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早手執籃球,但是戰意及信心都處於谷底的他,連最基本運球及保護球的意識也失去,幸好阿敏察覺到,從阿早手中奪球再帶進敵方陣地,而此時阿早仍然在原地呆站,以四敵五,阿敏把球傳給阿星,阿星再佯裝射球,把球傳給在籃底下的林朋,只見他吃力往內擠,可惜根本擠不進去,反而被逼了出來,無他,因為他的對手是戴歎。由於阿早依然在呆站,所以乙班更放心地以二人夾擊的方法看守阿縱,密不透風的防守使得阿縱完全不能接球,眼見勢色不對,林朋便又把球回傳給阿星,阿星二話不說便把球投出,因為他根本不想球停留在自己手中超過一秒,否則便會被毛仁迪把球盜去做成自己有失誤。

可能幸運之神總是喜歡比較白白胖胖的人,阿星這胡亂的一投竟然為甲班追回兩分,分數是六比五。說時遲那時快,乙班「老鼠」鬼祟地又再次把球運到甲班籃底下,甲班尚未回防,只有阿早一人,兩位冤家對碰,正當大家都以為比分會再次拉開之際,遠處傳來一把甜美的聲音使阿早有所行動,他雙手張開,但身經百戰的魯樹一早預料都會有此一著,所以很輕巧地在左手下穿過阿早,然而阿早並未放棄,轉身就跑,趕上了魯樹,兩人同時起跳,魯樹純熟的以右手下手上籃,阿早從後往球一拍,球便朝籃板飛去,成功阻止了「老鼠」的攻擊,而此時阿縱亦趕到把籃板球搶到手。

「精彩的防守!」四位隊友同時興奮的說。

這一個封阻,正是一球「士氣波」,整隊甲班的人士氣再次回復。攻守再次逆轉,由於剛才的一次封阻,使阿早再次甦醒,而且比之前更活躍,藉著阿星和阿敏的單擋,他得到了一個空位,而眼觀四方的阿縱亦一早發現,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傳到阿早手中,這傳球力度、角度、準確度和難度俱備,阿早一生人也未接過這麼有力的傳球,而腦中隨即再次憶起剛剛方室的說話,突然有所領悟,知道如何可以將「閃電互傳」改良成為真正令人聞風喪膽的招式,在領悟過後,本能地將球托在頭頂,力從地起,力度由腳到身,身到手,手到腕,腕到指,指再到球射出去,籃球以近乎完美的拋物線進了,為甲班反超前。

「哈哈哈哈!我阿早都不是瞎混飯吃的,不要看輕我!否則吃虧的一定是你!」阿早興奮又囂張的對方室說。



而球賽亦因阿早戰意和信心再起而進入白熱化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