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了一個美夢。
夢到「182」站起來,很高興,很高興的唱著歌等待著我跟貓子來到。然後,當見到我們來到時,她很開心,很興奮卻笨拙的跑過來,滿心感恩的抱著我。
我摸一摸她的頭後,一抬起頭就看到佳前輩跟小光以及小絲,他們跟自己各自的病人在開心的野餐著。
大家都痊癒了。
四周都是血岩村的村民,村民沒有恐懼我們,也沒有討厭我們。他們也是跟我們一同聚手,滿溢著天國的氣氛。
……
是夢。張開眼睛後,卻看到灰暗的宿舍。
沒有任何改變,剛才的是夢。應該說,改變的是自己,得到了某一些資訊,事物本身沒有任何改變。
昨晚的憤怒使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認為前輩們一直一直在說謊,欺騙我。
如今冷靜下來後卻想到了,其實也沒什麼欺不欺騙,我跟最熟絡的佳前輩也只是認識了兩個多月,算不上什麼知心好友。即是沒有了好友的關係也只是一介同事。


就算是以我前往職場上計,我也只是上班了一個星期而且,什麼危機不危機的事,什麼重大的問題,層殺事件,關我有什麼關係呢?
現在不是什麼感情問題,年少麻煩之類的問題,更加不是什麼會改變整個社會的大問題。只是一個員工工作不順而辭職而且。
沒錯,就是這樣。
想著時,眼眶卻停留著幾滴眼淚。
「嗄……」
當意識到自己的眼睛感有小許因乾燥的痛楚時,就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了。
強忍著自己現在不哭出來,放靜腳步,慢慢步離宿舍。
現在的自己看似很冷靜,其實是什麼都想不到。只要走出去吧,出走去一定可以令心情漸漸改好。
卻走回到小美美的那個秘密基地——樹洞,但是現在卻只有我一個人。我也沒有打算去找小美美,也不認為她會過來。
感受著一陣陣的清靜,以及一直以來的那種感覺。


在沒有任何雜聲,沒有任何妨礙我視線的東西在內。在這種接近零的空間之中,感受著那一種感覺。那一種在巨牆內,在樹洞之內,在「182」身上以及在小玉跟小彈的手上的感覺。
那種感覺在之前還是一種令我頭痛的感覺,它似有似無,如像夢幻泡影。到底是否真實的,我不知道自己試著去感受過多少次了。
可是,這次。是真的,這感覺真的存在。
我慢慢感受到了那種感覺,樹木,大土,泥土的感覺慢慢巨大化。不是強行的變大,而是像了解像你會接受一樣,讓你感受了這種超越皮膚以及五官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好像自己被什麼東西輕輕觸摸一樣,輕輕安撫一樣。非常非常了解你,非常非常愛護你。
是媽媽的輕撫嗎。不……是比那個更加溫柔,更加具有力量,就像土地本身在看護自己一樣。
跟那一次,佳前輩故意踮起腳去摸的那種感覺嗎?
「……」
對啊,為什麼佳前輩會說謊呢,原因到底是什麼呢?還一口說著自己要幫我解決分析不了資訊的問題呢,還說著什麼不懂得真實的話就會對自己造成傷害呢。
是她故意去造成這種場面的嗎?她故意傷害我的嗎?


她的微笑告訴我,她不會騙我,至少不會傷害我。
到底是因為什麼,到底是什麼原因,是不是有什麼使到佳前輩不能把所有東西都告訴我。
想著又想不出原因,沒想到,現在我還在打算給予自己一點點的假希望。
「真是的……」害怕自己又哭出來了,剛才不是已經下定決心要離開這裡嗎?
「嗄……」收了收眼中的眼淚,告訴自己不要再想了。
不過,自己還在這裡等待著什麼呢。看著樹洞外的郊外無意義地坐著,卻不一會兒,等到了腳步聲。
很突然的,在不知道自己害怕什麼以及期待什麼之間,小美美卻像理所當然般出現在我眼前。
她好像才剛遇到一些很開心的事,整張臉都充滿著歡欣以及喜悅。
「姐姐你在這裡啊!」她發著真心真意的快樂地說著。
對比起她就像陽光般的笑容,我的臉如同墨水般漆黑,如無藥可救的病人。
「小美美,你……早安啊!怎麼你會過來這裡玩呢?」我反而被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對於小美美的到來感覺到突兀又奇怪,她會不會是真的可以隨時知道我想什麼,以及身在那兒呢?
隨後小美美卻一本正經的說道:「這是我發現的秘密其地啦!我給你進來我自己反而不可以進來嗎?」她真的不悅起來了。
「不是!不是!我打算跟小美美一起共聚這個地方。」我強忍內心的混亂,硬著頭皮笑起來。
「哈哈,好啊。」小美美雀躍跳過來,坐在我的身旁。她還是一身黑色的裝扮,連同她本身一頭亮麗的黑髮,整個人都是黑色一片。卻是時常充滿笑容,快樂常在的感覺。
「姐姐你很早啊,是不是跟村內的人一起去工作了。」她好奇地問。


「不是呢,姐姐的工作在下午才開始的,而且也快要到了尾聲了……」
「姐姐你最後說的很小聲聽不到啊。」
「不,我想聽是我快要離開這裡了。」
聽到我想別離血村岩,小美美馬上用小手抱著我:「要離開這裡了嗎?啊!不要啊!我不要姐姐你走,我會看不到姐姐的。」
我無法回應小美美的什麼。雖然只是一段短時間,但我已經感覺到很累了,要我支撐下去真是無法想像了。我想,打從由牆內感覺到那種無可比喻的恐怖感時,我已經走錯路了。
「姐姐,你真的要走嗎?」
我點點頭。
「唔……」她看到我堅定的回應後,又像小玉小彈那樣在啜手指了,也是呢,她們年紀都很相約,是會啜手指的年紀。
小美美也是小朋友而且,但是也不覺得她有其他朋友,也許在我走之先把小美美介紹給小玉認識吧。
在打算告訴小美美時,小美美卻又先開口了:「姐姐!我有東西想送給你的!是打算作為離別禮物的。在這裡等我啊……」
她頭也不回奮力跑走了。
離別禮物,對於她而言,我是一個重要的人物嗎?我們只是認識了數天而且,一開始還打算提問著她,關於她那一衣很像傳統服飾的問題。
如同我跟前輩們她們一樣嗎?
相見十多年的友誼可以一朝消逝,卻不容只有數天的堅實友情嗎?
連讓我思考的時間也沒有,小美美已經跑過來了。


「姐姐,這個是給你的!」小美美把手中的十字星星項鍊交給了我。
我沒有多想就馬上戴上了它。
這個項鍊不是很精緻,反而說是很粗糙,而且看上去有很多年的歷史,完全不像戴上身會感到舒服的感覺。
不過卻很窩心,即使是頸子感覺了項鍊粗糙的表面,可是那不是痛苦,而是美滿的摸擦。
「啊……謝謝你,但是姐姐沒有準備回禮給你的。」
「我不要禮物,我有很多禮物要送給人。」
「真的嗎?」
「嗯!嗯!」小美美很開心的說著,然後馬上坐回我身邊。看著她的傻笑,什麼都會煙消雲散吧。
「姐姐,你走了之後會回來嗎?」
「嗯……會,我會回來的。」
「嗯!」她笑得眼睛變成了一條線。
我們什麼都沒有做,心有靈犀,兩人靜靜地享受著美滿的時光。
「小美美,你有想做的事情嗎?就是說長大了之後就想做的事情。」我無故地問出這個問題,連我自己都愕了一下。
她停頓了一陣再回答:「沒有啊,我沒有想過,但是我長大後一定要做到想做的事。姐姐呢,姐姐是不是已經在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我想,我小時候就已經想,什麼都知道,什麼都了解……是類似這樣的人吧。」我解釋道。


「為什麼呢?姐姐你想做學者嗎?」
「不……不是學者,怎麼說。」
「那是什麼啊?」小美美滿期待的問。
「那是什麼呢?……」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我不是想當什麼的人,也不是想當什麼的職位,打從一開始我最想達到的事情是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