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新手新文章/不足之處請多多包涵/歡迎留言賜教/

「誒?老闆,我的車呢?」
「小孩子,你哪兒來的車呀?」
「我那藍色自行車呀!還有,我不是小孩子,我20了!」
「自行車?藍色那輛嗎?剛有個小伙子騎走啦!」

貓嘞個boy?!小伙子騎走了?

瞧老娘好欺負嗎?我告訴你,一個女的自己做背包客流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沒幾下身手也不敢去。然而,老娘不止骨骼精奇,還受過專業訓練,如虎添翼,小伙子,你等著!



「老闆,那小哥往哪個方向走啦?穿什麼顏色衣服呢?有背包嗎?」
「額…火車站方向吧…那小伙子黑帽子黑衣服反正全身都是黑色的,背個包嘛,跟你的差不多大,也是黑的。」
「哈,謝了老闆。」穿的這麼黑,怕我找不到你嗎?他跟我一樣背那麼大個包,難道也是背包客?不過,我的車是方向鎖呀,他怎麼開的呢?不管了,先找到車再審他也不遲。

當我經過一個特別多人的市集,人人不是拉手拉車就是提個購物袋,只有他,炎炎夏日真的穿著一身黑的在市集裡騎著我的自行車大搖大擺晃!

不過,抓這種自以為很酷很低調的傢伙呢,不用很著急的,因為這種人通常都當物主是笨蛋,所以移動的很慢,以炫耀他們的「戰利品」。不過主要還是因為這裡人太多,不方便我揍他。你懂的…

我一路低調地尾隨他,直到他帶著我的自行車晃到一條小巷。哈,天助我也!我早已磨拳擦掌,暴打這小偷一頓了!你還把自己送進這個死胡同,簡直不要太方便我動私刑了!



「臭小偷!看招!」我出一右掌打向他的鼻子,豈料,他擋下了,並將我的右手圓了下來。哼,反應不錯喔。我出左拳,假裝打他右側肋骨,同時抽開右手,免得被他抓住,他上身微向左傾,想要躲開我左拳的虛晃,自然沒注意到,我已提起右腳掃向他左側肋旁,然後再迅速踢胸膛。他失了重心,往後倒了,自然就不會壓到我的寶貝自行車啦!「啊!」他應聲倒地。

「臭小子,打狗看主人,偷東西也不看看我是誰,該打…」

慢著,這身裝束,我好像在哪見過…

貓嘞個boy…撤!

於是,我連爬帶滾地騎上了自行車,頭也不回地溜了。



不走尋常路是常識吧。有誰在逃跑的時候會沿著大直路走呢?機智如我,「他們」肯定想不到,我會沿路逃回去我本來的客棧呢?不過,我當然不會笨到還住在客棧房間裡,我躲在客棧天台,我不僅能藏起我和自行車,還能從高處觀察「他們」有沒有找到來。

過了兩天,一點動靜都沒有。根據我下樓買早餐時的觀察,「他們」壓根兒沒來過這個小區查看。難道只是巧合嗎?「他們」沒有認出我,把我當一個普通女流氓了?所以不會找我,對的,應該是這樣。不過,我也不能一直躲在這,只能放手一搏。

雖說我懷疑「他們」沒認出我,但自從遇到了那個男人,我就一直處於神經繃緊的狀態。可能你覺得我很誇張,但我還是本能地躲開監控鏡頭,或是到了某個轉角時換個外套丟掉帽子帶個口罩什麼的。終於走到了火車站,只要登上綠皮火車,我就能松一口氣了。

月台上,人不是很多,工作人員倒是比上一次我來的時候多了,可能是社會秩序變差了,要加派人手維持。他們一人一個對講機,不時向另一頭的總部匯報月台情況,像是下一班車目的地在哪啊,是幾分鐘後到啊,月台上有多少人這些有的沒的。最後,如我所願,平安地登上了綠皮火車。我抱著跟我上身差不多高的背包,靠著窗,催眠自己,沒事了,沒事了…

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沒了意識,反正我一覺醒來,就把前幾天的事情拋諸腦後。窗外的景色宜人,有山、有河、有田、有牛。正當我沉醉於祖國的山河美色,身後傳來一句:

「一二零零一?」

貓嘞個boy…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