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球給我、給我!」 

「小心,有鬼!」 

「加油啊!」 

學校的操場上,一場激烈的班際籃球決賽正進行得如火如荼,比賽已開始了十分鐘有多,雙方還沒有一分進帳,與其說他們攻擊力太弱,倒不如說防守如鐵壁更適合。 

對壘的雙方,不乏籃球校隊的成員,「大坦克」戴歎和「老鼠」魯樹正是校隊的三朝元老,一個坐守籃下,一個策動攻勢,所以中六乙班一向都被看好會奪標;但中六甲班也有一位校隊「得分王」吳縱,在學界比賽平均得分達二十一分,也是中六甲班之所以能過關斬將,戰至決賽的原因。 



旁邊的觀眾已經不耐煩了,開始鼓譟著,就在此時,中六甲班的其中一名球員陳勇因取分心切,走籃時一不留神,被「大坦克」蓋了一個大火鍋,滾至數公尺外,人仰馬翻,不能再戰。 中六甲班只得一個後備球員,一個看似不懂打球,只懂唸書,孱弱得射一球罰球也要用盡全力的書生,此人身材矮小,架著一副寶籃色眼鏡,一頭烏黑的頭髮,斜陰加上三叉尾,頭髮一條條豎起,髮泥比誰都用得狠,比起唸書,其實更像一個只顧泡女的二世祖,加上是新生,若不是規定每班最少要六個人才能參加,而其他男同學又寧死不屈,論誰也不會找他參賽。 

只見這人知道要出賽,立刻滿頭大汗,有如見到獅子老虎般害怕,雙方球員都心知現在是以五對四,乙班士氣立即大振,攻勢比之前更有板有眼,「老鼠」運球穿插於敵方之中,甲班陣腳大亂,冷不防他一傳球給「大坦克」,他以龐大的身軀在籃下使出看家本領─橫行霸道,悶局終歸被打破,二比零。缺口被打破,乙班乘勝追擊,連取八分,相反甲班因換入一個書生,陣式不同,方寸大亂,吳縱雖努力收復失地,但卻被二人夾擊,頻頻射失,攻守也更差了。雖然書生無人看管,但卻沒有人會想到傳球給他。終於,乙班以十比零結束上半場比賽。

休息期間,一個更壞的消息傳來,陳勇無法再繼續比賽!頓時全隊人的士氣便更加低落了,隨了一個人──書生──他越打越起勁,竟主動要求吳縱傳球給他,吳縱打量了他一番,隨口應了一句「盡量」便應付了他。

下半場開始,甲班的攻勢,吳縱依然被兩人夾攻,書生大喊傳球,吳縱卻無動於衷,勉強射球,又射失,平時他引以為傲的射術,在今天竟然全失,實在天意弄人。那一邊廂,乙班又進球了,比數擴大至十二比零,甲班的防衛力簡直是零。吳縱不斷失球,離完場尚有十一分鐘,甲班終於忍不住叫了個暫停。

人人上氣不接下氣,只得書生沒有喘氣,汗也沒有一點,此時書生再次要求吳縱傳球給他,吳縱見現在已沒有勝算,倒不如就賭一把,終於點頭答應。 



球證哨子一響,兩班鼓勵一番,又再次上場。面對著校隊成員,乙班的代表有點手忙腳亂,吳縱輕易便盜了他的球,敏捷地把球運過半場,但乙班回防很快,他又再次被人圍困,眼角看到書生,便把球傳了給他,在三分線外,他終於射出了第一球,籃球在空中旋轉得很快,而且呈半彩虹的完美軌跡行走,「嚓」,穿針,書生為甲班入了第一球,全場,特別是六甲班的人,都發出了代表詫異的「吓」的一聲,一秒後取而代之的是震耳欲聾的掌聲。 

「老鼠」為穩定軍心,也回敬一球三分,可惜射得太急,用力過大,反彈又落在書生手中,他立即運球上籃,追成五比十二,甲班士氣又再次提升了,甲班氣勢如虹,本想乘勝追擊,但「大坦克」又怎會被他們輕易得逞?他向「老鼠」打了一個眼色,「老鼠」反問:「真的要用這一招?」戴歎點點頭,陣式一變,他竟站在禁區之外,連同是校隊隊員的吳縱也摸不著頭腦,只好看他葫蘆裡賣什麼藥。魯樹使出得意技「穿花蝴蝶」,輕易避開所有人上籃,吳縱雖然知道這招很利害,但卻不能阻擋他,即使他不能上籃,守方球員都被他引走,到時回傳給戴歎,便可輕易得分,萬試萬靈。雙方互有攻守,這邊吳縱得兩分,另一邊魯樹又取兩分;這面書生一球三分,對面戴歎又豪不客氣的奪取兩分。時間只餘下三分鐘,比數是二十二比十四。 

激烈的奔走,書生已體力透支,不,應該說是雙方均力氣用盡,餘下的三分鐘是意志的決鬥,乙班見甲班士氣高漲,有意要一暫停打斷其氣勢,並換入「跑狗」呂晁改打快攻及消耗戰,用全場防守希望徹底令甲班防線崩潰。果然,甲班雖然頻頻三分得手,連得十二分,但乙班卻進帳了十六分,甲班爭勝無望,雖然不想放棄認輸,到最後一分鐘仍作垂死掙扎,再得四分,不過大局已定,球證長哨一響,終於完場,乙班以三十八比三十取得冠軍。 

表面上取勝的是乙班,實際上甲班更受人注目,因為孱弱書生竟得二十分,大大拋離吳縱的六分。一場比賽,書生成為全校焦點所在,無人不識,無人不曉,他的名字──歐陽早──更高踞校園人氣熱門字詞第一位個多星期,班上的人都對他刮目相看,故事也隨即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