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二十九章:血與地獄
為什麼是十年前?
而且為什麼小絲的偽生狀態會持續了一年的時間呢?佳前輩們不是來了這個地方只有幾個月的時間嗎?
我實在想不透,只能現在靠佳前輩把一切都說出來了。
佳前輩遞出了一本書,放在桌上。
書本是很古老的那種,書頁已被黃化,也看不出到底是用什麼來釘裝的。
她翻開了書,書頁的字是人手所寫的,也看不出到底是什麼字體。
這是由小丁的那座書閤中拿取的嗎?跟之前給我看過的那些書是一樣的嗎?
她娓娓道來說:「這本書,寫著關於一種病毒,一種強大得接近末世的病毒,記載著它是怎麼發生還有就是它會怎麼爆發的。」


又令我滿腦子問號。「是一本關於宗教的書嗎?」我問。
「接近吧,其實它是誰寫的,又是為誰而寫的根本就不得而知。而且,寫的人又是怎麼得知這些事件呢?也不知道。」
佳前輩再說:「這本書所寫的病毒的病徵是,當那東西進入了你的身體後,你的身體就會自動發出黑煙。它的說明是:病毒讓身體更加方便回復自然,病毒會消除病人所有的自我,讓自己跟自己脫離。」
「當你失去所有的自我之後,身體就會不由自主的變成近似植種人的狀態。那是當然的,你的自我也失去了,那身體還餘下什麼呢?最後,當身體準備完成後,就會被送回父親的那處。」
「父親?父親是什麼東西?」我問道。
佳前輩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我開始感得不對勁,並說:「佳前輩,這麼說來,這本書所寫病毒的內容,不就跟血岩村的病人們的病徵是一樣的嗎?」
佳前輩低著頭說:「很有可能就是同一種的東西。」
佳前輩說著是懷著另一種很悲哀又痛苦的心情,表情複雜到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我再接著問:「還有,我覺得這種病跟"偽生"的情況很相似。」


沒錯。"偽生"時的表現,跟那種病是非常相似的,都是接近植種人的狀態,絲毫沒有身體的感覺。雖然那種病還有背發出黑煙的表現,也不知道那種病的病人還有沒有知覺。
但兩種狀態在外人看起來的確是一模一樣的。
咦……但是,為什麼當時在"偽生"狀態的我,還有能力能夠主動行走起來呢,這大概也是佳前輩們吃驚的地方。
而且,「182」的眼球也是活動自如的,當時貓子也被不知何物大吃一驚。
「呃……」我回想起幾天前那張"感謝你"的紙張,開始有一點不安的預感。
佳前輩回答道:「也可能是有關連的,不過現在還沒有足夠的知識去了解來龍去脈。」
也是的,現在的資料太小了,佳前輩也不肯定。
「那還是說回十年前的事情吧?」我問道。
佳前輩像被我這句拉回現實,猛然抬起頭,她說:「好吧。」
我大概知道佳前輩接下來要說的嚴重性,細耳傾聽。


「十年之前,委古日政要以及黑道首次合作了一項計劃,名叫天藍計劃,是一項秘密行動。之所以會有一項這樣的行動,是因為當時的他們也得到了這本書。」佳前輩指著桌面上那本古書。
「大概是複製的副本,也可能是有另外一本同樣的書吧,實際上是怎樣,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他們一群人也知道了這個病毒以及古書的存在。」
「當時的委古日……應該說一向以來委古日的政要一直有跟黑幫有聯係,不然興龍城不會那麼烏煙瘴氣的了,政跟黑幫會合作其實絕對並非意外。」
貓子也說過很多興龍城的事情,我問:「首次合作的意思是什麼呢?」
「我會說它是首次合作,因為"天藍計劃"是第一項有記載在政府機密的事件。」
會記載下一項政黑勾結的事情,到底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而且佳前輩到底是從那兒得知這些資訊的?
「本來他們是不相信的,一本就這樣的書,連字也是手寫上的,還那麼近有宗教意味。加上書中也沒有寫上,能夠讓人們避免患上這種疾病的方法。不過卻是寫上了有免疫這種病的民族。」
「雖然他們是不相信的,但是發生了一件事令他們改變了看法。當時在他們的其中一次秘密會談時出現了一些狀況,一位有位不速之客來了。」
「一位男性,不明來歷的男人進來了秘密的會談點。他赤手空拳把擋在門口的所有護衛都殺死了,所有護衛都配載著槍械而且經過訓練,具有一定程度的武力。可是卻檔不住那個人,擂不住一個人,被不知明的人用無法得知的方法全殺光了。」
「只餘下所有毫無武力的政要以及黑幫高層在那間房之中。他對他們講,自己是神派來的使者,告訴他們這是書的真實性,以及怎麼可以預防它。」
「他說:在委古日的近西邊地區有一支民族,沒有經過戰爭而且政治鬥爭的洗禮,理所當然的住在各個政府都說那是一個絕命危險的地方——中心原林。不過卻只是中心原林的外圍,如果只是外圍的話,還是能夠被外界所得知的範圍。」
「那一支民族,他們血液之中有一個抗性,能夠防止這種特殊病毒的入侵,終生不受其害。」
「那麼……是不是只要把他們的血液研究起來,拿走血清之後,就可以製造出新的疫苗去保護市民呢。」
「那個男人他說:那種血液是沒有用的,因為你要是把這種血液直接注射到別人體內,其他人血液的普遍性,會把這種能夠防範病毒的特殊抗性給中和掉,也沒有用。你需要的不是血液,而是要那個民族的腦內某物,才能製造出疫苗。」
「而且,那種物質很寶貴,製成出合成物的腦內物質,只能以一人的量以換取一人的量。」


我不安地問:「是要……殺死那個人再取得那種物質吧……他們已經死光了嗎?」
佳前輩點點頭。
又是屠殺,聽了那麼多次,我都不會再被這種事件而感到吃驚了,大概是已經有足夠的疏離感吧。
「那支民族其實其不是什麼特殊的民族,他們只是生活在中心原林了外邊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民而且。」
我被小絲難過的表情受感染,也不明朗的緊張起來。
「這支民族每個人都留得一頭藍髮,就好像天空跟他們連接著一樣,有神明的保佑。」
「傳說他們的先祖住在中心原林的正中心,那兒有一棵巨樹直通天際,為大地而及動物保有一處容身之所。這支民族依樹而生,因樹而生,因樹而發展,是樹木的道路。所以他們也姓作 神木道。」
「小欣,我的真名並不是佳棋,這是不讓人知道我真正身份而改的名……我的真名——神木道 佳 芭芭拉。」
「我就是被滅絕的藍髮一族,餘下的幾個生還者其中一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