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四十七章:昇體,護體,急體
「嗄啊……嗄啊……」
我坐在床上,全身赤裸,但卻滿身是汗。
我把所有的集中力放在那個訓練上,先把身體四分一的魔力抽出來,然後,再一次抽四分一並把兩分魔力融合在一起。
是不是四分之一呢?維持在右手上之後,又能不能再次把魔力由身體之中抽取出來呢?
而且,要把兩種魔力融合也要費勁的,必須要把魔力的屬性在融合前就轉換好。不然兩種不同屬性的魔力團,就算把它們強行擠在一起,它們也不能成功融合,就好像有一層輕薄的皮膜把它們分割開。
要是我用力地把其中一邊的膜撕破,魔力就會像水一樣四散。
但是那一團魔力並不會馬上就消失,反而只要我還維持住魔力,那些魔力就會以絲線的形式勉強跟我有所接觸。
魔力要跟魔力源有接觸的話,就必應是有任何一點的身體接觸才行,這是其中一個魔力的性質。


但是,我依照上次康佛雪那樣做,試圖用水屬性的魔力把真正的水變出來,可是卻完全沒有作用。
我能夠把沙土變出來,但是卻不能把水變出來。
看我能不能把火也變出來,火卻成功從我手拿中燃點起來。
風呢?風卻不能,跟水一樣。
要是我強行把不同屬性的魔力融合在一起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但是前提是我能夠順利地完成四分一魔力融合這件事。
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一天又一天的過去了。
現在只要我一舉起手,心中的所有雜念都會飛走。
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成完手上的訓練。
一個月過去。


我一張開眼睛之後,康佛雪就在床邊上。
「怎麼樣?」
「感覺很不好,但是這樣就是最好的了。」我說。
「感覺很不好嗎?因為與世隔絕嗎?」他問。
我回望著他,手指著桌面上的沙石。
在上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我成功了這個訓練。而且最後能夠不讓魔力從我手上流逝的前提下,把所有的魔力全變成沙石。
桌面上是七日之中,每一日的魔力總量的具現。
他走過去,手握握沙石:「挺不錯啊。」
他再走過來握住我的手:「你的身體也開始走上軌道了。」
「在這段時間之裡,你是怎樣渡過的?」他問。


「我在起床之後,就會跑步,然後進行身體的訓練。之後在進行完午餐後,我會開始魔力的訓練,一直會了晚上。之後再進行一次身體訓練。」
「你的食物是怎麼處理?」
我會在跑步的時間一拼進行購買。在選擇上只能選擇所有最便宜的東西,因為我沒有上學,大概政府那邊也以這個為由不再給予金錢上的資助,這間房子也許就快來到收回的日子。」
「你說得真的輕描淡寫。」他笑道。
「那現在,你再試一次吧。」他提那個訓練。
我抻出右臂,眼前只餘下我隻身一人,腦海只有那種感覺。
四分之一的感覺。
這個數值,應該說,這個魔力的接觸,在上千次的小訓練才得次知曉。
我在他所言的這個訓練之中,更加入了另外一個訓練。
另外一個訓練就是,試圖把自己所能抽取出的魔力,抽個最小的量。
然後,一次又一次的試圖穩定這個最小的量,讓自己能夠把抽出來的魔力值控制在一個穩定的數量上。
而且,要維持的魔力量愈小,所需要的集中力就愈小,增加了成功的次數。
加上,魔力的總量永遠是一百分之一百,要是我抽取四分之一的時候,不小心失控了的話,那天所有的訓練都告示著結束。
當我用這種方法,抽取所有的魔力後,我再數算我到底抽出來了多少次。這樣去計算出一次最小的量是多少,然後再把這個感覺上升到四分之一的數字,才會成功的。
但最重要的是感覺,那種就是……這個數字的感覺。沒有更多,沒有更少,就是那個數字,就是這個量……四分之一。


由我手臂之中慢慢憑空有一團空氣狀的東西出現,慢慢移向手中的手掌。
這個就是絕對四分之一的魔力總量。
然後就是輕輕維持住那個魔力的形態,再由手臂之中,突然再次出現一團魔力。
那團魔力慢慢由手肘處慢移到手掌之處與之會合,融合。
變成了二分之一的魔力總量。
之後,只是重復多兩次相同的事情,沒有任何難度。
只要能夠在維持一團魔力時,還能夠自由控制,另外抽取出來魔力的量;以及確保魔力抽取出來的魔力值。這兩件事,這個訓練就會完成。
我把全身的魔力集中在右手。
「這樣很好啊。」康佛雪說。
他深深的微笑又不知道在隱藏什麼東西。
「然後,下一步呢?」我問。
「現在就要學習如何應用了。」
他走過去空無一物的牆壁處,然後舉起拳頭。
接著一下又一下的,大大力揮打牆壁。
我有點被他嚇到……他想幹什麼?


牆壁被揮打的部分發出「碰」「碰」的聲音,他手中卻沒有任何硬物。
我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這也沒什麼好驚訝,連一把劍也能憑空變出來,還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
他的手幾乎變成了硬物,在擊打牆壁時,發出了因硬物撞硬物的響聲。
拳頭被他用魔力硬化了,但是,怎麼能夠做到?
他幾乎把牆壁都打得碎裂,接著再轉身向我,向地板擲下一把長劍。
長劍直刺的插在地上,他說:「用這把劍刺向我。」
我馬上握起劍,順勢再向他揮斬來,完全沒有一絲的顧慮。
斬不開,不知道斬中了什麼。
那把劍在他身邊不知道砍中了什麼,又堅硬又柔軟的物質把劍身整個吸吮住。
我拉不開那把劍,乾脆鬆開手。
整把劍完封不動,被那奇怪又看不到的薄膜吮緊,像魔術一樣神奇的浮空在那兒。
「你用魔力包圍住自己?」我問。
「這一招叫 昇體,用魔力包圍住身體的一種技術。想讓魔力轉化為不同的性質去達至不同的目的的話,前提就是要學懂昇體。」
那把劍在他說完過後,應聲掉落。


我馬上接過劍,再次雙手向他由左上砍下一劍。
那把劍這次沒有被吮住,反而是那片保護的薄膜變得堅硬無比,在砍中那膜的同時,「鏗」的一聲也發出了。
他冷冷地說:「這個是昇體的再應用,叫 護體。把在身體的魔力膜用火水土的性質,混合出能夠擋住攻擊的硬物。」
「?」混合屬性?
果然屬性是可以混合的,混合出來的魔力層不但看不見,而且卻居然有能夠防禦的實體?
我問:「既然可以在現實中格擋攻擊,為什麼我卻看不見?這是魔力三形態之中的那一個形態?」
「這是介乎於第三態以及第二態之中的狀態,但是說是第二態的話比較合理。它是魔力第二態跟第三態的具現連結,只要魔力沒有失去控制之下完全變成第三態,就可以把所有魔力變回第二態。」
也就是說物質態的魔力已經不可以再變成魔力了。
我也想不到那種畫面——已經變成水了,變成泥士了的東西,能夠變回那種虛無縹緲的魔力。
「不過,由於跟世界的守則有所不同,需要自然消耗魔力去代償。你也可以理解成,第三態跟第二態之間有座橋樑,需要不停向那個橋樑給予過路費。」
我拉開身影,跟他再拉開距離。
然後再一次向他進攻,這次向著他直刺,打算用一次性的力量打碎他的防禦。
他輕鬆向一面閃開了攻擊,然後用一隻手指,用力點在劍身上。
劍身應聲被他這一下弄至飛裂,破碎,劍身四分五裂。
「這招叫 急體,用火風水的屬性混合出可以讓身體加快動作的方法。」


他說完後,走近牆邊,單用前臂的力量,把單手就這樣插進牆壁中。
「防禦時就用護體,攻擊時就用急體。」他說。
「現在你已經沒有魔力了,先等待魔力的回復吧,現在就先完成你的身體訓練。」
他冷冷的說。
過了大概六小時的進程,他又再出現在房間之中。
他大概也知道我回復了多少魔力。
魔力回復的時間並不是一到某一個時間就可以完全回復,而是像身體一樣,要慢慢等待。
要全數回復的時間大約是一整天。就算剛才用盡了所有的魔力,現在我還是多多少少回復了點。
「現在就先教導你最基本的昇體。」
「首先把小許魔力用第二態包裹在右手,然後把這些魔力轉換成水屬性,然後再抽取出另外一團魔力,轉換成火屬性。然後兩者混合。」
我照著他做,卻顯得很吃力。我做不到兩種屬性的混合,就好像油跟水一樣,各不相融。
數十分鐘過去,我早已失去了時間的感覺,集中所有注意力在手臂上,讓兩種完全不相同的魔力混合在一起。
好不容易才將一部分強行混和了。
感覺非常不好受,看似是把一堆又一堆的東西胡亂堆放在一起。
事實上是,要把兩種屬性混合,必要好像把玩迷宮一樣,要求兩方所有太過凸出的東西切走,才能讓兩種不同的東西勉強放在一起。
因為兩方都太過極端,混合就是不詳的感覺,不安的感覺。
「嗄……」
完全做不到,我的精力幾乎用盡,無力地坐在地上。
「這樣就完了嗎?」他問。
我沒有理會他,接著再試把水跟火屬性的魔力混合。
不知道渡過了多久,天已入黑。
我終能把兩種屬性混合,結合出來的魔力團令我覺得非常之奇怪。
又是這樣了……魔力的轉作,轉換,基本上只要做過一次,腦海之中就會深深的有了烙印,大概以後都不會忘記。
但是這個記憶是比小時候那種,看到恐怖畫面的記憶。或是比起,看到最想看到的畫面時的那種深刻感覺,更比令人無法忘記。
他說:「現在這個狀態就是 昇體了。」
「這個狀態不會自然消耗魔力,而且長期維持昇體的狀態也是另外一種備戰的狀態,你以後也要長時間維持住全身昇體的狀態。」
「……」他說得真輕鬆。
「然後就是護體,你在昇體的魔力之上再加上土屬性的魔力,應該比起剛才困難不少吧。」
困難不少?這件事比起他所言不知道要難多少倍。
首先在昇體狀態的魔力中我就感知到不少奇怪又不安的感覺,然後在火以及水的混合魔力團之中再加入不同屬性的魔力,這件事是在迷宮解難遊戲之上再加多一層困難的要求一樣。
不行……不行……
在邊緣位置的土屬性魔力跟火以及水完全格格不入,沒有可以混合的位置,沒有可以讓兩者融為一體的方法。
沒有可能的吧,護體真的是這種方法去完成的?
不……
不要想東想西。
我重新架起精神去處理它。
集中精神去做。
本身火加入水的時候,兩種屬性就已經互相配合好,融合好。即使是兩者互不相同,但是兩者融合好的時候就已經代表它們的完美,不可再逆的分離。
一類已經是完美的東西,是已經沒有再次加強的必要,也沒有空間能夠再次改變,加強。
完美?
好像我用大把把的劍在用力強行刺穿什麼東西。土屬性的大劍,強行刺穿火和水屬性的牆壁。
沒有任何的技巧,方法。只能夠單方面用蠻力去把兩種互相排斥的東西強行碰撞。
我咬緊牙關,眼神堅定看著自己的右臂,流下了口水也不自覺。
不知道時候過了多久,三種屬性已經混合在一起,我也已經近乎精疲力盡。
康佛雪似從沒有離開過一樣,在我身旁說:「現在把這團魔力嘗試轉變成第三態之中。」
「但不是全然的轉換,而是像是處於第二態以及第三態的交界。」
這個反而很簡單,只是把令魔力處在兩個態之中,第二態的比例較多。
很奇妙,現在的魔力有三種屬性的混合,以及在兩種狀態的交界之下,卻是異常靈活,而且動態十足,十定堅實,給予了我另外一種信心。
「這個就是護體,利用水屬性以及火屬性的性質去令魔力能夠用一種靈活以及具力量的方式去存有,然後再加上實質的土屬性。」
「本身沒有加上土屬性的時候,單純火加上水屬性的魔力只能夠控制魔力的變化以及移動。加上了土屬性後,魔力就可以有了實際的具現性,可以用來硬化以及軟化護體,用來保護自己。」
康佛雪說完後,拿起了一把刀子,看來是他突然變出來的東西。
他輕輕的把刀子向我擲來。
我架起右臂,把護體張開,一層看不見的薄膜在我身前展開成一片堅實的城牆,把那小刀擋開了。
「鏗……」小刀在落地的一刻間,我才有了知覺,也感覺到了——魔力的威力。
「那我就當成你學懂了護體了?」
「快教我急體。」
他聽到我的急切心情,展開了更加無機質的微笑:「你把現在所有的魔力都放棄掉,重再製造多一次昇體出來。」
「嗄……」
我花了好多力氣才能勉強站起來,眼睛幾乎要看不清,全力的精力已經用盡。無力舉起右臂再次集中精神。
沒有費任何神就把昇體製造出來,就在右臂處。
「這次是加上風的屬性進去。」
我感覺很累,很累。但還是心中想著那道風景,由身體中抽取出風屬性的魔力。
再一次似剛才那樣加入到昇體的魔力中。
加不到……混合不到……
跟剛才要加入土屬性的困難一樣,幾乎不可能的任務,是要在兩個巨大的世界之中找出所有兩者完全不相同的地方,才可以把兩者安好地混合起來。
不可能,但也要做得到。
我用力雙手握拳,別扭以及不明用意地把雙拳互相推擠。
事實上是,我意識已經不清了,只能用這種方法去令自己回復一點點的清醒,一點點也好。
好幾十分鐘過去了,這兩種魔力終能混和在一起。
我沒有一力氣,單手支撐地板,單手抱腳不讓自己倒下。
「然後再好像我剛才說的那樣,把這團魔力轉換成第二態跟第三態之間。」
我知道。
沒有任何難度,輕而易舉的行動。
「那你現在來打我啊。」
康佛雪說完,我沒有再三思考,立即衝前,右勾拳直筆打在他身上。
我只是在手臂處聚集了急體,全身上下都沒有魔力的覆蓋在上。結果是,身體衝上前的速度沒有改變,但是右手一揮動時,急體的魔力也隨著意念而行動。
本身的力量加上魔力急劇加強了力量,令擊打者本身的我也知道這一擊是正常人沒有可能能夠打出來的。
雖然是充滿力量的一拳直擊,可是他卻面不改容,過了幾秒後他言道:「合格了。」
我也知道,他太強了,可是到底強大到什麼程度呢?
「那現在讓你休息一晚吧,因為你沒有足夠的魔力去做。」
「做什麼?」
「去殺人。」
「啊!……」我被他所言吃驚了。
隨著聲音的消失,他也從黑夜的天空中隨黑影而變得無形。
殺人……
實現理想……
我低著頭,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空氣中回響著身體以及黑夜的清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