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場甫開始,乙班便施展全場緊逼防守,決意不給甲班喘息機會,縱使球在吳縱手上,推進過半場還是顯得有點吃力。

作為甲班的絕對皇牌,阿縱很清楚這第一擊必定要得分,這是穩定軍心,提高士氣的關鍵,一旦失手而乙班得分,分差立刻變成雙位數,在心理上的壓迫感會很大,所以即使是久經沙場,身經百戰的阿縱也不敢怠慢,要仔細的處理這個攻勢。而作為老對手的魯樹當然也知他心中在盤算什麼,只見他向方室和陳予煥打了一個眼色,兩人頓時展開包夾,使本身已疲憊的阿縱更加逼向絕路,而進攻時間卻無情地逐秒流失。

包夾之下,意味著有一人是無人看守,而阿縱也很快的察覺到他,而他也正在向阿縱要球。機會難得,阿縱再一次用完美傳球把球傳到無人看管的歐陽早手上,戰意正濃的他一邊擺出射姿,一邊心想:「這球我一定要入,我是救世主,我入了一定會把梁詩情的目光和心一併搶過來。」

正當球準備離手之際,阿早突然被一個龐大的黑影籠罩著,眼前的景色霎眼不見了。

「什麼?為什麼他會在這?我是在三分線而不是罰球線,為什麼在禁區的他可以在零點幾秒之間在我面前出現?」無錯,擋在阿早前面的正是乙班的中鋒戴歎。



「可惡!今次被老鼠那狡猾的傢伙算計了。」阿縱心裡想。

原來這所有的都是圈套,全都在老鼠的掌握中,但無論是多麼精密的計數,始終也會有變數,而今次的變數就是五人中機會最微的歐陽早。

可能是習慣了比賽的節奏,或者是熱身完畢,又有機會是女神力量的加持,阿早竟然硬生生把投籃的一連串流暢動作止住在球正要離手的瞬間,而立即變成轉身過人的運球動作,把大坦克甩在身後,自己則徑直向籃框衝去。這一快捷的舉動連老鼠也始料不及,當場愣住,直到回過神來想補防也太晚了,就是這一秒的遲疑,歐陽早輕鬆的上籃得分,總算保住了甲班的士氣和希望。

「精彩,Amazing。」吳縱以掛著笑容的臉對阿早說,同時也伸手想和阿早擊掌。

「一般而已,之後會有更精彩的,把球多傳給我就可以了。」阿早冷冷的回應,也無視了阿縱的擊掌。



「看來要稍為認真一點了。」老鼠摸著頭喃喃自語地說,而乙班其餘四位隊員卻飛似地跑到甲班三分線外,連體型有巨大優勢的戴歎也不進入顏色地帶,而是在三分線待命,很不尋常的陣勢,而魯樹卻不徐不疾的慢慢帶球來到半場。

不安感滿佈在甲班的陣地,而打破這僵局的竟然是「MVP」吳星。他大聲吼道:「不要在意他們的故弄懸虛,阿敏快點上前去防守他,不要給阿早一人臭美!」語畢,甲班的人如夢初醒,疑慮盡失,主動迎上敵方。

雖然氣勢上是甲班佔優,但是整體實力上還是乙班佔上風,老鼠配合毛仁迪簡單的Pick & Roll,很輕鬆的走進了無人看管的禁區,正當想上籃之際,阿早追上來想來一個封阻,手起刀落,電光火石之間,球進了,但得分的不是魯樹,而是陳予煥的三分球。

「發生什麼事了?」

「球是怎樣傳的,我完全看不清。」



「這是NBA的等級吧!」

一時之間,全場輿論也在討論這一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根本沒有人看得清。

「可惡!把球傳給我,看我怎樣逆轉勝利!」阿早氣急敗壞的嚷著,然而球卻依然在吳縱手裡,雙人包夾他的情況完全沒有因為阿早出乎意料的表現而改變,阿早依然是無人看管的狀態,而另外三人卻緊緊的被人盯著,寸步難行。控球能力出眾的吳縱面對著兩個球員,在體力不足的情形下,要突破根本無可能,所以最後也只好把球傳給無人看管的阿早。

正當球離開阿縱的手往阿早飛去時,乙班所有的球員竟然立刻跑起來,向甲班後場跑去,而球卻在離阿早二十五厘米前被一黑影順勢拍走,帶往完全無人的半場,此人極之靈活快速,卻有著全場最健碩的身型,運球到三分線便跳起投籃,籃球應聲擦網,三分袋袋平安。

「為什麼他這身型但身手卻那麼敏捷,而且投籃的手感又那麼好,射程也那麼廣,和上半場的他判若兩人,完全是兩類不同的球員,這個戴歎真的是中學生嗎?恐怕在全校,甚至是全港的中學也找不到幾個這種球員吧!」阿早驚呆了良久,完全反應不來。

「傳統中鋒的破壞身材,控球後衛的控球技術,得分後衛的射程範圍,三者結合,就是我們學校籃球隊創隊以來的永遠榮譽第一中鋒——外號『大坦克』的戴歎。你以為因為他好像坦克一樣龐大和無人能擋所以才叫大坦克嗎?真的大錯特錯了,不要忘記坦克不是只會輾壓物件,它還會發炮射擊,而且威力更是非常驚人,嘻嘻嘻嘻!」這段說話配合這個笑聲,出自老鼠口中,聽罷只會令人覺得生厭和不寒而慄。

而伴隨這個入球,乙班領先優勢擴大到十二分,雙方比分的差距也終於到達雙位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