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隊被連取兩球後,陣腳有點亂,星決定乘勝追擊,一舉取下勝利。他繼續用年青人的無限體力和敏捷為武器,以不斷的跑動尋找空隙,配合球的無間斷流動,射球上籃得心應手,終把比分追平,中年男隊被耍得團團轉。

不過詭異的是,每進一球,地中海男的神情不是越緊張,反而是越輕鬆,當比分追平後,他立即對瘦弱男和老花眼鏡男打了一個眼色,二人剛才惶恐的神情霎時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自信爆錶的眼神和笑容。

「演也演夠吧,我們認真一點,發一點力,直接結束比賽,讓這班小孩子早點回家溫書做功課,好嗎?」地中海男問道。

「好!」他的隊友齊聲喊。

「戲也演得差不多,真夠累,快點解決他們,讓場外的人不要等太久。」瘦弱男再說。



老花眼鏡男亦說:「是要用我們從前的看家本領嗎?有十數年未用過了,很懷念呢。」

「對他們用不著,那招在我們有生之年看來也不會再用到了,恐怕要失傳。」地中海男的回應中帶點失落的感覺。

聽著他們的對話,無限覆桌三人組有點不是味兒,因為原來他們竟然被看輕了,他們發力辛苦追的四分,只是中年男隊玩玩而已就得到的分數,兩隊的差距有這麼大?

「不要說笑了,我們會打敗你們的。」早終於宣戰了。

球賽再開,早和敏依然不斷跑動,但中年男隊沒有再跟著,而是紮根般站在禁區內較後位置,只有老花眼鏡男站在罰球線,而整隊的氣場也明顯不同,專注度提升了數個檔次,看得出防守認真了,而且不再用人釘人戰術,而是用區域聯防。



眼見他們不跟著移動,再跑也沒用,早和敏有默契地決定沉底到兩面三分線零度位,試圖以距離和速度拋開對手。星把球傳給早,早接球後地中海男不消一秒便來到他面前,速度之快就如子彈火車,早除了驚嘆,還是驚嘆。

「這點本事不能嚇唬我的。」早說罷便運球突破,往右面一個虛晃,人卻往左面運球,一步之後立刻crossover回右手從右突破,這一連串的動作,足以為早取得空位輕鬆過掉防守者,不過今天的防守者卻有點不一樣,他紋風不動,反而向早再逼近,把他射球、運球、傳球的所有路線都封鎖在底角,哪怕往後再退半步,連人帶球也會出界,星和敏看在眼裡也很是著急,但卻苦無辦法,只有看早的造化。

「事到如今,唯有賭一把。」早心裡盤算著各種解困方法,最後決定完全利用籃球規則出界的特性賭一場。要完成這一次不可能的過人,需要很強的轉身能力,而且要分毫不差的落點,雖然轉身是早常用的過人方法之一,但在如此極端的情況下還是頭一遭,如果失敗,剛才的後追氣勢便會被徹底打斷,主導權重新落入對方手中,對己隊打擊極大;但如果成功,過了後一口氣上籃得分,可以把對方氣焰壓下,己隊士氣大增,勝利女神便會向我方靠攏。

早拍著皮球,一邊在腦內預演一次接下來的動作,一邊計算著落點和轉速,好讓離心力發揮作用使整套過人動作更順暢,同時亦留意著等一個突破位出現來使出這終極一著。

左面的底角,一攻一守,破綻並沒有百出,星和敏雖然不斷移動想創造空位好讓早傳球解窘,但中年男隊的區域防守站位竟然可以一一堵截傳球路線,令跑動變得徒勞,只是純粹消耗體力的動作。



「看來等是沒可能的,機會始終要自己創造。」早想著想著,由正面面對地中海男,變成背打他,嘗試藉身體對抗打出一點點空間,可惜的是,這招完全不管用,地中海男半吋也沒有移動,空間並沒有增多,反而他再向前進逼,使早的空間再度壓縮,甚至已經要出界了。

「沒有時間再等,死便死吧!」

在地中海男以健碩的肚把早逼出界外的一刻,早把左腳移到地中海男右腳內側貼著,然後右手持球猛力向右轉身,連人帶球也出了場外,但球例規定,籃球未著地,或持籃球者沒有落在場外,也不算出界,所以只要早的右腳落在場內,沒有踏著底線便算成功,但這一轉太迅速了,早預料到會看不清落腳點,很大機會踏在場外,所以他選擇把腳貼住地中海男借力,轉動時身體也完全貼著他轉,使他成為軸心,這樣一來,早落地的時候,正正在他身後,剛好劃了一個半圓,成功把困局衝破,剩下的就是運球上籃。

早直直往籃框跑去,但瘦弱男立刻前來補防,由於他是影帝,早不敢和他有任何身體碰撞,於是急停做了投籃姿勢想跳投,瘦弱男見狀便使勁跳起封阻,誰不知這是早的假動作,待瘦弱男跳起後早便運球繞過在無人看管下上籃。

整個上籃動作很標準,收球,走兩步,起跳,指尖挑球,放籃,完美完成,但比分沒有改變,因為球無聲無息的被瘦弱男盜走了,甚至無人知道是如何發生、是何時發生,只知球在瘦弱男手上。

瘦弱男把球傳給葫蘆頂的老花眼鏡男,他後退一大步,把和星的距離拉開了兩米,加上勾手射球,星根本無可能阻擋,而他本來也沒有阻擋的意思,只是跑向籃下準備搶籃板,因為這不是老花眼鏡男的「食糊位」,而且出手急,所以一定不進。但中年男隊卻與星的行為相反,紛紛走去三分線外準備發球,而球也穩穩的穿針,中年男隊再度領先,而這一次反擊,把星之前的觀察全都推翻,所訂的戰術也不管用了。

比分五比四,球賽進行到一半,為了取勝,無限覆桌三人組又再次陷入難題之中,要撕破防守和凍結進攻,而且看來中年男隊打的不是只靠身體對抗的蠻力籃球,而是有真材實料的職業籃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