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四十六章:苦練
看到了一片灰灰暗暗的天空。
地表上的綠草卻沒有映出該有的綠油油的顏色與感覺,反而是被天空的氣氛所影響,變成又暗又令人反胃的顏色。
空氣中充斥著惡臭,垃圾,絕望的氣味。
在畫面中間是一棵高大無比的樹,可是,卻是又黑又光禿禿的,沒有一片樹葉,沒有任何的希望。
我知道這是夢,這是什麼夢?
我覺得這個地方非常之不安,卻沒有對這個地方感覺到陌生。
然後,我張開現實中的眼睛。
這次康佛雪沒有出現,我不知道他何時才會再出現。不過,我已經知道了一點點他所謂超能力的玩意。


魔力。
我將注意力集中在右臂,回想起那種感覺,關於魔力的感覺。
如果要使用魔力,要將魔力由第一態之中抽取出來。
然後,當魔力要進入第二狀態的時候,一定要將其變成火土風水四個方面的其中一面。
我很吃力,把魔力由自身中抽取出來,盡力將它們聚在右手上,試圖不讓它們從我手中溜走。
土。
如同大地一樣的感覺,像泥如沙一樣的大量,廣闊。
堅實的力量。
但不過一陣子,第二態的魔力馬上就從我手上消散了。
魔力第二態的特性是,當魔力跟魔力源失去連接時,就會快速地消失,溶入世界之中。


我只是單單想把魔力用第二態之下,在我手中維持著而且。但卻在幾十秒之內,馬上跟我斷開了連接。
而且魔力消散的速度非常之快,昨晚康佛雪那時不同。
然後,我再一次把魔力由身體中抽取出來,把魔力由第一態轉變成第二態,再由第二態中轉變成第三態。
由我手上的魔力中,手掌那片空白的位置,慢慢憑空地生出了一點又一點的東西。是泥土以及沙石的東西,在我右手的手掌中不停由魔力中變出來。
「?」
我發現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有一種身體強制叫停我的感覺,要我急停。
「你已經用盡你的魔力了。」背後出現一把聲音。
我向著聲音的來源張望,康佛雪就站在那個位置,門口的邊緣。
「用盡了魔力?」
他點頭:「你以為那種力量是無隨不在,無窮無盡的?這不是一學會點點毛皮就能讓你變成戰無不勝勇士的方法。」


「這個力量的來源不是來自於其他地方,而正正是你自己,你好好把這個概念放入最重要的記載庫裡。」
他隨意坐在地上,再說:「每個人的魔力都有一個量的,只要你用盡了,就算再強行打算把自己身體中的根本不存在的魔力抽取出來,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他一邊這樣說,我一邊試圖抽取魔力。
不行,不行,什麼都拿取不到,身體似是被自己虧空了一樣。
「不過,你的魔力量是比普通人多一點的。如果是初學者的話,大概只能變出大約零點幾克的沙石吧。」
我問:「那麼,要怎樣才可能變成你這樣,得到能夠打敗阿求多麻的力量?」
「別急,你首先要做的是提升你魔力的總量。能將魔力做到多少的事情是取決於你魔力的多少。可是,你想把將魔力的量提升至像我一樣,能夠打敗阿求多麻的話……你大概要痛苦很久了。」他不懷好意的笑著。
「現在的話,你就用一個星期的時間來提升魔力的量,看看你可以提升多少吧。」
「提升?我要做什麼才可以提升我的魔力的量。」
「你剛才已經在提升你魔力的量了。」
「?」
「只要你將魔力由第一態之中抽取出來,你魔力的量就會增多,不論你之後將抽取出來的魔力用來幹什麼都好。」
「就只是這樣而且。」
他肯定的點頭,再說:「你這個星期要做的,首先要保持身體的訓練,然後再進行魔力轉換的訓練。」
「魔力轉換的內容就是把你所有魔力全部變成第三態,就是說這些泥石。」他邊說邊用手指不停變出泥石。


「然後,你要計算每一日你所變出來的量,把每一日變出來的泥沙放置好。」
「就是這樣?」
康佛雪用那個微笑看著我:「是啊。」
「你記得每一日也要用盡魔力,因為正常人魔力需要恢復的時間是一日,你要是沒有用盡,那天就白花了。」
他說完後,輕輕打開了門,消失在早晨的白光之中。
我現時用盡了魔力,沒有法子再次使用魔力,但還是能把該天的體能訓練完成好。
上學這種事我想大概也不要再思考了,我全然覺得那種事情已經失去所有的意義。
人生,學業,同學,老師,未來,其餘的一切。
全是是垃圾一樣的東西。
過了兩三天。
我每一天都把魔力轉換成的沙石安好的放置著,好好的計算著。
但好像增加的量實在太少了,太少了……完全,完全不夠多。
「嗚……」不行,不行,不行,這樣少的話,我要用多少的時間才足夠變得可以打敗阿求多麻?
在不滿意狀的情況下進行魔力總量的訓練。
把魔力抽取出來……


轉變成第二態……
再轉換成第三態……
不行……不夠多……不夠多……
「嗚……唔……」
我咬牙切齒,面目猙獰,把所有的集中力投放在手臂之中。
增多,把魔力的量盡力提升。
內心一直保持住這個想法,但是卻無法再由空空如也的魔力源中再抽取出什麼出來。
不行……不行……
就算是空洞的也好,什麼的也好,我都不管……我只需要變得更加強。
「嗄啊……」
就算是多麼用力的,想強行想把自己身體之中的魔力抽出來,但也做不到。
不。
不是做不到的事情,而是不可能。
「不可能」的這個感覺,我開始慢慢感覺得到。
就算是做身體訓練的時候,每當做到身體的極限時,打算想再一次把身體推向另一個極限。


一次又一次的極限,似是根本就沒有極限。那不是極限,只是單單身體給予自己的枷鎖。
但這個不同,不是同一個空間的東西。
我就算心中想著那個畫面,那個灰間的天空,光禿禿赤黑的大樹,那道風景。
我就算是不停回想起那個畫面,但是卻完全不能夠再由那邊取得到任何的東西。
這樣……不行,不行,不可能。
極限是存在的。
沒有存在超級極限的東西。
我把製造出來的沙石泥士,堆放在木桌上。
一個又一個,一個又一個,幾近沒有分別的,一樣的東西。
一個星期如約到來。
我一張開眼睛,康佛雪如像理所當然般出現在我眼前。
他在四面徙牆的房間下走到中間的一張桌子上,觀察起放在上面的泥沙石。
「大概增加了一百分之二的量吧。」他輕輕地說。
「百分之二?這個星期下來我只能提升百分之二?」我帶著怒憤反問他。
「這個提升的量已經是正常人的兩倍了。」


「……」我啞口無言,也無言以對。
「接著還是一整個月的訓練,你感覺如何?」
我沒有說出任何東西。
「這個星期訓練的內容,不需要你再次把魔力轉換成第三態。反而是,你要把魔力維持著在第二態之下。」
「維持?」
「你今天還沒有用使過魔力吧,你現在來試試。」
「先將身體四分之一的魔力抽取出來,然後把魔力集中在右臂上。」
我照著他所說的,打算把四分之一的魔力聚集在手臂上。
但是,四分之一?
四分一即是多少,魔力的量是我本身可以感知的東西嗎?
當我顯出疑惑的表情時,他又露出快樂的表情了。
我試圖,把所謂「四分之一」的魔力聚集在右手上,但我事實上並不知道是多少,只是勉強感覺那是四分之一而且。
而且,要我把魔力聚集在右手上,本身已經浪費了我太多的集中力,我幾乎無暇去了解自己是否真的只是使用了四分之一的魔力。
「現在你再次由身體之中抽取出四分之一的魔力,把這份魔力加入剛才的那份魔力之中。」
「嗚……」
太難了。
實在太難了。
本身已經要維持在右手上的魔力團,然後又要再次把魔力由身體之中取出。
就好似本身要在專心做一件事之上,再用同等的專注去做同一程度的事情。
當一開始打算由身體中抽取出來的時候,右手的魔力團幾乎就會跟我斷開連接。
反之的是,當我集中注意力維持魔力團時,就沒有可能再騰空出可以攸其他事情的注意力。
失去平衡。
我沒法子去做兩件事,唯有在維持著右手上魔力團的情況下,隨便地,不知道由身體之中抽取出多少份量的魔力出來。
但是,說是隨便也好,也只能慢慢的,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去進行。如一有不小心,這個天天秤就會有一方崩塌。
然後,簡單如這樣的一件事情,卻在時間上渡過了三十分鐘之久。
但,總算是完成了。
在維持住右手魔力團之下,再由身體之中取出魔力加入其中。
康佛雪還是笑笑說:「那現在你再把四分之一的魔力加入你的右手上。」
「……」
又再一次?
當他說起來時,我才發現。
我剛才原來已經把身體所有的魔力用盡了。
剛才,原來我不是抽取出四分之一魔力的量,而是至少一次包含了一半的魔力總量。
「嗄啊……」在一聲洩氣之下,右手的魔力如聲除下消散在空氣中。
可惡。
腦海中連自己怎麼錯誤都想不起來,剛才在太過注意右手的情況下失去了對整體事情的思考。
康佛雪:「你的魔力感知度太低了,所以這個訓練對你來說就像猴子學游水一樣困難,有機會學一輩子都學不會的。」
「唔……」
他望著地板,突然失去了微笑。「就算是如何的心志堅實,如何的情緒高漲,還是會有做不到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經歷了什麼,大概也不會想知道。
「我等你一個月,讓我看看你能夠在這個月之裡,做到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出來。」他說完後,如同往日一樣,消失在耀眼的白光之中。
要沉著氣,無論如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