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租
 
近幾年, 香港嘅樓價正一日千里, 呎金吋土已經再唔係啲咩天方夜潭, 三百呎以下嘅新樓單位亦都已經成為新一代嘅標準, 好多家庭都係為左居住嘅問題而感到煩惱。
 
工廈劏房, 天台屋, 唐樓分租戶亦都成為主要嘅另類選擇, 但講到上世紀最盛行嘅居住環境, 就不得不提到響漫山遍野都隨處可以見到嘅, – 木屋區。
 
某年慈雲山上嘅木屋區處, 一幢體積比較大嘅木屋之內, 十數伙人正迫埋響呢間破舊嘅木屋裡面居住, 屋內各式各樣嘅設施都非常簡陋同殘破, 廚房廁所就各只得一個黎供眾人共用, 洗衫方面就需要行去響路邊嘅街喉度進行。
 




是日平日, 天晴, 木屋區內各處都見到好多上左年記嘅人響度生活同作息, 後生嘅響呢個時間大都出左去市區度上班工作, 而番緊學嘅小朋友, 呢個時候亦大都正響學校內求學之中。
 
木屋之內, 「華女, 做咩日日都見妳響到睇報紙嘅, 咩妳仲未搵到工呀?」 「係呀勝叔, 我已經見過好多份工架嘞, 但啲公司都係嫌我嘅學歷唔夠, 所以多數都唔肯請我做野囉!」
 
「哦, 咁妳就要繼續努力啲嘞, 係呢, 妳老豆仲未出得院咩?」 「未呀, 醫院話佢有排都仲未走得住喎, 係呢勝叔, 老豆話…你啲租….唔知可唔可以再通融多一個月先咁呢?」
 
勝叔望住華女, 「唉, 華女, 妳地都已經成兩個幾月無交租比我架嘞, 妳都知啦, 勝叔都唔係啲咩有錢人, 而我每個月收呢度班人嘅租, 都只係啱啱先夠比呢度啲維修同保養嘅使費咋, 呢呢呢, 剩係尾房果個道友明, 今個月都仲未曾肯交租比我, 咁其實我又真係好難做架!」
 
華女極度唔好意思, 「勝叔, 你就做做好心, 我而家已經儘快搵緊工架嘞, 到搵到工之後, 我地就可以有錢即刻就交番哂啲租比你, 勝叔, 你就再通融一吓先啦!」
 




勝叔面上正鬼鬼馬馬咁, 見佢係咁打量住華女嘅身體上下, 勝叔咪咪咀咁笑住黎講, 「係呢華女, 成日夜晚見到果個送妳番黎嘅男仔, 佢係咪妳個 boy friend 黎架?」
 
「係呀, 有啲咩事呀勝叔?」 「哦無, 咁…妳同妳個 boy friend 拍拖果陣, 兩個人有無試過…. 曳曳咁架!」 華女知道勝叔講嘅曳曳係咩意思, 見華女塊面已經紅哂。
 
「勝叔, 做咩你會問埋哂人地啲咁嘅野嘅?」 勝叔再笑住講, 「華女, 妳兩父女響我呢度都已經住左幾年嘞, 咁勝叔都可以話係叫做睇住妳大嘅, 嗱華女, 其實上次有晚勝叔響下面個公園仔度, 唔覺意咁見到妳同你個 boy friend 響啲草叢度…曳曳喎!」
 
華女聽到後即時大驚, 「勝叔, 果晚我地…」 「得嘞華女, 其實勝叔都唔係啲咩緒事八掛嘅人黎嘅, 而且華女妳都已經係咁大個女囉, 之不過…..妳都要明白, 妳地再係咁唔交租比我嘅話, 勝叔就真係有啲難做過喎!」
 
華女唔敢再出聲, 勝叔望住華女, 但對眼就係咁注視住人地個心口同大脾位置, 呵……, 勝叔隻手正初住自己個褲朗果度, 華女開始再講, 「勝叔, 就當係我求求你咁, 你真係再通融一吓我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