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進攻由小龍組織,他氣定神閒地在葫蘆頂拍著皮球,兩眼卻是緊閉著,完全不當防守的早是一回事,而早也不敢輕舉妄動,定睛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而Paul車和丁次簡單的交叉走位,卻令敏和星撞到在一起,頓時兩人也出現了空檔,此時小龍把球傳到右面的三分底線,本應無人的地方竟然不可思議地出現了Paul車的身影,但敏的眼睛竟然連他何時去了那位置也看不到。「嚓」,球在三分線直飛籃框穿針,球與網的短暫親密時間發出了悅耳的聲音。

眾人看得目定口呆,一時未能回神,但球已經再次開出,丁次把球再次傳到右面三分底線,而Paul車當然已經在這位置守候多時,而敏這次亦不敢怠慢,立即趨前跟上,像藥水膠布般貼身防守,以免再有一球easy 3。但世事又怎會盡如人意?小龍膊頭往右虛晃一下,早以為他要從右路進攻,便自然地跟上去,怎料到小龍突然轉身,一個跨步便輕易的過了早,然後迅速的往籃下跑去,早想轉身跟上也被拋開了三個身位,小龍在第四格鎖匙圈起跳,球不偏不倚的到了在飛翔的小龍手上,彷彿一條黑龍拿著龍珠在騰飛,霸氣地把時間止住,強而有力的把球灌進籃內,整個籃球架也為這飛身一灌興奮的震動著,就像為他著迷一般。

「……」這是早、敏、星三人的回應。

而從未開口的小龍仍然保持沉默,冷眼地看著他們三人,他的氣勢正告訴他們:「你們還未夠水準!」

Paul車囂張地說:「就憑你們三人,恐怕連再拍球的機會也沒有,垃圾!哈哈哈哈!」 雖然不甘心,但Paul車所說其實是事實,由黃昏惡鬼幫認真開始,他們三人只像玩「馬騮搶波」般,任人魚肉戲弄,不斷捱打,雖然比分上仍然領先四分,但只消一眨眼的功夫便會被追上甚至超越,不做點什麼便注定落敗。



而星永遠是最多點子,最多鬼主意的人,他見早和敏苦惱如何應對時,其實他心中已有一些想法,但要再花多一點時間去驗證和部署。

夜幕低垂,球場的燈卻因日久失修而沒有亮起,整個球場顯得格外陰森。

小龍再次閉起雙眼手握皮球,而Paul車和丁次也故技重施,而敏和星又再次撞在一起,Paul車亦再次詭異地出現在右面底線三分位置,像重播一般,球再次完美進的。看在眼裡的星卻自信地微笑了。

「還差一點沒弄明白,不過下次進攻應該可以完全解拆,我以MVP的名義起誓,一定解開這個謎。」星心想。

這次進攻由丁次的單打展開,再一次以他粗壯的身軀輾壓星,而星也節節敗退至籃底,眼看丁次又輕鬆的以勾手得分,此時星大喊一聲,一黑影由星背後飛起,乾淨利落的把丁次拋出的球扇走,丁次嚇呆了,而早則快速的把球搶到手。



星故意扯高氣揚的說:「我們不只拍球,連block shot也做到了,怎樣?」

而拍下球的敏亦立即向早要球,準備射出久違的一球。不出星所料,Paul車又再次詭異地出現在敏面前想回敬一個火鍋,但這亦已經在星的計算之內。敏的佯射把Paul車騙的跳起了,而敏亦立即運球往籃底上籃,丁次立即補防,卻與突然出現的Paul車撞個正著,而敏亦按計劃把球傳給在罰球線的早,然而球卻給小龍搶斷了,這不是計劃之內。 早感覺到了,而星和敏也感覺得到,小龍開始認真了。丁次的身型優勢被壓制了,Paul車的小把戲也被破解了,只有小龍依然無解。不過星也已經有了對策,他在等的只是小龍再進攻一次,在當中推算他的對策有多少成功率。

認真的小龍果然不是省油燈,純熟的插花沒有半點多餘的動作,球就像他身體的一部份,運球突破起來快如閃電,但當中亦不乏快速的轉向換手運球,花俏的crossover把三人都晃得死去活來,全都被ankle break,失敗者似的跌坐在地上,眼白白的看著小龍輕鬆上籃,把比分追至八比六。

「成功率只有兩成,太低了,要守住一肥一瘦已經不能走神,這肌肉怪要看早的發揮才行,又或者要用尚未練習的招數才可,但如果不成功,便會立即輸掉比賽……」星自言自語,不斷思索。

而黃昏惡鬼幫單靠小龍的活躍,已把比分扳平,早再努力再專注,也往往差一點速度,但他也漸漸習慣了。



此時丁次大嚷:「比場時間拖延得越長對我們越不利,快點了結他們吧!」 的確,由於眼睛漸漸適應漆黑的球場,而他們的打法、速度也漸漸習慣了,縱使小龍的突破依然很迅速,但每次進攻也比上一次難了一點,而小龍當然亦察覺得到,但他卻在享受這樣的比賽。

星又再召開作戰會議:「我已經想到辦法去破解那肌肉怪的進攻,他和一肥一瘦不同,那肥豬雖然也敏捷,但對自己身型過於依賴,進攻手法大同小異,只要敏繼續藏在我身後,等我發號司令,以我作炮台,跳起拍走他的球便可;而那竹竿因為穿著深色,和四週環境很輕易合而為一,稍不留神便會消失,所以面對他很費神,但只要集中一點便可知他的動向;而這肌肉怪卻是最麻煩的,他靠的只是純粹的技術,千錘百煉而得來,恐怕他花在籃球的時間比我們三人加起來還多,要守住他,憑早你一個是不可能的,要徹底運用我們三人的長處才能,所以我想那招數今天要拿出來了,不過我們一直紙上談兵,我怕……」

「用吧!沒有退路了。」早和敏異口同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