以及小道消息時,發現道,原來世界的描述可以是這樣的混亂這樣的簡單。我在想,要是世界真的是這樣去運轉的話就太好了。即使是假的又好,真的又好,起碼這個世界我有能力得知全面貌,有能力到達終點。
不過,那些是假的事,到最後,也會是假的事,真的早就真了,留下來的只會是虛像,謊言。
承認自己的失敗後,我又一次迷路,而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掉落在何處,失落在不知明的地帶。
我那時候,認為自己即使知道不到所有的事,也必須要了解到一件事……
然後,我選擇了這一門的科目——心理學。
我並非有大志之人,也自問沒有良好的腦袋去記憶其他的科目,也許選擇最接近偽科學的學科本來就是最合適我。
但這些都非我選擇心理學的原因——我會選擇的原因,是因為我想用這個學科的能力去知道,在最深處的自己,為什麼會對知識有那麼強烈的渴求。
「對啊……」不自覺自言自話起上來。
對啊,對啊……本來就只是因為這樣,我不想再當行屍走肉,才下決定心要找尋回那一點的理由。
可是,即使現在回想起來,自己必須要做的事,我也忘記了,也找不回了,那個理由。


太可悲了,即使是用上自己此所學的知識,竟也找不了。因為它太深了,它落在那個無限廣無限遠大的迷宮最深處,無限廣無限深的深海最深處。
我慢慢放棄了沉思,抬起頭,感到又清晰並又迷茫。
「姐姐?」小美美惑困叫喚我,也許我思考得太久了。
「你不高興啊?姐姐?」小美美純真的問我。
「不是,只是,回想自己原來一直都找不到,那個想找到的東西而且。呃……到底放那兒呢?」我裝作一臉思考的樣子。
「一定是放在自己最思念的東西上啦!」小美美又笑得把自己的眼睛變成一條線。
「嗯!」
最思念的東西上,我最思念的東西是什麼?
現在什麼都想不到吧……整個腦筋停工了,不讓我思考下去。
即使現在身處樹洞之內,感受著大地的溫柔以及美滿,我就連不開心這個情緒也很難產生出來,但腦筋還是強制停止了運作。
無奈也無力地望著前方,時間就像已經冰封住一樣。
對於別人而言,最鍾愛的東西不外乎是書,是愛人,是親人吧。可能是實物,也可能是概念。
但是,我人生只有存有過它,會最喜愛以及思念的東西也只有它——從未得知的知識。
要是我自己知道了後,那個知識也不是我要鍾愛的東西了。
現在我也已經忘記了為什麼要得到它了,又怎麼能從它得到答案呢?


無故地得到更加失落以及更加的痛苦。
「姐姐……你不開心嗎?」小美美關切地問話。
「沒有,怎麼了,姐姐我樣子很奇怪嗎?」
「嗯……」小美美咬著手指地點頭。
「……」我無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深海之中。
我整個人重來回到深海之中。
之前逃避了,上了水面後並沒有記掛過水中的任何一花一草。重新回到之後,發現它其實比想像中更加可怕。
可怕,恐怖令我停步了。
「姐姐,人生是不是只有一個而且?」小美美反而邊咬手指邊問。
「?」
「要是只得一個的話,那是不是一定要做到該做的事?不然做不到的話就沒有下一次了?」
「……」一次?
小美美在說話嗎?
「雖然只是一個普通人而且,而且人生也只有一次而且,但是,是不是還有自己該做的事呢?」


「別被以前的小小的絕望所打敗了。」
「一切都沒有改變,所有事物都沒有改變,本來已經是那麼的境象了……有所改變的,只有你自己。」
有所改變的,只有你自己。
沒錯……從一開始想了解所有的知識,到後來知道世界萬物一切不可能憑自己一手所全知道後,其實一切都沒有改變。
我問道:「那又如何?由一開始就知道是這樣了,所以才會停下來!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由哪個時候?」
「是由哪個時候開始就已經知道的?但是……你還是做著呢。你的目標不是一個終點,而是前往某一個終點的路段,那不是阻礙你前行的石子。」
「……」
她說的哪個時候,到底是哪個時候?
中間?最後?不……是一開始的時候……但是,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會我一邊知道自己學識新的知識是沒有用的,之後還一邊開心地學習著,根本不可能會開心!
她說:「但要是真的呢?」
真的?
那是為什麼?我為什麼會這樣做?是不是那個時候我年紀太細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所作所為是無能為力的表現。
她說:「不,你錯了,那不是無能為力的表現,那是全心全意地對待自己的表現。」
全心全意?


以我最深處的記憶,我最記得的是學習到新事物時的巨大的喜悅,滿足……還有那時候對明天的期待——未知。
就是因為不可能會了解未來,所以才決定去了解更多,所以才會想知道更多。因為要依靠著以往的知識去決定未來的路。
我最思念的東西就是未知。
但是,「未知」是樂果,「知道」了的後果就是傷害,它從來都是傷痛。
由一開始「知道」自己不可能了解所有,到之後「知道」自己連困難一點點的事情都明白不過來,「知道」自己有時候連走過的路也是錯的,到最後「知道」自己得到了天大的秘密時的弱小……我失去的單單是勇氣。
我失去了再勇往直前那種單純的心。
是勇氣。
「嗚……」眼淚像開了鎖般不停不停落下。
我最幸福的時候是什麼?
原來……"是勇於承受未來時的那個時候。"
但我有多久沒有承受過那種感覺了?三年?十年?一生?
她說:「不用怕的,你的未來還沒有完。下一秒,下一日,下一個月,你的時間還在,它到最後都在……那麼,你的未來是什麼?」
「未來?」
我……我只想起四位前輩們以及「182」的樣子。我想救她,想救她們,想改變。
「嗯……嗯……」沒有忍著流下來的眼淚。既然已經知道了,就要有勇氣去承受它,我不是自己一個人在承受,還有佳前輩她們。


「上吧。」她說。
我這個時候才察覺,這把聲音並非小美美那一把溫柔而且細小的聲音。而是帶著直覺還有洞察的聲音,像帶著一切然後跟我說。
她是誰?
我不知道,就連小美美也不見了,灰暗卻帶著溫柔的樹洞只餘下我一個人。還有就是一陣陣令人感到懷念的感覺。
她是誰?想也想不出,但是是跟小美美有關係的嗎?不知道。
「嗯……」但是,感謝她。現在我已經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
捉緊著小美美所給予的項鍊,大步步,沒有害怕,去找前輩們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