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終於下課了,很累。」早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呵欠,手差點打到鄰座的同學。

「不久後就到公開考試,每日瘋狂的補課是少不了的,提起精神吧,不是要保護我嗎?我要離開了。」梁詩情佻皮的道。

「梁家騎士團集合,保護公主。」星喊道。

「末將領命。」早與敏和應。

對於梁詩情,他們所知不多,談話次數也一隻手能數得出,但現在竟然可以護送她回家,知道她的住處,實在令人興奮,畢竟她是眾人女神,要做兵也要排隊,但一個午膳時間便立即升職成為貼身護衛,難免有令人置身夢境的錯覺。



離校後,梁詩情先去了街市買晚飯的餸菜,然後去了趟超級市場補充零食,最後才左穿右插數十分鐘,走上長長的樓梯回到她的家。

樓梯之下,是繁華喧鬧的豪宅區,但樓梯之上卻是樸實無華的公屋區,畫風截然不同,兩者相映成趣。公屋區可以窺探到豪宅區的奢華,但卻完全享受不到她的生活,一梯之隔,生活環境天淵之別。

梁詩情的家在一棟十二層高的井型樓的第三層,整棟樓的牆身被啡色的磚覆蓋,由牆身剝落情況和磚的顏色看得出樓齡最少三十年,不過大堂的翻新算不錯,燈火通明,設施也頗齊全,可以與私人樓相提並論,和外牆形成很大對比。

梁家騎士團成功護送公主回到家,再相約明天護送時間,便沿路折返回家。

公屋區其實規劃得也是不錯的,雖然是舊區,老人比較多,但區內食肆、商鋪、公園、球場一應俱全,只是使用者多為長者而已。



看著看著,他們竟不知不覺的走進了一個人數比較多的籃球場內,球場兩面也正在各自鬥波,也正好是中年人對年輕人,但奇怪的是,中年人竟然談笑風生,輕輕鬆鬆,氣也沒有喘,但年青人卻氣喘吁吁,垂頭喪氣,零鬥志。看到最後,賽果顯然易見,中年人大勝年青人,是這面場的實力相差太遠嗎?但另一面場的戰果也是不謀而合,而下一隊的年青人也以很快的速度落敗,照常理應該是有氣有力的年青人獲勝,但在這裡也太相反了,即使中年人不斷迎戰,仍然屢戰屢勝,難道他們前身都是NBA球員?還是Uncle Drew來了香港?但又看不見攝製隊,早他們越看越糊塗,越來越多黑人問號。

「不如我們親自去體驗一下是什麼一回事,好嗎兄弟?」早問道。

「好,麻煩想跟一隊,可以嗎?」星不等敏回答便立刻搶著問其中一面場。

「可以啊,一隊之後到你們。」地中海的中年人隨意回答。

「就讓我們無限覆桌三人組會一會你們吧!」三人自信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