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三十一章:承受沉重
「老板?」以我的記憶,就是那個光頭的,身穿黑色西裝的大叔吧。
「他突然的出現了,就在我跟另一位女孩剛懂事的時候。」
「他把一切都告訴我,是什麼組織來把我的族人都殺的,有什麼目的,還有那種可怕的疾病。」
「他之所以知道的原因,是因為,前來殺死我們族人的,就是危機處現小組。」
呃?
「但我對不了他發怒,從他的表情來看,他只是想來救贖才來找我的。而且要是他想殺死我,就不會連一位保鑣都不帶而親自過來了。」
「他是跪下,跪在我們一家人的面前說出所有東西的。我也不怕他,拿書的老伯也沒有拿出什麼防範的表現。」
「他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建立起來的利刃,自己卻連控制它的能力也沒有了。"他所創立團體在初的時候,其實是為了解決很多警察局門都處理不了的問題,是為了正義所創立的精英分子。他們更加特別的訓練向種不同的部門,有輕易改頭換面的臥底,有情部方面的人員,更加有政治官員在內,目的是為了取得政治上的合法性。」


「更重要的是,危處有一隊是為了殺戮而存在,單純的訓練殺戮技巧而活的黑衣人組織。為了對抗更多未知的危機以及危險人物而存在的利刃。」
「但是,這種用盡人生所有時間而秘密創立出來的組織,很快就被他的兄弟姐妹所利用,他身處的家族家產近國般富有,而且他父親接近有上千名的子女,就是說他有可能上千個兄弟姐妹,每一個,每一個人都設法得到最多的家產,能利用的就盡情利用,沒用的就殺死吧。」
「危機處理小組,很快地就因為收買以及要脅,從他的手中消失了。因為一班能只為錢而盡做傷天害理事情的人,從來都是惡人最需要的。」」
「他流著眼淚說"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夠傷害你們了,我會保護你們,我會盡一生的能力讓你們幸福的。"」
佳前輩別了面再說:「雖然我沒有發怒,但是我還是恨他,恨他的無能為力,恨他的家族,恨他整個人。而且我更加要接受他的禮物,我決定了,要出去城中,要學習,要知道得更加多,這樣才能夠知道得更加多。」
「我想都沒想就相信了他,他自稱自己修頓,一個這樣的光頭佬。我告訴他我想讀書,我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人真正決定屠城。所以他也決定了要創立危機處理小組的第十分隊,讓我往後能夠真正潛入進去。」
「不過,我不能夠讓小丁還有另外一個女孩都進去城市,也許我相信著那個叫修頓的光頭佬,但是絕對不能夠確信他能夠保護到我們。都不能阻止那麼多的惡事,不可能相信他能夠保護到一位小女孩的。」
「所以,如今我就在危處,也許會在更加不遠的時刻,我就能夠得知真實吧。」
「呃……」我無言以對,只能緊緊握著她雙手,心中忐忑不安。
過了一段無聲的時間,我再問昔佳前輩:「那……那個你說的另外一位女孩,她現在在什麼地方了?是在那座書閣的上層嗎?」


佳前輩愕了愕說:「不是的,我們用了別的方法保護她,隱藏她,她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存在。」
一陣又一陣奇怪,我接著問:「那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相信我,把所有的東西都告訴我,只是過了一個星期了,你們就確信我不是他們的臥底?還是你根本是誰人都相信,什麼人都能夠輕易相任。」我有點生氣,氣她天真。
「還記得最初我跟你接觸的時候嗎?三個星期前的時候……一開始我並不相信你,應該說我不相信任何人,就算有証明也好,我認為人有太多的變數,好的人會變成壞的人,壞的人或會有天改邪歸正。那天我問了你好多的問題,關於你小時候是怎麼的,你是怎麼成長的,你了解你自己嗎,之類的。我只想知道知道,你是否跟資料中的一樣,是一個正常人。」
「直到,在幾次見面後,你甚至輕鬆得連錢包也忘記帶了,我覺得你不是臥底,你真的只是普通人而且。」我有點臉紅。
「然後,在到達血岩村之前,我也沒有相信你。因為你一直旺盛的好奇心,使我覺得你的窮追狂打是因為想吐取一些資訊。我告訴你一些有的沒的,還有叫你去看書,都只是想打發你而且。」
「而且,就算你不是臥底也好,也沒有所謂,本來我就只是用著純粹聘請多一位幫手的心態。」
「不過,在你很用心去問著關於病人情況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個傻瓜。」我不明白佳前輩所說的話。
「這雖然只是直覺,但我覺得你很真實,很純粹,就好像你是由一些別的東西所組成一樣……我把這些都告訴你,不是我相信你能為我做到什麼,只是我覺得你需要這些而且。」
我低下頭。不知道為什麼,當佳前輩說這些的時候,我不單但有那種被讚賞的滿足感,還有一種莫名的責任感,莫名奇妙。
但現在,我只想這樣做。


我緊緊抱住佳前輩。
「怎麼了,啊!」她也慌起來了。
「嗯唔……」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只覺得佳前輩一直都是擁抱人的人,但就從來都不是被擁抱的人。
「嗯……你放手吧。」她皺眉起來,想用著一雙軟弱的手推開我。
我想,她其實已經放棄了自己的生命,從她無所畏懼的出現在殘殺自己父母的隊團開始。
「小欣你。」佳前輩也顯得無可奈何。
我想出一分力,至少能減輕到佳前輩的重量。
摸起了小美美給予我的項鍊,"雖然只是一個普通人而且,而且人生也只有一次而且,但是,是不是還有自己該做的事呢?"
「你真是的……」佳前輩也像暫時釋放所有的沉重一樣,眼眶閘不住淚。
雙擁著,似是一尊石像般的,痛苦的石像。
我決定了該做的事情了。
我輕輕放開佳前輩,並說:「佳前輩,之前我是不是問過你到底什麼叫是危機源嗎?現在,我知道我自己的危機源了。」
「就是要找到他們,那一班官黑相交的人。」
看到我那一臉真的是天真到幼稚嘴臉,佳前輩不自然又笑起來了,哭笑不得的場景。
「要是真的找到他們後,又該對他們做什麼?」佳前輩再問我。


「我也不知道,交給法律去制裁他們吧?」
佳前輩慾言又止,大概千言萬語不知道該怎麼說吧。
「我也希望,法律能真的制裁他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