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零零一?」

貓嘞個boy嚇死我了!說好的不認得我呢?

儘管如此本女子還是要保持淡定,我聽不見我聽不見我聽不見……

「一二零零一?十二隊長!」

貓… 我好像認得這把聲音… 允悲臉…



我已經下定決心我不會回去,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做違背良心的事,所以現在要想辦法脫身!

「噠…」他在走過來。
「噠…噠…噠…」還有七步,約6.72秒。

🎶旋轉 跳躍 我跳了下車🎶
一個華麗的鯉魚翻身,我就翻出車外,蹬了車身一下(不然就會被捲入車底)滾了不知道多遠才把那個力卸掉。估計那個人也懵了。我沒有閒心去留意我現在在哪,也沒空去管自己受沒受傷,更不關心自行車會被誰拿走,我只知道,我想回家,我不要再見到那些人…

「十二!」我知道,是九。
不止九,他不是一個人來的。



「十二!」十一,十三都來了。

九、十一、十三,這些數字是分別代表三個小隊,我們會簡稱小隊隊長為該小隊的編號。不過,在這裡不止我們四個隊長,還有小隊成員,不計隊長,每隊七人。也就是說,有三十一個持槍特工包圍著我。是的,第十二小隊的成員也來了。

「十二,終於等到你了!」十一說。
我不作聲,但我真的很生氣,我想我的心情已經寫在臉上了,沒必要說了。
「姐,回來吧!要開戰了。」十三總是那麼直接了當。
「開戰?我已經退出了。你們那些所謂開戰與我無關,我不想成為黨的塊壘,不想成為政黨之間爭鬥的殺人武器。我已經向上頭清楚表達自己的意願了,上頭也尊重我,給了我一個新的身份。我叫莫芓賢,不是一二零零一,不是十二,不是隊長。我只是一個普通市民,按理你們應該要跟我保持距離,不然很容易洩漏軍事機密的不是嗎?」



我看他們還愣著不走。「我起初加入,只是本著保家衛國的心,但我沒想到那些所謂的實習任務,居然要去暗殺那些與黨對抗的人。先不論政治立場,我的目標,是槍頭對外的,我不殺自己人。」

「你不僅不殺自己人,你根本殺不了人。」九說話了。「你只是不敢殺人,少找那麼多藉口。」

「對!That's the point!那你還來這幹嘛呢?十三,為什麼讓我回去呢?矛盾啊各位!我壓根兒沒資格跟大家上戰場啊!對不?走先,不用送了啊!」

「收到消息,恐怖分子準備向中國發動恐怖襲擊。你沒看新聞嗎?聞不到火藥味兒嗎?退出了組織四感都退化了?」

石化mode…「你自己算算,如果恐怖分子要在中國開刀,第一刀會落在哪呢?我們為什麼要找你呢?」

是香港。

是…我家。

「恐怖分子肯定會選擇沿海城市,方便事後逃逸,該城市同時要對中國有一定影響力,最好匯聚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等多方面,而且要方便他們進進出出,走私軍火,也就是他們要在那個地方囤積一定的根基,最好的選擇… 確實是… 香…香港…」



「幸好你的腦子還沒退化的太嚴重。」
「九,別說了。」十一制止了九的挖苦。
「姐,你回來嘛…這樣你才可以保護你的家園!況且,你的策略成績和射擊成績到現在都還沒有人能超越的!姐,你是最好的了!你回來嘛…」

我隱隱看到九翻了個白眼,是在酸什麼呀…

「要不是上頭點名要把你找回來,並以第十二小隊為首擬定策略執行任務,我也省得在這婆婆媽媽。」
「九,你態度好點行嗎?十二什麼時候得罪你了?」
「得了十一,他沒把我打昏了綁回去已經很尊重了…」真沒想到,以前那個拳頭比腦子快的九居然會花心思設計那麼大個圈子來套我出來,套路長了不少…

「行,我跟你回去,但你再給我一個月。」
「為什麼。」
「你不是說我四感退化嗎?給我一個月,在生理和心理上做點建設可以嗎?」貓嘞個boy送你個大白眼。
「可以啦!十二,歡迎你歸隊。」


「十一,我沒說可以。」
「謝~謝~十~一~我走啦!」

「喂!十二!」
「算啦九,你由她吧…」
「十一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