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久違了的對決,由無限覆桌三人組對章、武、雄三人。

先進攻的是章,他以熟練的運球技術,一下子由「葫蘆頂」把球帶進籃底,三人還未來得及反應,已經先落後一分。

由於規則是勝者開球,所以繼續由章組進攻,今次傳球給武,他以極速在人群中穿插,再用美妙的後手傳球給在禁區的雄,由於他有一柱擘天的優勢,所以背對籃板步步進逼,但他的優勢同時是他的弱點,由於他高,重心也高,因此每拍一下球反彈的時間也會相對較長,而此弱點敏亦早已察覺,所以在星防守雄時,敏便無聲無息地走近雄,欲直接盜走他的球。不過雄也不是泛泛之輩,此弱點他知道很久,而他更以此作為絕技,籃球是團體運動,當兩人同時防守一人時,便代表有人有空位,此人正是「魚蛋炮台」,雄把球高傳到武手上,他便如上了膛的炮台,球由胸前發射出去,以極低拋物線但很快的球速,「轟」的一聲便命中目標。二比零。

分數漸漸擴大,一是章突破,一是武極速射球,一是雄籃底稱霸、補籃,早等三人球也未碰過便落後八比零。不過正所謂聖人都有錯,一向幸運的星在雄的一次進攻中,胡亂的一躍,把雄的射球攔住,而早及敏亦箭步跑去球的落處,可是章始終是未卜先知,一早站在球的落點,接球後一個假動作佯裝射球,把早及敏也騙過,然後直向籃底奔去,在左面禁區起跳,而星亦不管三七二十一跳起,右手一揮,球被他撥走了,此時剛趕至的早接過球,再傳給走向「葫蘆頂」的敏,此刻三人總算接觸了球,但武回防速度很快,敏想向左推進時武已右手向左把他的路徑截住了,敏亦意識到在熟悉的人中,他的路線很容易被預測,因此便果斷地把球傳給早,由於是早的射程範圍,所以他接過球,球便跟隨美妙的拋物線直入籃框,三人組終於破蛋成功。

之後便是星表演其強項開球的時間,他視線稍稍移向早,早便明白他的意思,立刻向底線跑去,章亦緊隨其後,星視線未曾離開早,但球卻早已在敏手中了,因為章被引開,右面有一空位,敏及星一個交叉走位,武及雄便發生小碰撞,多虧這零點三秒的延遲,敏便由右面切入,繞向左面一個後手背樽,又得一分。



三人組再開球,星欲重施故技,然而同一種策略無可能會在短時間內再次奏效,早人在底線,但章卻專注於早及禁區的防守,完全無空隙。星因不能傳球,便與雄「check ball」,自己拿回球後便運球進攻。不過星運球技術始終不好,所以會有很多驚險情況出現,如球會留在原位,人卻離球三步距離,又或是球走遠了,人卻未能反應。可能看在別人眼裡他是在玩弄對手,在賣弄球技,會以為是花式運球,但早及敏也知,其實全都不是,只是他運球太差才會如此。起初雄見他運球技術之高超也嚇呆了,但當回過神後,才驚覺他是完全不懂運球,三歲的小孩也比他好,於是雄便行近星一點,星頓時抓緊球,雙眼四處亂竄,可是早及敏也被章和武嚴密看守,最後星只好慌亂中胡亂把球扔向籃板,不過今天配額的運氣可能剛剛用盡了,所以球飛得比籃板高而出界了。

章組再次奪回攻擊權,由於雙方實力實在太懸殊,章把球全都交給武,借此訓練他的準繩及雄的籃板球技術。最終在章組非常輕鬆的情況下以十比二勝出比賽。

「很累啊!很久也沒試過這麼盡興了,來,我們以水代酒,乾了它。」章說罷便把水一飲而盡,大家也跟隨他把水喝盡,然後再到體育館喝水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