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叔即時就打蛇隨棍上, 「咁啦華女, 勝叔都唔係啲咁冷酷無情嘅人, 嗱, 不過就咁, 妳而家就先入一入黎我間房度, 等勝叔再問多妳一個問題, 然後就先再決定可唔可以比妳地響度再住嘞!」
 
華女別無選擇, 唯有真係跟住勝叔行入去房內, 門關上左後, 勝叔就同華女講, 「華女, 妳既然要勝叔通融一吓, 咁妳都要比番啲誠意勝叔架, 計埋今個月, 妳地總共就欠左我成三個月租, 三三歸九, 九三就二十七, 即係總共二千七佰九十蚊, 嗱華女, 勝叔就有個建議比妳, 就係如果…….」
 
華女正等待住勝叔嘅繼續, 勝叔再講, 「呢, 即係…如果華女妳…肯同勝叔….而家響度打個炮嘅話, 咁勝叔咪就再通融一吓妳地咁囉, 而且勝叔仲會減番妳地一千蚊出黎, 咁就即只係仲欠我一千七佰九十蚊, 嗱, 呢個提議唔知妳又覺得點呢?」
 
華女聽到後已經大驚, 見佢正呆企住響度, 勝叔見華女仲企左響度, 跟住佢就再落咀頭, 「嗱華女, 妳都已經唔係啲咩黃花閨女啦, 但妳唔諗吓自己, 都要諗吓妳個老豆過喎, 妳諗吓, 到佢出院果陣, 如果妳話佢知妳地都已經無屋可住, 咁妳話到時佢係會幾慘咁呢!」
 
勝叔繼續迫住正流緊眼淚嘅華女埋死角, 「嗱, 上次響公園見到妳同個 boy friend嘅果件事, 妳話如果比呢間屋啲八婆知道嘅話, 嘿, 我睇佢地都會有幾多野講過囉!」
 




華女聽到即時大驚地上前捉住勝叔隻手, 「勝叔你千祈唔好講出去呀!」 「咁妳到底肯唔肯同勝叔打炮先?」
 
華女正在猶豫, 勝叔開始有啲唔耐煩, 「挑那媽, 又唔腩係未做過, 而家都就黎無屋住仲要響度扮哂純情咁, 咁妳唔制就唔該即刻同我執野搬扯嘞!」
 
勝叔轉身走去開門, 但華女已經喊住咁捉實勝叔隻手制止, 「勝叔唔好呀, 我…….!」 「點呀華女?」 華女正在低住頭, 「點啫, 妳快腩啲應吓我啦!」 華女仲係呆左咁, 「挑, 都唔腩係路嘅, 扯, 快啲同我執埋啲野扯!」
 
「勝叔唔好…鳴…..」 華女無奈, 見佢終於都流住淚咁點左一吓頭。
 
計劃得逞, 勝叔即時露出狼相, 已經拖左華女埋床度, 咸濕伯父即時就使出巫山之爪, 正瘋狂地咁侵襲住華女嘅身體上下, 死臭咀正不斷錫住人地塊面同咀, 衫鈕亦正比狼爪逐粒逐粒咁解開住, 嘩, 頂….
 




一對剛熟透嘅水密桃, 正被一個又殘又舊嘅胸圍緊緊咁包裹住, 華女個胸其實確係有啲料到, 勝叔平時一早就已經昅倒口水狂流, 今日既然有呢個咁嘅機會, 佢仲唔盡情揸番夠本嘅, 佢就真係唔係叫做勝叔嘞。
 
正皺住眉頭, 眼淚長流住嘅華女, 知道今日已經再難逃魔掌, 但為左呀爸, 為左仲可以留響呢度繼續居住, 眼前似乎就只有忍辱負重, 只希望惡夢能夠儘快地離佢而去就好嘞。
 
爛鬼胸圍已經除下, 牛仔褲亦比勝叔粗暴地咁扯住落黎, 已經揪住條霉舊嘅底褲兩邊, 勝叔正慢慢咁將條底褲開始扯落, 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