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貝迪格,是小姐的第二代管家兼監護人,小姐兩歲時,先生和太太把小姐託付給我爸爸,然後就去了英國談生意,怎料回程途中遇上意外,從此音訊全無,屍體也找不到,至今十四年,仍然生死未卜,但在法律上已算死亡,先生的生意夥伴在他宣布為死亡後立刻張牙舞爪,把先生的生意帝國瓜分變賣,現只剩下空殼,幸好先生生前已成立了基金會和立了遺囑,所以小姐才依然能夠生活無憂。而我爸爸亦在拯救先生生意基業當中被其中一夥人給清除掉了,只能夠保住基金會,但此後小姐亦性情大變,我一直暗中保護小姐,但最近我收到消息說有人想對小姐不利,所以才現身邀請她回家暫住,不再自己一個在外面居住,好讓我可以保護她。由於事出突然,所以我用了比較粗暴的方法。」貝迪格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娓娓道來,而梁詩情卻一臉不以為然,早三人則聽得很入神。

「原來是誤會一場,梁詩情原來是大小姐,難怪有仙氣護體,那麼有氣質了。你快點回去,讓貝迪格保護你吧,你出事了怎麼辦?」星緊接著說。

情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怒氣沖沖的盯著地看,一臉不屑。早看在眼裡,便說:「梁詩情她看似不想回去,你還是不要勉強她好了,都這麼多年,她還不是活得好好的?我看你那些都是謠言,就讓它止於智者吧!」語畢,早指指自己和星及敏,示意他們三人就是智者。

但敏看似不太同意,連忙說道:「雖然不喜歡,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若果真的出了事,恐怕我們也擔當不起,為安全起見,還是先躲一躲比較好,而且還要報警處理。」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各執一詞,並不能達成共識,也沒有一人負責總結,若現在是考中文口試,恐怕分數不會太高,而貝迪格亦再度開腔中止這場鬧劇,演變成四把聲在各自說話,只有梁詩情保持沉默。



突然整個空間一下子變靜了,聽說這不謀而合的安靜是因為有妖精飛過,而梁詩情亦乘這難得的空檔發表自己意見:「我不想再理會這些事情,這不是我想過的生活,我只想做一個普通學生,過平凡生活,不想做一個被人監管的溫室小花,我爸媽的事是他們的事,和我沒有關係,我不想捲入這些上一代的權力金錢鬥爭中,自我自己有能力搬出來住開始,基金會的錢我一毛錢也沒有用過,你也不用再保護我,我也不要基金會供養我,我什麼也不要,這樣他們便不會找我麻煩了。」

「小姐……」貝迪格呆了,他第一次聽到梁詩情這番心底話,「不過即使小姐放棄這些,他們仍不會放過小姐你,小姐依然是暴露在危險當中。」

「那就由他們三人保護我吧,我不需要你的出現。」

「他們只是中學生,又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也沒有任何裝備,不能保護小姐安全呀!」

「這是我最後的讓步,要不我就自己一個去面對,不要人保護。」



「不行,好吧,只好由他們保護小姐,我繼續暗中監視吧!你們三個,要好好保護小姐,有什麼可疑人物或事件,記住要聯絡我,我會立刻出現,如果小姐有什麼意外,我唯你們事問,這是我電話,謹記聯絡我,不要自己輕舉妄動。」貝迪格遞上自己的名片給三人。

「那現在我們便是保護公主的騎士了,是『梁』家騎士團。」星興奮的說。

「是皇家不是娘家吧?」早及敏立即吐槽。

「是『梁』家,梁詩情的梁呀,所以是梁家騎士團。」星自信滿滿的說。

貝迪格目送他們回學校,然後在學校附近巡查數遍,便回車上監視校門,梁家騎士團圍著梁詩情,警剔著附近的人,梁詩情則無奈的坐回座位等待下一課。



玩樂心態較重的三人,不知道即將面對的事是何等嚴重,會如何影響他們的餘生。而梁詩情的秘密亦逐漸浮面,為他們帶來巨大衝擊,甚至影響多年兄弟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