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球面對著經驗豐富的校隊中鋒戴歎,畢竟林朋還是太嫩,只有看的份兒,球很自然的便落在乙班魯樹手裡。他一接到球,二話不說便向尚未排好防守陣勢的甲班籃底衝去,甲班的球員還未反應過來,除了吳縱。他一個箭步擋在老鼠的前面,老鼠為免犯規,只好退回三分線外重組攻勢,而甲班球員也各自回到自己崗位上。

甲班用的是最簡單的防守籃底陣式,所以外圍防守較弱,身經百戰的老鼠一眼看穿此陣之缺點,故意跑向右面大坦克的附近,令人誤以為要以大坦克為進攻中心,都稍向右面移動,怎料球卻傳到了一直待在左面的陳予奐手上,作為一名得分後衛,在無人看管的情況下,這兩分是囊中物,所以乙班先領先二比零。

這次進攻權在甲班手裡,林朋把球傳到吳縱手裡,全校便只聽到他的名字,他不消三秒便把球帶到了對方的三分線上,乙班看守他的球員人如其名,被他的氣勢以及支持者的叫喊聲嚇得「慌失失」不知怎辦,連最基本的跳起舉手攔截也沒有,很自然便取得了三分,此時歡呼聲更吵得連在上課的老師也要出來看看發生什麼事。

「大家守好這一球,我們再乘勝追擊!」阿縱喊道。

「真不爽!活像球隊的領導者!」歐陽早不屑道,「球若在我手裡我也一定能射進!」 這時,老鼠已迅速地把球運到甲班的陣地,由於阿早再次發揮「球場小凱子」的本色,在球場上發呆,老鼠便趁此空檔切入,當阿早回過神來已被超越了一大半,他不想在梁詩情面前出糗,轉身便追去,怎料腳滑了一下,失去平衡,人便「嘭」一聲跌在地上,而手卻緊握著一樣東西,但全場人士也為此一情景哄堂大笑,特別是凌敏及吳星,他們笑的不是阿早跌倒,而是笑他手中物品的主人──老鼠!原來阿早手中的是一條褲,正是老鼠的體育褲!由於人在失去平衡的情況下,本能地會拿著一些就近的東西保持平衡,以防跌倒,可是阿早卻只拿到老鼠的褲,結果兩人一起倒下,老鼠更因此而走光,露出他那不為世人所見的光溜溜的屁股。



「真可惡!你竟敢戲弄我?」老鼠一邊怒吼一邊搶回褲子穿上。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失去平衡罷了。對不起!」阿早強忍著笑地賠不是,而乙班的球員也紛紛趕來拉開老鼠平息事件。

崔sir也答話說:「這只是小事一樁,想當年我還是本地甲組足球球證時,那些瘋狂的球迷會赤裸地跑到場上奔跑呢!無錯,說起我當球證時呢,我曾……」

「夠了崔sir,不要再說當年了,」圍觀的女同學打斷道,「我們想繼續看比賽呢!」由於每次提起當球證的往事,崔sir也會再次變身成「茶大俠」,不斷的翻查其自己的記憶,把相同的事件用一樣的方式向同樣的同學再說一次,所有同學也聽膩了,有些頑皮的同學更會模仿其聲音語調及動作即席表現一次,有些「專心」的同學更把他的故事輯錄成書,為以後成為作家作好打算。

被打斷說話的崔sir雖然不開心,但也只好不情願的繼續比賽,判被拉跌的老鼠射兩個罰球。身為校隊主力之一的老鼠,罰球駕輕就熟,閉上眼也能命中,所以這兩分便因阿早的失誤而獻給了乙班。阿早下意識地向他的「女神」阿情望去,但阿情眼中閃爍著的卻是阿縱的身影,這令阿早十萬分不高興,他向阿敏和阿星打了個眼色,便向敵陣衝去。 由於乙班的球員眼中只視阿縱為對手,其他的根本不放在眼內,所以阿縱運球到那裡也遭夾擊,只好傳到阿敏手中,阿敏接過球後,二話不說便傳到阿早手裡,只見阿早身處的地方是敵方防守的盲點,又或者說是敵方因夾擊阿縱而出現的漏洞,那正是他的射程範圍,可是他想起阿情眼中的吳縱,便向後退了一大步,正好在三分線外,一起手,球卻不是朝籃框方向飛去,而是從他的右面以光速飛出界外。定睛一看,原來是方室把球拍走了,他對著阿早仍然是「慌失失」的樣子,但卻沒有像面對阿縱時一般膽怯。



「可惡!被小看了!這一個沒用的女人型垃圾竟然也可以拍走我的射球?而且還一臉理所當然的神情!真可惡!」阿早強忍著怒火在心裡怒罵。

阿星開球,照例又開到阿早手上,這次阿早稍為認真一點,開始使用他們在北村主場練習所得的「必殺技」─「閃電互傳」!他們三人在球場的右面,以不斷傳球的方式,使球不著地卻向籃底前進,場外觀眾也看得呆了眼,竟有零星的掌聲傳到他們的耳朵中,他們更是沾沾自喜,心裡不禁想著:「想不到我們苦練的絕招這麼快便要露面,不過也無所謂,就讓你們看看我們真正的實力,看你們有誰還敢小看我們?」

但是一秒以後,場外傳來的卻是乙班興奮的吶喊聲,因為球已被老鼠輕易盜去,更策動了一次快攻,以超長傳把球傳到毛仁迪手裡並輕鬆上籃得分,阿早三人還未知道他們辛苦所得的絕招被破解的原因,但戰意卻已經跌穿了谷底,而方室卻向著他們走去,並說:「你們那是啥傳球?雜亂無章而且速度又慢毫無力度,而且你們連最基本的籃球常識也沒有!球傳得越多越遠,被盜的機會也會相對增加!我真替你們的隊員擔心呢,要跟你們這些白癡做隊友,成為他們的負累,只會拖後腳,以二敵五,想贏也難了,哈哈哈哈!」

聽畢,三人怒氣大升,但同時戰意及信心也跌至前所未有的低點,他們竟被這個在他們眼中被視為廢物的人取笑,真是怒不可遏,可是他們的板斧也用盡了,根本就如方室所說,他們是其他二人的負累,只會拖後腳,毫無用處。

球賽開始了短短四分鐘,比數已是六比三,乙班領先,但甲班卻有三人失去了戰意,只有阿縱是充滿信心,情勢相當危急,以此情況下去,甲班被大炒是遲早的事,更甚的是這一戰會影響之後班際籃球比賽時的士氣,此時,球又再次落到阿早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