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比分被反超,乙班叫了一個暫停,一方面重整軍心,另一方面則希望中斷甲班的氣勢。作為乙班靈魂人物的戴歎,為了穩定軍心,不斷鼓勵隊友,而且從中指點隊友的走位、補位和攻防方法,務必要令甲班不能翻身。

而甲班的氣氛則相對輕鬆,早、敏、星三人為剛才精彩的攻防不斷互相吹捧,而且更為自己可以反超乙班改寫劣勢沾沾自喜,彷彿已經取得勝利,只有吳縱一人心事重重般在沉思對策。

「乙班五人主動向我們提出比賽,一定不會那麼輕易言敗,而且他們陣中有校隊成員,實力一定不止如此,他們剛才應該只是在試探虛實,接下來比賽才是正式開始。」

吳縱整理好思緒後,便對其餘四位隊友提出了一個計策:「作為今年班際籃球比賽的熱門之一,乙班一會應該會以戴歎的力量和身型強攻籃底,林朋,雖然你身型和力量比戴歎輸蝕,以蠻力對決一定處於劣勢,但換個角度看,你比他更靈活更輕巧,可以以技巧取勝,我教你一些簡單的步法,你一會在場上慢慢領悟,我相信你可以應付得到。而你們三個無限覆桌三人組,我相信你們的默契可以發揮出更大的威力,今天的勝負關鍵,我認為會是落在你們三人組身上。大家一起加油,為取下這場比賽而奮鬥!甲班……」

「必勝!」眾人齊喊道。



「該死的吳縱,一副隊長樣,以為自己是隊長嗎?我才不會聽你擺佈,我一定會用我的方式拿下這場比賽,要令我的女神注視我!」

哨聲響起,兩隊人馬又再走上場開始決鬥。

乙班繼續由老鼠策動攻勢,老鼠一人站在球場的右面,而陳予煥、方室、毛仁迪則分佈在球場左面的三分線上,至於大坦克此時亦慢慢駛進甲班的禁區,以力量壓倒一切障礙物。林朋不敢和他有太多身體對抗,反而一直在腦海中演練阿縱傳授他的步法,務求找到一個一擊即中的機會,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老鼠果然老謀深算而且觀察力過人,一眼便看穿林朋的心,故意把球傳給大坦克,希望在林朋領悟出新招式之前徹底擊潰他的信心。大坦克面對無計可施的阿朋,輕易的一個右轉身再配以勾手將籃球送入籃框,林朋想封阻也沒有機會。

乙班因戴歎的得分,再次反超前領先一分,拉鋸戰亦宣告開始。



那邊廂你進一球,我便中兩球;你封阻我,我便盜去你的球來一次快攻,節奏之快,令在場人士目定口呆,即使一些轉堂要轉班房的同學也駐足觀看。

雖則說是拉鋸戰,但形勢漸漸向乙班傾斜,優勢慢慢開始建立,十數個攻防之間,乙班已將優勢擴大至八分,現在比分是二十八比二十,基本上這二十分,有一大半也是吳縱獨取的,獨力難支,無敵的吳縱也開始出現疲態,甲班的另外四人,不斷陷入更深的泥沼,林朋不斷幻想最好的突擊方法,而三人組則獨善其生,沒有和其餘兩名隊友好好配合,導致失誤百出。

慶幸的是,中場的哨聲終於響起,甲班可以有一個比較長的時間去作檢討,為下半場收復失地開一個軍事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