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二十五章:偽生
虛空,虛無,所有東西都變得毫無意義。
這種巨大的空洞感一直在心中迴響,是比黑洞更加無可比爾的東西。
「啊……」但慢慢地,我的視力,聽覺,意識開始有了知覺。
波平如鏡的水面在回復著,回復回原來該有的東西,水開始活躍起來,令整個地方有了回來的生氣。
「嗄……嗄……」
我「醒來」了,原原完完的醒來了。
視覺一看到東西,第一眼進入眼簾的,是我跟前輩們暫時居住著的宿舍,我躺在自己的床上,三位前輩則是待在我身旁。
看到我一醒來後,她們馬上上前扶著我,一個個緊張的表情。


「嗄……」而我,就好像跑了好多好多個馬拉松一樣,身體疲憊不堪,上氣不接下氣,一點力量也沒有。
但是。
突然之間,身體馬上風起雲湧,全身的精神以及情緒突然毫無先兆地爆發起來。
「啊……啊……啊……啊!」
痛苦,絕望,以及無能為力,超越上限的感覺不停,不停在穿越自己。
而且,無限量的感覺,居然在上升。
那種不是單純的感覺,而是比直覺更加真實,更加具體的感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前輩們好像很緊張的在幫我進利著什麼放鬆,舒緩的動作。
但明顯完全沒用,因為我的眼睛看到,但是完全無法反應他們到底在做什麼。而且也聽不到,觸覺似乎也失去反應。


全身上至下,由頭到腳,所有的細胞只是單純被強迫聽令這種,瘋狂的死亡。身體在叫喊著「我想生存!我想活著!求求你!求求你!給我活著吧!求求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能停下能讓我感到丁絲存在感的吶喊,不但是因為痛苦得要叫出來,重要的是,要對自己說明,自己還在活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這之中,小光忍不住流下眼淚掩著嘴,小絲也是一臉不知所措。
而佳前輩的表情,是一臉哀傷無比的後悔。
就這樣,不知道用這種氣氛,情緒過了多久。
我能忍住不叫了。那種「死亡」的感覺也慢慢化淡。所有的感管也愈來愈清晰。
「嗚……」完全無法忍住,失控地流淚,悲泣。
這一次的事情,明顯完全超過自己可以對抗的範圍。而且是有人惡意,極端地對自己出手,對自己造成傷害。
我心底那種對自己不幸的想法,對自己感到可憐還有痛苦的想法,毫無保留外現。


「嗚啊……嗚……」
太可怕了。
我發現自己,現在連手臂都用力不起,就像自己失去了某種極為重要的東西,不是肌力有問題,也不是腦筋有問題……而是心靈的深處不知道接受了什麼。
可怕的是,自己的靈魂接受了某種東西。
我有很大的預感,這一次的傷害,是一生的傷害,是沒有方法能夠回復的傷害。
躺坐在床上,眼睛空洞洞,但眼淚還是一滴一滴落下。
然後,有一隻手臂慢慢抻了過來,握住我的手臂。
我望過去,是佳前輩。
她望著我,眼神是抱歉以及痛心。
「對不起……小欣。」
她在道歉。
「我不應該冒這種險,我也不知道小欣你的反應會是那麼嚴重的……」
什麼冒險?什麼反應?什麼嚴重?
難道佳前輩你早就知道了?
不……她一早就什麼都知道的,她知道的。


所以她道歉也是正確的,所以她認錯也是正確的。
「……」我無語,現場沈默起來。
然後,突如其來的反胃,不知道什麼,就是反胃,打算吐出的感覺非常明顯。我用力掩著嘴,使勁把身體中的東西吞回體內。
佳前輩見狀馬上拿來了袋子,打開後放在我嘴邊。
「咕啊!」毫不費力吐出來。
吐了整整三十秒,把身體幾乎所有的該有的外物都吐出來了。
「嗄……」連嘔吐都感到疲累。
「是「偽生」的狀態……」小絲說著。
佳前輩沒有回頭面對小絲,只是一邊處理著我的嘔吐物,一邊點頭。
「但是,小欣的反應實在太誇張了……就好像已經被殺死了一樣。」小絲邊傷心地望住我,一邊說。
「要跟小欣說清楚嗎?「關於那個人」。」小絲問道。
佳前輩清理完嘔吐物後,坐回我身旁,握緊回我雙手說道:「我很想說的,一直都很想說……可是,我必須要確保小欣說在知道了之後的反應,不然,只會出現更加多受害者。」
「而且,這個狀態的她,也不可能能明白我們說的東西。」
佳前輩含著淚注視著我。
「……」她們在說什麼鬼話。


我一知半解,但是又毫無反應。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想知道。只知道自己想……我想幹什麼?
我居然,連自己想幹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不想死。
腦部莫名奇妙。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這樣這樣想著,慢慢前輩們的聲音也七零八落的消失了,我睡著了。
醒來後,又是同一處地方。
而且我完全沒有睡過的感覺,就像剛才前輩們的說話都是前一秒的事。
時間好像被明確分割成好多分,但卻胡亂堆放。
「嗚……」
又流起淚,但卻連自己何解哭泣都不清楚,這樣令我自己更加不開心。
時間已經是十二時了,陽光普照,我已經有接近二十四小時沒有吃東西了。但卻完全不覺得自己很肚餓。
不是肚餓,也不是已經飽肚了,而是沒有感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肚餓不肚餓了。
呃?
滿腦子都是問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對啊……對啊……」找小美美……找小美美……


一邊落著淚,一邊神智不清,一邊去找小美美。
到什麼地方找,怎樣找,不知道。也完全不覺得自己會找到,我認為自己一生也不可能找到。
到了樹洞處,沒有人。
坐了樹洞,什麼都沒有感受到,什麼都沒有改變。
對了……要是不在樹洞,那麼,絕對會在樹林的更深處,更內面,只要我進入就找到了……對,對……
一步一步,不知道驚慌不知道原因,走進樹洞旁的樹林。
慢慢,愈走樹林愈黑色一片,愈是太陽到達不了。連聲音也進入不了,只有自己走過地上時的腳步聲。
完全不知道自己會到那處,也不知道自己在走什麼路,連目的也忘記了。
走著走著的同時,聽到了一點點奇怪得聲音。
是一些咕嚕咕嚕的低嗚,在深間中迴響。
「呃?……」我好奇是什麼東西,讓已經幾乎不能再轉動腦筋,輕輕轉動一下……可是還是轉動不了。
然後,聲音卻愈來愈多,而且愈來愈似,聲音的來源好像飢渴難耐般,是在找飯吃般。
不過數分鐘,它們出來了,黑色的獸形動物,數隻,數十隻,在包圍我。
「嗄……怎麼……」我無法轉動的腦筋也突然能動起來,因為眼前出現的是會危及性命的生物——狼。
一頭一頭的狼順著時針一步一步包圍我,步近我。


「走……走……走啊!」我害怕得叫喊起來,對著自己叫喊,希望自己能動到半根指頭。
可是,實際上,連站止都有問題,自己叫喊完之後卻雙膝跪下。
一隻狼匹毫不猶疑衝上前,張開血盆大口打算嘶咬。
死定了。
我雙手掩眼,接受不到命運。
但是,死亡卻沒有來臨我這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