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你……你們看,看看到底是誰大駕光臨?」阿早向兩個正在喝水的朋友說。

兩人聽罷,順著阿早的眼神看去,立刻把口裡二十四點七毫升的水噴出,頓時目瞪口呆,而阿早更已經站了起來,走向三人中身形略胖、第二高、架著一副寶藍色方形膠框眼鏡的人那裡,而且雙眼帶著一股陰森的殺氣,兩人眼神一接觸,便同時舉起右手緊握拳頭,向對方奔去,阿敏與阿星想阻止也來不及,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兩人同時向對方出拳,雙拳不偏不倚的擊中對方──的拳頭,然後兩人收起拳頭,小腿發力向對方跳去,兩手張開,有如小紅帽故事中的豺狼想吃小紅帽時的姿勢,兩人碰撞,繼而互相纏繞、拍打對方──這就是他們的打招呼方式,阿敏和阿星就是想避免這麼激烈的「打招呼」方式再現,因為他們曾經因為排練這組動作而大打出手,現在兩人多月不見,稍一不合拍,恐怕一千幾百元醫藥費會在所難免,他們口中唸著:「好兄弟!會考後很久也沒見面了,現在怎樣,能在原校升讀中六嗎?」

此人正是阿早三人的小學同學「仆街神射」王章,亦即他們口中的「肥章」,而同場另一個與他們同是小學同學的,便是全場個子最細小,戴著一副深藍色金屬框眼鏡的「魚蛋炮台」文武,他們兩人,與阿早三人是當時全港第一屆綠色小學冠軍榮保小學上午校的校隊,當時學界人稱「球場小凱子」的阿早、「左手神人」的阿敏,和「MVP」的阿星,他們五人是當時名震港九、叱吒一時的奪命組合,曾經試過一場內可以神奇地投籃命中率有一百個巴仙,這紀錄不管是美國職業籃球賽,還是學界籃球賽也是空前的一個傳奇神話,神話背後,他們最終是敗了給擁有「勝利毒藥」之美譽的博達小學六十三比二,就是這一場使他們一舉成名。至於最後一位個子最高大的,就是文武的中學同學高雄。

「現在還是老樣子,心裡還只有大坑,中六我是唸到了,不過是試唸,若成績不如理想,便無書唸了。」肥章答道,「你怎麼了,還在少林寺鐵杵磨成針嗎?」

「我不用再磨杵做杵男了,我重投一個正常的校園了,而阿敏和阿星也與我繼續做同學。」阿早說。



「能唸中六真好,我會考只得個位數,現在只有唸IVE,唉。」文武道,「我餓了波很久了,快來一場三對三比賽再寒暄吧!」

「好!期待很久了!」眾人應聲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