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三十二章:荊口鎮
「對了,你說過在你離開這裡後,發生了點事,然後就解除了偽生的狀態,那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呃,那個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想找尋著一個人。」
「一個人?」
「是一個小妹妹,她應該是住在這裡的居民吧,只是,她好像跟我講話時,都能一針見血而且溫柔地指出痛處,跟她聊天我覺得很高興。」我說得連自己都不好意思。
「她是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的,而且黑色的衣物上有一條一條黃色的花邊。這身衣服跟村民們的相比真的很華美呢,也許她是貴族也說不定。」
佳前輩托頭邊思考邊說:「這裡的村民應該不會穿黑色的衣物的,因為黑色在這些地方是一種不吉利的顏色,大概只有很遠古時期,在活人祭的時候才會強逼祭品穿上這種衣物的。」
「活人祭……?」
「但因為已經是遠古的時候了,早就沒有這種抹殺人性的習俗了。那位小妹妹大概只是其他村落的居民罷,更可能只是城市中過來的人。」


小美美沒有說過一些關於她的事,她只是說過,她有一位很多的朋友,像是吵架了什麼的,兩方不再見面了。
我接著說往後的事:「但我找不到那個小妹妹,我在她的秘密山洞的地方等她,可是等不到她來了。」
佳前輩大惑不解地問:「你在那種狀態之下去找尋那個小妹妹嗎?」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內心就是有那種衝動。」
「但是,你跟那個小妹妹約定了,會在那個地方見面的嗎?」
「呃……沒有……但是,之前的每一次不高興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一走出宿舍,都會碰到她的。」我低下頭來,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這也……太奇幻了吧。」小絲歪頭起來。
「唔……然後,我實在等不到她了,接著走進了在那個樹洞旁的林子去了,在森林之中被狼群攻擊了。」
「不是吧,有沒有受傷?」小絲問。
「倒是沒有,因為有一個人在當中救了我,是一名老頭來的。我也不記得他是怎麼把我由狼群之中救走我了,但是他就是做得到,而且他已經是很年老的老頭子來了。」


「……」佳前輩跟小絲也沉默不語。
「然後,他帶了我進他的房子之中,拿了一張樹葉給我。那真是很怪的感覺,我在「偽生」的情況之下,我感覺好像樹葉有很巨大的生命力,好像樹葉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活著,都想活著,都想我活著一樣,它迫使我不要死下去一樣。然後我就在那種狀態之中脫離了。」
前輩們不敢相信我所說的事,那是大概是因為小絲經過了一年後才由那種狀態之中得到自由。
「在最後,他還跟我說了什麼石頭跟波子的奇怪理論,還說我是什麼改變的人之類的東西,總之就是沒有我聽懂的事情了。」
佳前輩沒有說話,落入深沉的思考之中。
會不會是跟我們這一邊的事情有關呢,這個老頭子絕對知道些什麼的。
吃過午餐後眾人在宿舍休息時,我想起了「182」,我輕輕告別了前輩們,打算獨自一人先回到白色小屋。
但小光卻叫嚷著也要一同去。
她邊笑嘻嘻邊說著:「佳姐姐把所以大概的東西都告訴你了。」
我點點頭。


「起初我也不相信,但只要望著佳姐姐的眼睛,就認為她一定沒有說謊。小欣你只是聽著就相信了佳姐姐了嗎?」
「我也不知道,但佳前輩她的表情不像是騙我,這樣騙我也沒有什麼好處,就算暫時沒有任何的証據也好。」
「有的。」
「啊?」
小光眼神變得堅定了小許。
「佳姐姐之前帶過我去一次,我還記得那個地方在哪。」
「真的嗎?我想去看一看。」
她微微笑後,馬上引路,看樣子那個証據就在血岩村的附近。
對啊……我真笨,佳前輩說在第二次屠殺的時候,是逃亡到血岩村的巨牆之中,就說明血岩村離那個地方不遠了。
藍髮,血岩村,偽生,病毒,老頭子,為什麼所有東西都會聚集在這裡呢?
經過了大街小巷走到了一處熟識的地方。
一處陽光照射不到之處,樓層不高的木屋建成的樓排,了無生氣之餘,衣物窗戶隨處可見,塵埃滿布。乍看就是一處無人煙的血岩村。
路旁的一塊木板寫著荊口鎮三字,這個地方叫荊口鎮嗎?
我記起了,這裡是之前突然早起來時,無原無故過了來的地方,也是第一次碰到小美美的地方。
「這裡已經沒有人了。」小光說著。


「佳姐姐說這裡就是第二次屠殺的位置了,所以所有的人都死光了。」是因為太突然了所以什麼東西都沒有收拾好。
「是嗎……」
「那小欣,我們再向前走走看吧。」小光見我發呆,她觸緊我雙手拉我向前走。
這裡感覺很寒很毛,之前也是,突然感覺這裡恐怖得令人毛骨悚然。
可能是因這裡帶有死亡的氣息,不是無原無故的驚恐,而是心底明白這個地方的意義嗎?
走到一間小木屋中。老舊,而且荒涼,木材殘舊又被蟲蛀。
小光一言不發站在門外,像在沉思什麼,我問:「小光,你沒事嗎?」
「啊!沒有沒有。嗯,這裡就是佳姐姐上一次住的地方了。」
「哦……」是跟養父母住的地方。
看到家中的各物,就在想像佳前輩小時候突然生活的種畫面,她活靈活現,充滿朝氣。
然後回過神了,小木屋還是這個小木屋,荒廢得要死,所有東西都胡亂擺放,已經殘破得無法挽回了。
佳前輩經過二次屠殺的幸免,是怎麼依靠意志生存下來的?
還有兩位餘孤,小丁還有那個女孩。到底那個女孩是誰。而且那個保護她們安全的老人又是誰?
沒有答案,但我又想到了偽生這件事。
「對了……小絲試過進入偽生的狀態吧,那個時候,小光你也在她身邊照顧她的嗎?。」


小光點點頭。
「剛才,佳前輩顧忌著小絲,所以沒有說了偽生的其餘東西。佳前輩既然知道了偽生這個狀態是怎麼回事,那麼,她也應該知道偽生是怎麼發生的吧?」
小光搖搖頭。
「不,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我們不知道這個狀態是怎麼發生的。」
「呃…?」
「小絲她當時即使是在那種狀態之中,還是非常深刻的記得一個人,她說是一個戴披風的男人。她說她當時整個腦海以及精神都只餘下他一個人,他的眼神,他的腳步聲,比起一切都要巨大。」
「小絲她雖然不肯定,也沒有證據,但是卻一口咬定是這個男人使她進入偽生的狀態。」
我也知道那個男人,好像天災一樣巨大的人,無以名狀的強大,強大到令人自發恐懼。
我自言自語的問:「佳前輩真是利害,既然不知道偽生的成因,但卻知道偽生的原因。是不是有人告訴她?」
「唔……」小光尷尬的別臉。
「不……不知道啊,總之這個問題要問佳姐姐了,嗯!」
啊!都這個時候還要跟我隱瞞什麼鬼啦!
「回去吧……應該說我倆先回去白色房子吧。」小光提點我,借故離開。
小光是不是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東西呢?
草草離開了這個村落,趕到了小白屋那兒,跟小光輕別後馬上趕到「182」的房間裡。


又是令人感覺到煩躁的防護衣物,而且貓子也回到城市去了,只剩下我跟「182」。但我沒有害怕,沒有恐懼。事情早已不同了我相信著。
打開門後,「182」還是一如以往,光住身子,頸子無力抬頭地望我。
我呆住了。
我……我在期待什麼,難道她真的會康復嗎?難道她會用笑容回答我嗎?
我真是蠢得無藥不救。
突然之間身後的門被打開了,佳前輩進來了。
「佳前輩?」
「她就是你很關心的那個病人嗎?叫什麼名字?」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跟另一位同事會叫她「182」。」
「你們真失禮啊,居然把病人的編號當成名字來叫。」
我很尷尬的摸摸頭。
「我就來看看你說她有什麼特別的吧。」佳前輩邊說著,邊檢查她的身體。
「佳前輩你不是休息嗎?怎麼突然又跑來呢?」
「之前你說過這位病人有痊癒的跡象,我也很想了解一下那位病人是怎樣的。」
「我不相信有奇蹟,但我相信你。」她說著


我臉紅得更加厲害,也無話可說。
但她檢查完後,還是一臉平淡:「我覺得還是跟平常的病人沒兩樣,而且她的反應好像還更加慢而且。」
「是這樣嗎……」我也覺得奇怪,正常時,只要我一進來,「182」就會狠狠瞪著我,但這次她也沒有瞪著我或是佳前輩,只是茫茫的向前望。
「沒法了,我先回去了,她的情況你之後再回報我吧。」
我點點頭後,又回只有我跟「182」的房間中了。
書桌上還是好端端放著報告書。
這種東西還是要寫的嗎?老實說,我已經不知道寫這個報告書的意義了,打從一開始就不是真的在冶病,也可能是替危機處理小組在暗中管理著病情。
但不管怎麼,眼前的「182」,還有其他的病人們,都是無辜的。
還是很希望她們能痊癒。
在懷著百感的情形下寫著報告書時,我聽到一些怪聲。
「謝……」
「啊!」我察覺到聲音的來源來自前方的「182」時,猛然抬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