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男不徐不疾的拍著皮球,在三分線外已以背打的姿勢慢慢逼近內線,早花盡全身氣力和他對抗也無補於事,就像坦克車面對普通人,普通人完全被輾壓過去。一次的防守,已用盡了早的所有氣力,到達籃下,地中海男緩慢而帶勁的轉動碩大的身軀,輕鬆一跳半勾手中的,而早卻被彈飛出場外,中年男隊得到四分的優勢。

「力氣完全比不過他,難怪那班年青人人人也垂頭喪氣,未嚐一勝,比過才知是怎麼一回事。」早邊說邊爬起來。

「一個人不夠力便兩個人,再不夠便三個人吧!」星說。

球再傳到地中海男手上,他再照辦煮碗,用同樣的方法進攻,這次星也來協防,地中海男的輾壓延緩了,他見勢頭不對,便把球傳給瘦弱男,無人看管的瘦弱男跌跌撞撞的控球上籃,球離手的一刻,被處心積慮報仇的敏從後把球拍走,但身體與瘦弱男卻有少許碰撞,瘦弱男立刻進入影帝模式,施展「插水」絕技,落地向前打兩個筋斗,然後大叫犯規。敏忍無可忍,上前正想與他推撞,立刻被早和星拉開,中年男隊以為再次得到球權,怎料場外的其他年青人終於按捺不住,紛紛說這次絕對沒有犯規,球權應該是早他們。

一時之間,球場輿論四起,變得沸騰開來,雙拳難敵四手,何況本身理虧的是中年男他們,最後只好不屑的把球交給敏,自己站回鎖匙圈內防守,民眾力量終於歷史性的取得首勝。



「這是難得的進攻機會,是場外所有人為我們爭取的,可以說是承載著他們的希望和憤怒。」早說:「這球感覺特別重,一定要以得分來回應他們,讓它引領我們走往勝利的道路!」

「我們好像慢慢進入他們的節奏,用他們擅長的節奏和他們對抗絕對不明智,我們要打出自己最強的節奏,強逼他們進入我們的節奏才有機會獲勝。」星果然是無限覆桌三人組的軍師,無負MVP的稱號,他緊接著說:「我們要打快點,讓他們跟不上我們的速度,把整個半場也運用上,消耗他們的體力,我們的優勢是年青、速度和活力,把他們狠狠的甩在身後,不必勉強和他們比力氣,當然也不用怕他們胡亂叫喊的犯規,畢竟現在全場的氣氛也在我們這邊。」

聽罷星的分析,早和敏立即如夢初醒,再次提起勁,分別站在兩邊零度位等接球。

「如果他們人盯人防守,就不斷跑動、傳球、單擋、運球找空位;如果他們用陣地防守,就多點無球跑動,穿插他們中間,在外圍佯裝射球,務求令他們陣式有缺口,然後再由缺口攻入。」星的戰術在他們二人腦中縈繞。

星處理這次發球,把球傳給敏,敏接到球後,瘦弱男馬上迎上來防守,但由於鎖匙圈到零度位算有一點距離,所以敏有足夠時間看清隊友走位,再決定如何選擇。瘦弱男來到敏跟前時,同時他左面亦帶來另一個龐大身影──星的單擋,敏立刻運球繞過星,瘦弱男沒有留意清楚便一股勁兒撞上去,但他的身形和地中海男有天淵之別,而且星一早已有撞擊的準備,所以一動也不動,即使瘦弱男想說犯規也沒用。擋了瘦弱男後,星秒速轉身入籃底接應敏的傳球,而老花眼鏡男卻擋在星的進攻路線前,這時,星眼角看到熟悉身影,二話不說把球傳給在罰球線的早,接過星的傳導,早先以一個射球假動作騙起了地中海男,然後運球從右面突破,地中海男被甩在身後,速度上絕對趕不上,面前的只有老花眼鏡男,他轉身想防守早,而早以彈地傳球,精準的穿過他胯下傳到星手上,星輕鬆的打板入了破蛋的一球。



這一球就像大海裡撈到針一樣,找到攻克中年男隊的方法,只要重複十次,勝利女神便會擁抱他們。

一本通書不可看到老,第二次進攻他們也有了些微的變化,發球的時候,早和敏在三分線外不停遊走、過底,中年男跟著他們在鎖匙圈內移動對位,雖然未至於氣喘如牛,但亦漸漸看到疲態,畢竟戰了多場,年紀又一把,這是正常的。

在他們不斷跑動之中,星冷不防把球向籃板拋去,早和敏也先後跳起假扮接球,看在眼裡的地中海男和瘦弱男也同時跳起了,早在空中接了球,隨即被跳起的兩人夾擊,但這一切也在他計算之中,因為這球他只是駁腳,是二傳手,真正得分的是敏,這也是先後跳起的原因。早在空中慢慢下降,但仍有充足時間在兩人夾擊中把球傳給依然上升的敏,敏亦不負眾望把球放進了籃框,把比分追近至二比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