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今天就暫時到此為止吧,回去記得要做個好報告啊。」
由三點開始喋喋不休的卓老師,終於用了這句作他的Q.E.D.。
我把桌上凌亂的雜物慢慢放成一堆,然後把它們全部到進去我的書包內。
回頭再看一看電腦登出前閃現的時鐘,原來都已經五點四十二分了。

本來還怕森他會跟過來一起放學,害我連一點思考空間也沒有,但這次第一個踏出門口的人不是我。他放好自己的東西後就匆忙的走了出去。可能是約了其他也補課的同學一起放學吧。
嘛,我也是沒什麼所謂的,或者自己一個更開心。

我緩慢的從電腦室走下樓梯,出了校門後再走往巴士站,就像我在享受這過程似的。




那麼,究竟我所發生的事,是白日夢還是現實?現在雙方都有證據說它是真是假,一切還是很混亂。
要是要重組的話,那就用那忘記在哪裏學到的六何法重組吧。

何事;很簡單,就是作到很真實的白日夢。
人的話,應該由始至終就只得我一個,而且好像在白日夢裏,也看不到任何人的存在。
要是說何時,好像兩次也同樣發生在11點左右的時間,我也是奇怪自己為什麼會記得這麼清楚的。而且說到共通點,這兩次也是發生在學校走廊的門𥚃,就像我之前所說的,隨意門一般。
說到了為什麼,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是因為我累,所以睡着了作這些夢;還是真的白日夢成真了,我也不太確定。
最後如何,這真的是個謎。要是說這是真的發生了,那空間狹窄的雜物房也不可能突然擴大成寬敞的客廳,更不合理的事,在5樓的化學實驗室不可能突然無故變成了一大片海灘。我想連春日也無法做到吧,因為整件事根本不合邏輯。



重組了整件事,但最後還是找不到究竟是真還是假。
而且我深信,我所創造的一定不是隨意門,因為那些場景在現實中根本不可能存在。我不知道會不會有那我理想中的客廳和小街,但我可以肯定不會有一個海灘會全部沒有人,還準備了滿足我的東西,我又不是億萬富豪。
現在太多推測也指向白日夢是假的,但還是找不到實質的證據。
難道真的要用到實驗所學的,對照實驗?

要是「白日夢」像是物理反應般是要滿足某些條件才出現,那到底是什麼?
先是時間問題嗎?我一生人也不是只發了兩次呆,為什麼就是這麼湊巧連續這兩次都出現了白日夢?還是那是因為我在學校的緣故,只有學校才令它出現?
雖然我找不到有任何人有同樣的經歷,還是只有我一個看到或者感覺到白日夢?

我不知道。「我很好奇。」


糟了,我又跟森一樣想了個很爛的笑話。

嘛,要是要實驗一下的話,我有空就能去做。
試試不同時間看看它會不會出現,是不是一定要早上十一點才會有;不同地點,或者在家中試試看。要是能夠找到其他人的話,也能試試看他們在我作「白日夢」時會發生什麼。
我只是怕它會不會突然傲嬌,又或者像自己體力般有用多了又不能用。最怕它是不是又有每作一次夢,我就越來越早死的奇怪設定。大概不會這麼幼稚無聊吧。這又不是某人的救世主後宮佳作。


一盞盞的街燈在我頭頂劃過,被我映照的影子跟着燈光倒退又從來。
我聽着耳機播放住柔和的jazzhop,慢慢步行至又遠又近的家中。
「或者,我想這麼多最後一也只是一場夢呢。」

——第一章 白日夢 —完
已有 0 人追稿