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乙班這個陣式,甲班一時也無計可施。縱使各人心有不甘,但也完全破解不了,無論吳縱如何神通廣大,面對雙人包夾和體力耗盡的情況,最終也只能投降。

而不服輸的歐陽早,和吳星及凌敏打了一個眼色,無限覆桌三人組立刻組織起攻勢來,但這些攻勢在魯樹眼裡實在太兒戲了,接連數次的進攻也被他一人阻擋下來,幾次進攻無果,阿早也急了,心想:「即使未能得分,也不可以失分。」

可惜乙班的組織多變,阿早未能看穿其中關鍵,往往做成失誤,而他亦因勉強的防守,連續吃下四次犯規,最終只能在場外等待哨子響起。

這場班際比賽的預演,最終以乙班大比數六十三比四十一取下,而魯樹也半帶神氣半帶挑釁地向在場的甲、乙兩班同學宣佈,今年班際籃球比賽冠軍一定是他們的囊中物。

面對如此徹底的失敗,阿早消沈了良久,直到阿星和阿敏攙扶他回更衣室洗澡才回過神來。



「我覺得打全場的比賽不適合我們,我們以後還是專注在打半場的比賽吧……」阿早淡淡地說。

聽罷,阿星和阿敏相互對視了一下,然後異口同聲地說:「沒關係,我們是好兄弟,你想怎樣我們也會全力支持!況且我們也不太喜歡跑來跑去卻沒有球傳來。」

今天的課堂好像特別令人想睡覺,也可能是體育堂比賽完的關係,激烈運動完總想呼呼大睡。為了專心學習,古有懸樑刺股,今有按虎口搣大腿,所以敏和星的大腿也瘀青了一大片,才勉強支持到放學。然而阿早卻是罕有地精神十足的聽書上課,此反常的舉動令Ms Yeung也忍不住揶揄一番,但阿早卻完全沒有還擊,與之前比較簡直是判若兩人。作為兄弟的敏和星當下立即察覺到了早的反常,決定成立特別調查小組,誓要找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