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機持續斜線下降。 

「 唔好跌落去啊!未去過東莞之前,我唔撚想死啊!! 」 泥頭一拳打左落塊牆度洩憤。 

轟隆! 

機身比之前搖晃得更加厲害。 

「 嘩!你呢下係正宗既打飛機喎! 」 發仔道。 



「 屌!死剩把口咪就係用來形容你呢啲仆街咯!好!臨死前就攞你來祭旗! 」 泥頭失哂理性咁撲向發仔。 

發仔閃避泥頭襲擊既功力越來越精進,呢次甚至仲有啲淩波微步既味道。 

發仔避開左之後,對住紅棍喝道: 「 撚樣!呢次佢撲埋來又唔見你出腳?! 」 

紅棍不屑道: 「 哼!自古鳳凰腳無寶不落,況且我都唔想沾污自已隻鞋。 」 

突然,直升機又向住另一方向傾斜! 



我成個人失去重心,無助道: 「 大舊,依家點算啊!! 」 

只見大舊必須用力捉緊左張凳先能夠勉強站得穩,可謂自身都難保。 

「 呀泥頭!麻煩你唔好發癲住!快啲同我入去拉開個機師! 」 發仔高呼道。 

原本在地上一邊打滾,一邊捶頭痛哭既泥頭聽到之後,即刻成個彈起,喊道: 「 無錯!一日都係果個仆街機師搞出來既,點都掟左個佢落海先算! 」 

受復仇既情緒所支撐,泥頭喺如此惡劣既環境下, 竟然仲可以步履平穩咁行入機長室,將伏係控制檯既機師拉左出來。 



「 呢鑊你仲唔仆街! 」 泥頭獰笑道。 

發仔見狀,即時打左個關斗碌入機長室,然後爬上左機師張凳。 

正準備打爛個窗掟機師落街既泥頭見到, 問道: 「 你唔好撚亂搞啦,我地死得仲快呀! 」

「 收撚爹啦,打你個飛機啦! 」 只見發仔五指翻飛,迅速係個panel board度連噤左十幾個制。 


「 唔理你做緊啲咩,拍梗檔快啲手啦,我地就來墜機啦。 」 我攬住條柱向發仔嗌道。 

發發發發發發... 

就喺我地差唔多要撞落海面既千均一發之際,架直升機施展鯉魚翻身,拗腰衝番上天。 

機艙入面即時爆起震天歡呼聲。 



「 發仔好波! 」 我舉起大姆指道。 

「 超,佢鳩噤一輪死好彩喳嘛! 」 泥頭道。 

「 屌,除左打飛機同叫雞,你仲識啲乜? 」 發仔窒返泥頭轉頭。 

「 總之今次真係全靠你啦。 」 大舊拍拍發仔個頭以示鼓勵: 「 但係點解你又會識整番好既? 」 

「 我同直升機不嬲都唔係玩玩下家啦,我地係真心家。 」 發仔錫一錫個控制板道: 「 再加上我頭先記低左個機師噤啲咩制先可以較去自動駕駛mode, 危急關頭橫死掂死,咪搏搏咯。點知真係搞撚掂。 」 

「 第啲野又唔見你咁叻? 」 泥頭酸溜溜道。 

「 唔好咁啦,你都記得到網上每套咸片後面果十幾個number既code啦,每個人都有自已既專長家嘛。 」 我安慰泥頭道。 



「 點至十幾個啊,有啲AV 既seed有成三十幾個number家。 」 泥頭自豪道。

「 發仔,你頭先喺機師部電話見到啲咩?」 大舊回歸重點。 


「 係喎!你地睇下。」 發仔攞番機師部手提出來。 

係一段whatsapp既對話。 

機師:They are here. 

Mr. Z : Show me. 

然後個機師就send左一張相俾Mr. Z,張相係喺我地頭先起飛果陣,舉酒乾杯果時偷拍既。 

「 邊撚個叫Mr. Z,咁撚柒既? 」 泥頭道。 



「 係呀,你叫泥頭最撚型啦 。」 發仔道。 

「 你地兩個咪撚嘈住先啦,依家我地好似俾人點左相呀。」 我望住出面暈左喺地既機師,嘆道: 「 最衰佢咁既款我地又問唔到啲咩啦。 」 

「 我有辦法。 」 大舊噤左打俾Mr. Z 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