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俾油,我就feel到胯下既YAMAHA同平時揸開既綿羊仔有著差天共地既分別。 

呢架車簡直就好似一匹無被閹割既野馬,有著渲洩不盡既精力。 

但係呢種精力,並唔係依家既我所能駕馭得到。 

呀Pat好明顯係特登挑選左佢最擅長既車種同我比賽,只見佢駕輕就熟咁擺一擺尾,架車就「嗖」一聲超越左我。 

過左兩個急彎之後,佢已經帶出左幾個車位。 



由於係一圈定勝負,如果再咁樣俾佢拉開距離,我幾乎可以話輸撚梗。 

除非有神蹟發生,再咁落去我夾夾埋埋真係會爭呢個八婆三億。 

我突然醒起發仔提我要記得聽歌。 

都好,話哂音樂都有激奮人心既作用。 

我騰出一隻手噤左i pod個play制一下。 



唔....聽前奏,應該係一首輕鬆愉快既歌。 

「十二隻恐龍去野餐,齊乘坐旅遊車出發了」 

我一聽,差少少炒撚埋車。

仆你個街,呢啲歌係鏈車既時候聽既咩!! 


呀Pat同我個距離越拉越遠,甚至消失係我眼前。 



我即刻飛左去下一首歌。 

好在,呢次既前奏係健神耳熟能詳既極速。 

屌,咁先係家嘛! 

我一扭手制,隻車就俾恆哂油係咁加速。 

正當我好期待健神把聲能夠為我身體注入更多激情既時候,耳筒傳來既竟然係.... 

「爸爸已睡,哥哥已睡, 媽媽已睡,家姐已睡」 

好地地一首極速竟然變撚左發仔自編自演既口水歌。 

「公公已睡,婆婆已睡,姨媽已睡,表演壯舉」 



屌你老母睡撚夠未呀!! 

我嬲到個肺就來炸開咁濟。 

但正因為我咁慶,我竟然將所有危險意識拋諸腦後,忘情咁加速。 

好辛苦先等到發仔亂鳩咁rap完一段錯哂Grammar既英文,首歌同賽事亦終於同時進入高潮。 

「頭搖又尾擺,鳩毛甩哂,不想扑野只想碌野勁放大」 

屌!唔扑野碌鳩放大來把撚咩!!

我既車速快到不可思議,有幾下仲要同死神擦肩而過。 




而呀Pat亦都出現番係我眼前。 

「妳係咁搓,越來越快,咁大要攞去賣」 

咩撚野歌詞呀!!!! 

晚風有如利刃刮落我既身度,轉眼間我已經過左呀Pat個車。 

終點在望! 

就係呢個時候,呀Pat竟然用架車撞我後碌,令到我差啲失去平衡。 

而佢亦趁住呢個時候超越番我。 

仆街出陰招!! 



但係我點惱氣都無用,因為前面得番一條直路,我點都無可能再爬番佢頭。 

正當我打算收油放棄既時候,呀Pat竟然係臨衝終點之前炒車! 

我即時加大油門,向前直衝! 

當我衝過終點既同時,發仔首歌亦都咁岩唱到最後一句: 

「含家贏撚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