糢糊的身影在斜陽的拉扯下顯得格外修長,由於有太陽在背後撐腰,令早等人看著他們也睜不開眼睛,不能直視,恍惚有種神的感覺。

這三個身影漸行漸近,而球場上亦只餘下無限覆桌三人組,但三人好像未有看見早他們,只是自顧自地交談閒聊,直到他們在早面前經過,才驚覺原來球場上還有人在,此時,他們六人十二隻眼終於對上了。

其中一個高高瘦瘦的長髮男喃喃自語道:「怎麼今天的球場這麼不乾淨,會有垃圾在?清潔工人躲懶了嗎?」語帶輕蔑,聽得人不是味兒,但他的同伙──身材不高但拿著籃球的鋼條男──立馬以凶悍冷漠的眼神盯著他看,令他頓時不敢再作聲,而另一個胖乎乎的可愛男連忙站在他們中間,好分隔開他們,然後笑瞇瞇的對早他們說:「不要怪他們,他們性格是這樣的,我叫丁次,他們是Paul車和小龍,我們每天也會來打球,但每次來其他人便會立即離開,所以我們每次也很納悶,難得今天你們竟然沒有走,不如我們一起玩玩吧。」說罷便在臃腫的臉中擠出一個誠懇但又詭異的笑容,看得早他們心裡涼了一截。

機警的星察覺到事有蹊蹺,本想拉著早及敏婉拒他們然後溜之大吉,但敏卻異常地有鬥志,早也察覺到敏的不尋常舉動,拉著他走到一邊問個明白。

「附近最近一直有個都市傳說,在籃球場上出現了三個惡鬼,借籃球之名,傷害他人身體為實,奇怪的是他們只出現在黃昏時段,到了晚上太陽完全西沉就會倏地消失,非常靈異,但和他們打過球的人也好像中了邪般不敢再碰籃球,難得今天有機會親身遇到,怎能不亢奮?加上這裡一直是我們的主場,我們不保護這裡,還靠誰?讓我們一起撕破他們的神秘面紗,奪回這屬於我們的回憶之地吧!」



聽罷敏的說話,早也開始燃起鬥志,反倒星卻嚇破了膽,但由於少數服從多數,所以他也只好硬著頭皮上場。

比賽以先得十分為勝,只打細分,經過一輪jump波,最終由無限覆桌三人組開波,簡單的掃球後,無限覆桌三人組對黃昏惡鬼幫之球場奪回戰便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