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存在力
作者:川犬泗兵
死亡並沒有向我這邊來襲,反而是狼匹發出悲痛的高鳴。
我恐慌地挪開掩蓋著頭部的雙手,看到的是一個人的背影。
是一位矮小的老人,他雙手握住長槍,向著狼群作出攻擊的姿態。
他是在保護我吧,只能這樣想,不能做出再多的思考了。
而聲音卻好像靜止了,現場中只有我嗦亂的呼吸聲,以及狼群左右群移的腳步聲。
安靜得好像什麼都不曾發生過一樣。
突然,群狼突然出手,數隻黑影高速向著老人襲來,一口打算咬在老人的雙手。
可是,老人用著,不似是一位上了年紀的人該有的肌力,整個人飛速轉身,再用一記後手揮擊把幾隻狼狠狠打下,那幾隻狼馬上被揮擊撞飛老遠。


其後,老人沒有追打,再次擺上防禦的姿勢。
時間再一次冷卻了。狼群並沒有放棄機會,它們繼續徘徊,找尋攻擊的機會。
不其然,不過一會,狼群再次打算進攻。
先是三隻狼上前攻擊,後來也不停有狼群再次衝上前,瘋狂地一波波飛撲向我跟老人。
一隻,兩隻,數不清的數量。老人打的就打退,不能的則是用著身體去抵擋。明顯是他的目標是為了保護我,即使身體受到了攻擊也沒有後退過,沒有讓任何一隻狼有過攻擊我的機會。
神奇的是,雖然他不停被狠群受攻擊,好像有被咬,有被爪子撕裂過。
但是結果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生,老人有被攻擊,但不知道什麼原因,他沒有受傷,什至連疲勞也沒有。
他在我眼前,在數十隻狼群瘋狂的攻勢下,居然能以不殺死一隻狼群的情況下,打退所有的狼,使我沒有受到任何的威脅。
又是那一種感覺,但這次的感覺是,這位老人的質感很巨大,很重。
老人是像山一樣的存在。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狼群停止了進攻了,牠們意識到眼前的獵物跟以前的有所不同,停止了進擊,慢慢離去了。
而我還是那種狀態,對現況還是一臉難以理解,身體所有機能都停止了,只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很特別,很特別。
老人輕輕走過來,把我扶起來。
他整張臉,多的是老人班以及皺紋,經已看不出是男是女了。
單看他的臉孔,會覺得他已是一位走路都心力交瘁的老人,醫院才是自己必須抱持的地方。
他一語不發,在仔細視察我。
老實說,我現在也是連聲音都聽不到了。自從狼群離去後,自己心底覺得生命有所保障時,視力以及聽力就馬上回復到如夢似幻的狀態。
他望了望我,然後不知道在我眼前做了什麼動作。其後再次無聲的背起了我。
他想帶我去哪?他想幹什麼?一無所知。腦筋也是感覺到無所謂了,要是想傷害我的話就不會在狼群中保護我了。
只有一種愧疚之情,要一位矮小的老公公背起我,是很辛苦的吧……


一路上,一雙厚實的腳踏著泥地,完全沒有乏力感。深森之中的冷空氣令我有一點點感覺到現實的感覺,至少我還不是死得盡。
最後,不知道到了什麼地方。也許是到了一處場所去了,微風的輕吹停止了,光影也柔和起來。但這是什麼場所還是無法得知。
他輕輕放下我,自己也坐下來。再遞出了右手,掌心中有一扇小樹葉,似是隨地拾起的。
我不解,不是不解樹葉的用途,而是從頭到尾到不解。
他見我遲遲未有反應,再仔細地觀察我。他驚訝了一頓好像發現了什麼,然後上前,在我脖子之處不知道做了什麼事情——他拿走了小美美給予我的項鍊。
他拿走之後,再張開掌心那扇小樹葉。
這次,有一點不一樣了,我能感覺到別的東西了。
是會動之物。
樹葉之中的某物在動,不停的動,不是暴亂的動而是有律動有活力的動。
樹葉似是有生活力,似是動物一般。
「嗄……」原因是什麼?我不知道……真是不知道。
只知道,自己對於這扇小樹葉真是比世界的一切都還要渴望。
「嗄……」極度強烈的情緒使腦經錯亂的我發出吱唔爾對的喃喃怪聲。
直接地就抻出了手,想把那扇樹葉捉緊。
老人也很樂意,上前把樹葉放在我手前。


一接觸到樹葉後,生命的感覺馬上浮現在我身上。
那種土地的厚重,那種綠葉的數量,那種保護著世界的責任感。
「啊……」極端到無以復加的感動,流竄我的全身,強制把我全身都激起回生命力。
強勁,無限以及無數的情緒不停在刺激我,激勵我,在叫我「生存下去。」「加油。」「支持下去。」
所有的東西都在支持我,所有的事物都想我活下去,不要消亡。
淚水立即脫眶而出,感受到這種感覺後,視力,聽力,觸覺都一併回來了。
我發現了,不但是生命力,還有一種感覺……就是存在的力量,是那種力量迫使我強制醒來。
沒有悲痛以及愛心,只是單純的「存在」的感覺。
沒有錯,我沒有死,我還在生,手手腳腳還在,還能呼吸,能望到東西。
當所有的東西一次過把身體填滿時,那種充實感把我整個人的情緒推向了最高漲以及喜悅的氣氛。
比起之前的感覺,這次完完全全就是一個相反,所有情緒都是正面的,所有東西都是有助益的,一切都會幫助我,保護我的。
「嗄……」
這種無比猛烈的情緒在心頭中迥然著。
之後,過了一陣子,又一陣子。
冷靜下來後,我才發現自己居然已經又經歷了一次那麼誇張的體驗。


又落下淚來。
百感交集到無語。
我「醫」好了,好像什麼都好了,但是自己卻一時間是經歷了那麼多苦事。最重要的是情緒的環節急劇變化得太嚴重,極端到,好像自己以前的所有感情都只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
「呼……」整個人虛脫了。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終能從自己的情緒中清醒過來時,那個老人就在我眼前。
「啊……」吃了一驚,一方面是吃驚自己居然沒有發現到他,另一方面,是在之前那種狀態中還保有他打退狼的記憶。
他到底是什麼人?
抱有這個問題之餘還留有另一種情緒,感恩。
是他救了自己,由狼群中救出自己,由那種無可想像的惡劣狀態中救出自己。
再次淚流得無可收拾,雙臂握住他的手。感動流涕,哭得連謝謝你三字都說不出聲,面容被強行扭曲得不成體統。
他只是報以一個安慰的微笑。
不用說,他應該是很高興的吧,我但願相信是如此。
其後,他用比預想更加老邁的聲線說:「你很累了,你真的很累了,放聲哭泣吧,沒有人能夠聽到這裡的。」
「……」
看著老人深邃的深目,我沒有再加思慮,真的放聲大哭起來了。


好像經過了幾年的苦事一般,單單是幾天的痛苦已夠我生不如死了。
過了多久了?過了好久了。哭了很久了。
安靜地坐在木屋之中,哭完之後什麼事其實都沒有改變。
老人還在身旁,靜侯不語,像是等待我親自離去。
「……」
不可以就這樣走的。
雖然這次的問題實在太過巨大,自己根本沒有可能解決到。
可是,小美美,前輩們,還有「182」他們一定不想看到這樣的自己。
眼前的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解決危機的鎖匙。
「唔!」
握起拳頭,決定了起來。
我要知道一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