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原諒以及承受
作者:川犬泗兵
一股腦兒跑進宿舍,幾乎忘記了一切。
一進來就看到時鐘指著十二時,已經是中午了。
沒有小絲,也沒有小光,只有佳前輩安伏在桌子上。
佳前輩像躺在桌上好久了,當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後,她猛然抬頭過來。
她眼邊盡是倦容,當看到我時,眼眶突然湧出淚水,慾停不止。
「你去了那兒了!」一看到我就責罵了。
「怎麼能自己一個人跑出去啊!還是用這種狀態!」她哭著地怒火起來,衝起來死命握住我的雙手。
「佳前輩,我沒事啦!」


我也沒有忍著哭泣,一邊顯露笑容一邊流著淚。
「唔……沒事就好了……」她像是早知道我會痊癒一樣,慢慢收回怒容,然反很欣慰的笑了。
我倆以這種又哭又笑的情緒下,不知道經過了多久,才被門外的小絲以及小光進門所打破。
「小欣。」小光看到我的面貌後,像看到已故的親人般,沒有忍耐著情緒一下子衝過來抱著我。
「對不起……對不起……沒有好好看顧著你……」
「不……我沒有事啦。」我微笑說。
「真的嗎?為什麼?」小光抬起頭,一臉哭紅的雙眼地問。
「等一會兒我會說給大家聽的,總之我沒有事啦。」我輕輕托起小光,別讓她再難過了。
「我不哭,我不哭。」小絲在一旁眼濕濕,快要流出淚來還強行忍著。
佳前輩把氣息穩定下來後再說:「好了,我們該把一切的事都說出來了,不論是這片地方的事,還是我自己的事。」


她是望著小絲以及小光說的。小絲以及小光也是點頭回應道。
佳前輩再望著我,像問我有沒有決心以及勇氣。
我已經沒有了迷茫,堅定地回應,點頭著。
我們四個人又再一次坐在桌上,安靜而嚴肅。
小光關心的問道:「大家,肚子餓嗎?不如我先去煮煮點吃的,一邊吃一邊談吧。」
佳前輩以及小絲點頭回應,我也是回應道。當一談起食物時,才發現自己真是饑餓十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久沒有吃東西了。
小光獨個兒跑進了廚房,小絲也沒有走進去幫助,可能是不想自己搞垮是次的中午飯吧。
佳前輩在小光走進廚房後,卻開始了說話:「那麼開始吧,把該說的都說出來。」
我困惑問地:「但是,小光不是還在廚房嗎?」
「小光她,一開始就知道了一切,小絲也是。」


「唔……」也是的,這樣也是很正常吧,畢竟她們早就認識了。
「首先是,關於昨天的時候,你的那種狀態。」
「是說,"死了"的狀態嗎?」
「你知道嗎?」佳前輩困惑了一下後,點點頭再說:「那種狀態大概是身為一個生命體,或是一個存在的個體,受到超巨大衝擊或是絕望一般的感受時,身體不自覺作出的自然反應。」
「你的身體狀況,是完全沒有受到任何的物理傷害的,而且也沒有精神方面的攻擊,也不是病毒以及疾病的困擾的。」
「嗯。」這根老伯伯說的幾乎一致。
小絲再度補充道:「是一種,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令到你的身體造成那種等級的"破壞"。」
「事實上是,沒有任何的証明,証明那種狀況的身體是差勁的身體。在這種情況之下,身體狀況其實跟一般人根本沒有差別,因為你的身體根本沒有受傷過,也沒有患上過疾病。」
「但是,在那種狀態之下,整個人完全是對外界沒有交集的。即使你個人是看得見,聽得到,摸得到也好,你也是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
「原因是你的身體放棄了對生存的渴求了。」
小絲慢慢顯得不安,開始恐懼起來。
佳前輩再接著說:「我們稱這個狀態為"偽生"。要是沒有人在這種狀況下照顧那個人的話,很快他就會死去了,原因很有可能單純只是過份饑餓而且。因為這個種狀態之下,那個人其實跟種植人是沒有任何分別的,什麼都做不了。」
慢慢說著時,小絲的恐懼愈來愈巨大,姣好的面容漸漸變得痛苦,痛心。
我有點不安,問起佳前輩:「難道小絲她……之前也試過"偽生"的情況?」
佳前輩默默地點頭,顯得無奈也不忍心。她說:「我跟小光,至今還沒有碰過"偽生"這個情況。但是小絲跟你一樣,在進來不過一個星期就已經碰上了這種事情了。」


小絲沒有因恐懼停下說話,補充說:「就好像進入了一處的死海,水面上的事情,上面上的影像才是現實世界,才是本來活生生,自己本身活了好久的那個已知的世界。但是,當你在水底下看到了水面上的東西在動,在叫時,好想把自己游上去,游上水面浮出來,去接觸那個現實世界。覺得自己要浮到出去之後,自己才能夠重新回到這個世界。」
小絲說著時,卻是心神都驚慌起來,雙手合攏然後震抖著。
但是她說的都是真實,事實。
當時的我就是這個狀態,好像被迫潛入水底一樣,但水面上的東西才是現實世界,才是物理的世界。
可是不同的是,在那個水底的時候,我就連想游上水面的心也沒有。到底是那一邊是現實世界呢,那一邊比較重要都無所謂吧……這樣的,毫無意義的感覺。
我自己也都恐懼起來,也開始記起才剛忘記不久的恐懼記憶,那份害怕自己只剩下空白。
佳前輩也接著說起來:「那個時候,小絲並不像小欣你一樣,在那邊狀態之下還可以獨個兒跑走了,而且回來的時候還居然痊癒了。小絲她在那種狀態之下,慢慢由像種植人般的身體,由我們照顧到身體好轉,足足過了一年時間。」
「一年……」一年的時候,都是在這種"偽生"的狀況下嗎?在那種連自己都記不起的,時間斷斷續續般流逝般,堅持了一年嗎?
到底會是怎樣啊?我想像不到,想像不到自己在那種狀態之下一年會怎樣。
思考的短路令那時那種無以名狀的憤怒,委屈,絕望,痛苦,鬱悶……各種的感情爆發在自己身上,令我幾乎要吐出來了。
這時候,佳前輩捉住我的手,再握住小絲的手。
她輕輕的,用自己溫柔的,小小的雙手,包住我跟小光的手。
"不用怕的,已經完結了。"佳前輩是想說這樣的吧。
等待了好久。
待到了我跟小絲都心情平復後,佳前輩才緩緩放後手再問:「好了嗎?」


我跟小絲雙雙點頭後,佳前輩再說:「那麼,我再說吧,接下來就是關於我的事了。也是關於小丁的事。」
小丁?
我實在是困惑,完全摸不著頭緒。
「這是在十年前的事了……」
在佳前輩說著的時候,小絲卻別了臉,這次不是因為恐懼而發抖,而是因為替人感到不幸而及憐憫的表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