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分。」早及小龍同時吐出這三個字,分別是兩者的心情。

早用不甘及恐懼去說出,畢竟八分以後一分未得。

小龍用的是平靜和理所當然的語氣說出,因為戰局由一開始已經在其掌握之中。

可能是最後在這球場打的最後一球,早他們從來沒有想像過有這一天的來臨。由初接觸籃球,到逢星期六早上固定六人打球,再一起成為榮保小學校隊,繼而改成每個星期五晚六人一起去挑戰別人,甚至六人決裂成兩伙,然後冰釋前嫌。這球場充滿他們由小到大的回憶,實在沒有想過如果不能再在這打球的話他們的世界會變成怎樣,所以,「這球一定要防下來!」無限覆桌三人組同時叫喊,突如其來的默契把他們也嚇了一下,三人互望一眼,相視而笑,發覺大家雙眼也有點淚光,而眼神亦很堅定,就如萬千少女看見Chanel全線一折,狂奔到門市,卻發現人潮洶湧,但仍不放棄,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勇闖人群搶奪心頭好時的眼神般凌厲,他們知道,就在剛才的一瞬間,大家也經歷了人生走馬燈,也誓要守護自己的回憶。

「Check ball。」



「No check。」

最後的進攻,小龍選擇自己正面單幹,而早亦已有所準備,站在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距離,如果小龍射籃,這距離可以阻擋到;如果他切入,這距離亦能及時堵截他的運球路線。小龍不敢輕舉妄動,而早亦更加要沉得住氣,只要一個小小失誤,球賽足以結束。

時間過了好像很久,但其實也沒有真的很長,只是場上六人也屏息以待,專注程度與女朋友問你她今天有什麼不同時,你竭力在她身上搜索找不同無異,時間在他們身上仿如不存在。

「沙沙沙」樹葉互相拍打趕走睡意,為的是不想錯過一秒之間的勝負,亦為這靜默的球場帶來點生氣。

終於,早出擊了。趁著小龍眨眼的空隙,光速般走近,然係伸手想去拍走他手上的皮球。當然,人眨眼只是零點幾秒的事,也不至於來不及為早的突襲做回應。本身三脅勢持球的小龍,把球放在左面腰下的位置,而早伸出右手突襲其左面時,他很自然的把手收回到胸前位置,身亦往左面轉以更好保護皮球,而早大半個人也衝了過去,小龍眼見可以乘虛而入,本身想運球進攻終結比賽,但因為轉了的半身破壞了三脅勢,弄得要運球進攻多花半秒時間,就是這半秒,早一開始已經看準這由守轉攻鬆懈的時機,早舉起左手直直往球刺去,小龍的肌肉反射速度也不是蓋的,把球舉高轉往右面,勉強能夠保住球沒有被早挑走,而此刻早已完全失去身位,小龍二話不說便運球上前,左腳起步,球撞擊地面,但回到的不是小龍手上,而是往星的方向飛去。



小龍驚訝球軌道的轉變,但他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不知道是如何發生。他佩服地回頭看,只見到早伏在地上,但他已經猜到球是如何被拍走,他佩服早的賭博精神和毅力,還有不服輸的心態,報以一個興奮的笑容,因為他清楚自己運球進攻的一刻,因為沒有後眼只有屁眼,但屁眼是看不見的,所以守備力是零,在他身後的早奮不顧身的踏前一步,飛身向前跳,瞄準球在彈回他手上的一瞬向前拍走,完成他盜球的連技,而這連技,有一大部分是啟發自八神庵,亦是早兒時的格鬥老師,不過是二次元的。

說這是賭博其實也不失為過,第一,因為不知能否順利盜球,第二,假若未能盜球但可以拍走球,究竟最後誰搶到球權?

而此刻球正往星方向飛去,而丁次亦已開始爭位搶奪飛來的籃球。論力量體型,星完敗無誤,但論聰明才智,星卻肯定高他數十倍,畢竟IQ一百七十多是真材實料無水份的。

「既然不能與他爭有利位置,那就出現在他意想不到的位置去搶吧!」星腦袋一轉,爬在地上,竟然以丁次的胯下為通道,爬出來站在他前面捷足先登把球拿穩了。

「連胯下之辱也能忍受,真心佩服,看來大家也豁出去了,我也不能輸給他們,我也要有所發揮,不辜負他們的努力犧牲。」敏含著淚,眼淚在心裡流,流出這番話,而腳亦自動往葫蘆頂跑去,接應星的傳球。



而早也站了起來,往籃底奔去,小龍也立即緊跟,星亦往球場左面跑去,正好和早在罰球線相遇,不過他們沒有撞上,而是有默契的自然走位,早站穩把丁次擋了下來,小龍便轉身補位防守星,敏見機不可失,把球用力擲向籃板,此時籃下並未有人,而星依然在跑向牛角位,早仍在罰球線卡住丁次,根本未有餘暇去接球,只有敏在擲出球的同時拔足狂奔,向星跑去,星便停住腳步,作為屏障,與早就像左右門神般,又或像升降機門一樣,中間開了一條僅僅夠敏穿過的裂縫,把Paul車也擋開了,身經百戰的小龍也未能反應過來,而敏就像DC的超人般起飛了,在空中接過籃板的傳球,把球灌進去了,才不是,只是把球輕輕放進籃框,把比分追平,比賽回到原點,亦是最後一球,因為雙方決定刺激點,一決不加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