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自我介紹一下,(遲到總比沒到好吧!)

我本來不叫莫芓賢,基於軍事理由我還是不能告訴你們我真正的名字。只能說,我不姓莫,不叫芓賢。這是我離開部隊後他們給我的新名字新身份。

為什麼呢,因為本來的我從法律上來說已經死了:吸毒導致器官衰竭而死。父母對我徹底地失望,我在停屍間聽著他們說,他們沒生過我這個女兒,叮嚀我妹妹要以我為戒,別跟其他人說這是她家姐。

這就是加入反恐組的代價:從世界上消失。

因為不想任務影響到家人,所以要和他們劃清界線。不止家人,還有朋友,身邊所有的人都得斷絕聯繫,生活只能圍繞著反恐組。



我之所以願意付出這樣的代價,是因為我很愛我的家,我願意犧牲一切來保護她。因此,我在部隊裡面訓練、考核、做評估…整整兩年,我付出了好多汗水,負過好多傷,只因信念的支持。

我的綜合成績並不是最優秀的,但如十三所言,我的策略成績和射擊成績是非常不錯的,也是我最引以為傲的(之前每一次的行動,第十二隊總能把人生擒回總部,繼而審出背後更大的黑幕。這是其中一個衡量我策略分數的根據)。

好不容易熬到可以出實習任務,一開始還是好好的,去圍剿毒販、黑社會、以普通軍人身份和別的國家進行聯合軍演等。後來,政客卻利用我們去暗殺政敵,稱之為實習任務。我做不到,不管在部隊裡我能獲得多大的成就感,我的信念並未動搖,that's why我退出(我是故意在心理評測時讓自己不及格的,很簡單,只要你表現出一副很大壓力很害怕的樣子就行,當然不能太誇張了)。

我知道,我這個月都會活在他們的監控之下(因為他們要確保我不會逃跑)。

雖然我說著是要做生理和心理建設,實際上我也有自己的私心,畢竟這是我最後一個月可以作為一個普通人生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