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球場內青蛙的叫聲就如杜比7.1環迴立體聲般為最後的勝負配樂。

而場內六人既沉重又急促的呼吸聲也證明這球之後大家都會到達自身極限。

「這一球該如何處理?」早心想。

而星和敏像他肚裡的蟲般知曉他的擔憂,但什麼也沒說,只是報以一個眼神──堅定、信任的眼神,彷彿告訴他:「這次勝負全仗你,你想怎樣我們也會配合,我們已經準備好用『閃電互傳』來決勝負了!」

「閃電互傳」顧名思義是指用快如閃電的速度傳球,令對手肉眼無法追縱,繼而不能防守,最終撕破對手防線。



不過他們三人剛在體育堂就憑這招為為對方雙手奉上了一個盜球、一個助攻和二分進帳的華麗數據,這令早心入面的陰影面積不斷擴大,無法計算,但眼見敏和星已準備就緒,唯有硬著頭皮來多一次。

「雜亂無章而且速度又慢毫無力度,而且你們連最基本的籃球常識也沒有!球傳得越多越遠,被盜的機會也會相對增加!」方室剛才的嘲諷依然縈繞在耳邊揮之不去。

「這招真的行嗎?應該怎樣改良會更好?」早越想越著急。忽然,他有了一個想法:「只要速度快點,力度大點,不多不遠便無問題了。」

自信的笑容掛在早臉上,凌厲的眼光令小龍也有半秒膽怯。

一開球,早把球傳給在左面的敏,然後自己往後退至半場,小龍雖然覺得奇怪,不知他心裡盤算著什麼,但始終是決勝負,不得不人盯人,所以也跟著上前,而這一下正中早的下懷,三分線內沒了小龍,等於沒了一個補防的要員,以星的計策和敏的配合,要令丁次和Paul車失誤簡直是易如反掌,這場勝負最後的結局必定如早的劇本進行。



敏一個假身往左面令緊張的Paul車失了身位,正以為敏要持球進攻而本能後退兩步以防走籃之際,敏冷不防把球以驚人的速度傳給正往籃底奔跑的星,雖然丁次亦步亦趨,但敏傳球的準繩度、速度和力度也恰到好處,剛剛在丁次兩腿之間穿過,到達星的手上,星也不敢怠慢,第一格鎖匙圈的位置是他射程範圍內,所以星不假思索便跳投,丁次見狀也奮力一躍,把星的射球範圍完全覆蓋。

「果然是敏捷的死胖子,不過我這次是假投真傳呢,哈哈。」在空中的星把球拋向左面牛角位,而敏也剛好到埗把球接穩,Paul車則在一步之遙,來不及封阻,此時小龍再也顧不得眼前冷靜的早,以完美肌肉的爆炸力,像化身為龍似的飛撲向敏手上的球,不消半秒已經來到敏眼前,殺氣騰騰的伸手盜球,就在同一時間,早也行動了,當所有人都集中在球場的右面,左面根本就是廣闊平原,任人予取予攜。而敏亦一早準備了把球傳出,所以當小龍伸手一刻,球也已經不在了,而Paul車也立刻調整,想跟著球的方向跑去,但卻由於太快速的方向轉換,身體未能平衡,左腳絆右腳,摔了一交。

一球在手的早與小龍距離大約十米遠,絕對安全,與籃框的距離對以投籃為主要進攻手段的早來說亦不成問題,到此仍然按劇本進行,早雙眼瞄準,做出完美的投籃姿勢:右腳踏前半步,分開與膊頭寬,雙腳微曲,力從地起,輕輕一跳,雙手升高至額前,右手成九十度,左手只是輔助,右手伸直發力,手腕順勢投出皮球,最後食指和中指控制迴旋,球以完美拋物線慢慢投向籃框懷抱。

但,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偏差,球的拋物線高了一點點,撞了後框彈出,原來是小龍拼命的結果,在早出手的最後一刻,小龍的指尖輕輕把球托高了一點,導致球彈出,以小龍亦隨即往籃底飛去,衝搶籃板,早也沒時間失望和回憶,本能地也跑去搶籃板球。

小龍在早身前,搶了身位,把早成功box out,而Paul車和丁次也死死的頂住敏和星,這場比賽最後的一分就是兩隊王牌的戰爭。



早用盡所有辦法也鑽不進籃下,而球也正在跌墜。

「要一起跳起去搶嗎?但一定搶不到,畢竟力氣也差不多耗盡,剛才的投籃也感到左腳有點抽搐,但不跳又怎搶到球呢?」在球墜落的一秒,早的腦裝轉了數百萬次,也想不出搶到這籃板球的方法,眼看小龍起跳了,將會輕輕鬆鬆的把球拿下,然後要驚心動魄的防守他們進攻,完全沒有把握可以守得住,「除非再一次盜球!」這念頭在早腦中一閃而過,但卻深深留下烙印,「是可行的!空戰勝不到就來陸戰吧!」早心想。

早看準小龍落地把球拿穩前的空檔,在他左面伸出左手把球一拍,球被拍走了,往右面飛去,而早亦早一步起跑,把腳步未穩的小龍甩在身後,球往罰球線方向前進,亦即Paul車身後,Paul車轉身向球跑去,敏追不到,而早也不能顧慮太多,由奔跑變成跳起,完成小學時體育考試得到滿分的魚躍前滾翻兼早Paul車一毫秒把球搶到手,然後順著翻滾的衝力把球傳給了三分線邊緣的敏,敏向後踏一小步先出圈,然後把球傳給星,但好像有點失準,球竟然向星的臉直直飛去,星見狀立刻縮低,但手卻精準的把球托高,就像排球的二傳手,把球托向籃框方向,但明顯力度不足,未到達籃底已逞跌勢,但早一早已洞悉先機,跳起把球接實並立刻投籃,由於慣性的關係,早這次的投籃是一邊在空中移動一邊投射,小龍也未能有效防守,但始終是比較高難度的投籃,所以最終球擊中前框彈高,六人也立刻衝往籃底準備搶籃板球。

此時球場的燈亮起了,為黑暗帶來刺眼的光明;微風吹過,為火熱的球員送上涼意,身體降溫但內心依然熾熱,球亦被風神輕輕一推,改變了些微軌道,正正落在籃框中間,結束了這一場比賽。

「這球不算,是風阻,這一分再打多一次!」Paul車大嚷道。

「收聲!幸運之神幫他們是天命所歸,而且他們只是借用自然環境,和你隱身原理一樣,願賭服輸。」小龍訓斥Paul車。

「幸好有風,否則你們一定會取勝,和你們打球很開心,下次再一起吧!」早伸出友誼之手向小龍說。

雙方握手交談,交換whatsapp,剛才在場上鬥過你死我活,互不相讓,現在卻稱兄道弟,相約再戰,這一點,只要有試過在球場上和別人比賽,雙方施展渾身解數,盡過全力的話,一定會明白,懂的會懂。



雙方道別過後,無限覆桌三人組全身乏力軟攤在場上,看著被光污染只看見微弱星光的夜空,敏率先開腔打破沉默:「黃昏惡鬼幫也沒有什麼恐怖,原來只是利用環境而已,看來都市傳說也真是誇大了,傷害身體什麼的也只是謠言,他們的把戲要配合出沒時間,所以難怪會令人望而生畏,哈哈,空吃驚一場。」

「不就是,世界上根本沒有鬼,自己嚇自己而已。」早帶笑容回應。

「咦?早你沒事了,終於懂開懷的笑,剛才我們在想你有什麼毛病,現在惡鬼謎團解開了,你的毛病也一掃而空了,可喜可賀。」星開心說道。

早不明就裡,滿臉疑惑,敏看見便補充說:「剛剛體育堂輸了後,你反常的專心上課,令我們很擔心呀!」

「哦……」早終於解開謎底,便解釋:「其實我當時正在想我們的籃球路應怎樣走,所以越想越精神,Ms Yeung上堂說什麼我根本沒有留意,只是專注的在思索我們的路,但和小龍比賽後,我終於清楚我們不是打全場的材料,我們應專心打半場。」

「哈,原來如此,難怪Ms Yeung在堂上揶揄你也沒反應。」星答:「那我們一起為打半場而奮鬥吧!也是時候和章他們再次合體了。」

微風輕拂他們臉頰,除了舒服,還是舒服,舒服得忘了時間,忘了肌餓,忘了學校,忘了體育堂的比賽,忘了功課,忘了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