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開球,星便把球傳給敏,企圖用他左手的優勢令對手一時間難以適應而先聲奪人,當然敏亦很清楚星的意圖,畢竟這是他們常用的戰術,屢試不爽。

而這一次也不例外,敏在左面運球到底線然後jump shoot,而Paul車雖然很高,但慣性去封阻對方右手,所以也撲了一空,球直飛入框,先得一分。

「媽的!居然是用左手,被擺了一道。」Paul車不忿的說。

「不打緊,只是剛開始,先給他們一點甜頭吧,讓他們以為勝利在望時再將他們一下拉落谷底,看他們絕望的表情,不是更爽嗎?嘻嘻。」丁次詭異的笑道。

球賽再開,這次星把球傳給了早,而早二話不說就來一個跳射,球以拋物線飛向籃框,又再進一球。



但奇怪的是整個過程小龍也是撓手看著,不屑一顧的表情,彷彿在和小朋友打球,完全不認真。

縱使有兩分優勢,但三人組完全沒有怠慢,反而更積極得分,希望擴大比分,直接取下這比賽。

這次輪到星發威,他持球背靠單打丁次,丁次胖胖的身型出奇地沒有半點重量,像綿花糖般輕易地被星逼入籃底,以一個半勾手作為這次進攻作結。而Paul車和小龍只是站著看,沒有協防。

輕易的得到三分領先,星也放鬆起來,半帶囂張的說:「他們也沒有什麼本事,只是別人吹噓罷了,什麼黃昏惡鬼幫,看我星爺驅走你們吧!」

聽畢星的豪言,惡鬼幫三人也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繼續懶慵慵的打球,繼續一分也得不到,而三人組則勢如破竹,轉眼間已經拿了八分,勝利在望。



太陽逐漸沒落在山後,天色慢慢變暗,這次球又再次傳到了早的手上,但突然刮起一陣風,使早一時半會睜不開眼,就在此時,球從他的手中毫無先兆的消失了,當他能再睜開眼睛時,轉瞬間看到有一個紅色帶角的身影閃過,再眨眼便消失無蹤,可能只是眼花,但球已經進了,是小龍輕鬆上籃得分。

「竟然趁這數秒空檔便把球從我懷裡偷走再上籃得分,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強,這身肌肉果然不是蓋的,佩服。」早心想。

小龍得分之後,整個球場的氣氛也開始變得詭異起來。漸黑的天空,把燈光也吞噬;持續的怪風,把樹吹得沙沙作響。本身運動後的身體高溫也不知什麼時候冷凍下來,就像氣溫只有十度,怎活動也感覺不到熱般。而小龍等人的身影也漸漸糢糊起來,好像變得更大,更恐怖,或者說是變成惡鬼般更貼切。

敏有點興奮的說:「終於見識到惡鬼了,我們擊敗他們吧,再進兩球就可,他們沒有勝算。」

而星卻慌張起來,全身繃緊,說話也不敢,剛才的氣勢一下子跑走了。



惡鬼幫進攻,這次由丁次發動攻擊,對位的星雖然害怕,但畢竟剛剛在他身上得到不少甜頭,所以依然有信心防守他。

但事與願違,之前的綿花糖今次變成了鋼鐵,既重且硬,星用盡九牛二虎之力仍然阻止不了丁次的推進,眼見情況危急,敏放棄防守Paul車來協防丁次,但依然沒有用處,直到禁區位置,丁次起跳單手入樽,把他們兩人也震飛場外,打了數個跟斗才停下。

「真的是惡鬼!」星第一句脫口而出的話是這句。

「這就是凡人和我們之間的分別,看我們把你們的籃球夢徹底粉碎吧,哈哈哈哈!」丁次猙獰的笑。

早看著丁次的行為,回想小龍先前的上籃,也不禁倒退了數步,但他清楚世界上是沒有鬼的,所以這一定是有什麼把戲用到,只不過他們的實力是有一定程度這肯定不會錯,不過當中一定不會涉及鬼怪的成份。

八比二的比分,在比分上無限覆桌三人組佔絕對優勢,但在氣勢上卻是黃昏惡鬼幫取得了主導權,而比賽亦慢慢傾斜向黃昏惡鬼幫,逆轉比分的戰鬥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